郑丁贤 ·耕耘一片跨种族的良田

2018-03-14 10:39

郑丁贤 ·耕耘一片跨种族的良田

武吉英达是华裔住宅区。上届大选,有6千多张华人票,却只有168张是投给国阵的诺加兹兰,比率还不到3%。

我在柔佛州南部的埔莱,见到副内长诺加兹兰(Datuk Nur Jazlan),时间已经是晚上10时30分。

广告

“我从早上8时开始一天的行程,通常一直跑到深夜。”他看来有点累,不过还是一脸笑容。

埔来是他的选区,他刚结束在武吉英达花园的新春团拜,赶来和我会面。

武吉英达是华裔住宅区。上届大选,有6千多张华人票,却只有168张是投给国阵的诺加兹兰,比率还不到3%。

并非只是武吉英达的华人不支持诺加兹兰,而是全埔莱大部份的华人选票都没有投给诺加兹兰,而是给了伊斯兰党的沙拉胡丁。

那是2013年大选,华裔80%以上的选票都投给了反对党阵线──民联;不过,马来选民却多数投给国阵,让国阵保住执政权。

诺加兹兰还是胜了。在埔莱这个混合选区,48%是马来选民,41%是华裔,10%是印裔,他靠80%马来选票的支持而获胜。不过,多数票从之前的2万票,减少到三千多票。

广告

回忆这段历程,诺加兹兰没有怨气,而是坦然。

“华人社会出现共同愿景,认为反对党阵线可以实现这个愿景,自然全面投向反对党。”

当年失去华裔票而落选的巫统人,大部份都愤愤不平,述说他们对华社付出很多,何以受到华裔“背叛”。即使中选者,也耿耿於怀,从此对区内华裔保持距离。

诺加兹兰是少数例外。他笑笑的说:“这是当时的趋势,并不是针对我个人。

广告

“我了解华裔的感受。从60年代起成长的华人,他们经历了国家的两种政策。土着获得特殊待遇,而华裔在教育丶经济丶文化领域,没有获得公平的待遇。

“华裔的不满,完全可以理解。这种不满,延续了两个世代,这叫他们怎麽不支持反对党?”

或许基於这种理解,让他在选区内,对选民一视同仁。但是,有时马来社会并不能理解。

“譬如我拨款3万令吉给一间华人神庙,附近的伊斯兰祈祷室知道了,也要求同等的拨款。我告诉他们,这间祈祷室平时只有十几人在使用,我怎麽可以拨款这麽多!”

在柔南,诺加兹兰和新山国会议员丹斯里沙里尔,是最接近华社的巫统代议士。

诺加兹兰出任内政部副部长之前,是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主席。他领导公账会调查1MDB的积极态度,曾经引起侧目。

诺加兹兰不会忘记告诉选民,他的父亲就是巫统前总秘书,前新闻部长莫哈末拉末,而他的母亲是一名华裔。

他在华裔场合的集会,都会说几句中文。虽然发音不准确,还是能够和民众“博感情”。

大选之後,他没有放弃华裔选票,而是进一步努力经营。

陪同诺加兹兰跑选区的市议员余绍庆说:“华人中产阶级集中的花园区,从前最难进入。过去,人们看到国阵候选人来访,往往不开门,甚是叫你走,或是讲难听的话。”

但是,诺加兹兰和团队不为所挫,即使被拒绝,下一次还是伸出手;而选民寻求援助,也尽力处理。

当地华团若有活动,他都设法亲自出席,即使不能,也会派代表参与。

久而久之,华人的态度逐渐改变。

见到他,反而主动向他伸出手。

“我甚至不会要求选民支持我,我只希望他们对我公平。”

他用中文重覆“对我公平”四个字。

“过去40年的政策偏差,必须要另外40年来改变。我们不能再等,必须现在起就纠正。”

写诺加兹兰,重要不在於选举,而是在於大马要怎样的未来。上届大选,不同族群的两极化倾向,让大马社会更加趋於分裂。

马来政治人物,不管是朝野政党,都应该更加了解华裔人民的感受;同样的,华裔人民也要客观看待朝野马来政治人物的思维和表现。

耕耘一片跨种族的良田,从促进了解到以实际行动带领改变,这需要更多朝野从政者的努力,才能开拓更广袤的天地。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Nur Jazlan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