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婼向阳.替身

2018-03-14 15:00

心婼向阳.替身

我只是,一个替身。一个代替别人来爱你,照顾你的替代品。

“琳,我回来了。”随着玄关处的关门声,琳摘下眼镜,转身回望逆光而立的男子。

广告

今天的他,微淡漠的气质使他变得和往日格外不同。琳不疑有他,耸了耸肩继续敲起键盘。

纪远攥紧手上的公事包,抿紧双唇,低头进了浴室。阖上门,他才松懈下来。

看着镜中的自己,他懊恼不已,喃喃道“就三个月,就三个月……”

纪远顶着湿漉漉的发梢,淡定自若地在小小木桌前坐下,瞥了一眼对面坐着的琳,又埋头将一桌子菜肴大快朵颐起来。琳夹着一块牛肉喂他。

他呆若木鸡,愣是盯着琳眨眼,机械地张开嘴呈圆形。嘴里被塞了块肉,他的眼神还停留在那双喂食的筷子上,看着琳夹着饭,再送入自己的口中。纪远不争气的红了脸,不自然地咳了几声。

“纪远,吃完饭我们逛街去吧?”

广告

“不了,今天有点累。”

“哦,好吧。”

看着眼前的纪远,琳眸子一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X X X X X X

广告

竖日一早,纪远特意早起,免得又要尴尬一回。他望着身旁的琳,身子缩成一团,不禁有些好笑。琳的睫毛微微颤动,他看得出神,伸出手轻轻扫过那长而密的睫毛,痒痒的,就仿佛扫的不是手指头,而是起了异样的心。

纪远蹙眉,他没资格动心。

他一回神,目光便撞进琳专注的眸子里,黑色瞳孔倒映着对方的轮廓,没人打破这份沉默,他们的时间停止了转动。

纪远起身离开房间,脚步声渐行渐远。不久,装睡的琳听见厨房传来一阵阵厨具的捣鼓声。她起身静悄悄地将门打开。透过门缝间,纪远围着粉色围裙,笨拙地把煮好的面捞起。

见他出来后,琳关上房门,将头靠在门板上,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声响,直到再次听到关门声。

纪远煮的面,琳嘟囔着吃完。

X X X X X X

几个月后。

纪远看着办公桌上的日历,只剩下几天。他想起家里那个女人,又懒又不愿意做家务,还会偶尔闹一闹脾气,但他总是惯着她,想着如果他走了,又或是她知道了真相,而离开……纪远重重地躺在懒人椅上,闭上双眸揉着太阳穴。须臾,他睁眼急着起身,抓起桌上的外套钥匙便夺门而出。

他决定当面对她说清楚,一直以来隐瞒的事实。然后放下一切,和她一起面对。

他飞速地回到家,把家里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一遍,都找不到琳。

他一遍遍拨打琳的电话,彼端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忙音,让他急慌了。

他原打算去琳常去的地方,走出门外后,看到不远处,琳穿着一身黑正朝他走来。纪远如释重负,大步流星地走向她。

“你怎么……”纪远一手将他扯进怀里,快让琳喘不过气来。

“以后不准不接电话,得让我知道你去了哪里。知道吗?”

“你……真的不知道我去了哪里?”今天,是纪远妹妹的忌日,我替他去了。

他放开琳,等待接下来的问话。但琳并没有,她只是笑笑,牵着纪远正要进屋里。

“我有话想说。”他及不可查地颔首。

我只是,一个替身。一个代替别人来爱你,照顾你的替代品。

纪远说,他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但他放不下你,让我这个双胞胎弟弟暂时充当他的替身。

由始至终,琳不发一言,也不问原先的纪远去了哪里,又为什么选择离开,让他有些不安。

X X X X X X

“你叫什么名?”琳耷拉着头,让人无法看清她脸上的表情。

“纪陌白。”他有些震惊地抬头,木讷地说。

“小白,伸出手来。”她迎向他的目光,咧齿一笑。

交叠的一双手,一世,一双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