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设计师黎淑仪:旧就是一种style

2018-03-21 10:29

室内设计师黎淑仪:旧就是一种style

“人们选择工业设计,虽然大部份不是因为环保,而是一种潮流,或个人喜好,不过也间接减少工业垃圾,尤其木托盘的数量。”室内设计师黎淑仪说。
黎淑仪:只要懂得搭配,几乎所有东西都可以重新利用。(图:星洲日报)

室内和家具大量使用工业回收木,是源自于工业设计(Industrial design)的流行。

广告

这些工业家具以环保概念为主轴,利用回收木材以手工打造各种家具或生活用品,不止实用,也为旧东西赋予新的生命;它不只反映主人的品味,更是一种对于生活的态度。

“人们选择工业设计,虽然大部份不是因为环保,而是一种潮流,或个人喜好,不过也间接减少工业垃圾,尤其木托盘的数量。”室内设计师黎淑仪说。

目前正在流行的绿色与可持续的室内设计工业风(Environmentally sustainable interior design)主要元素为水泥、石灰或砖块墙,铁件如货柜厢,旧木如木托盘等。不同材质的搭配给工业风带来不同的感觉,由于更能展现个性,深受年轻一代的喜爱。

她说,二手松木托盘及用它来制作家具的供应商,越来越被需要。不像欧美国家的人,崇尚也习惯自己动手DIY家具,马来西亚人十之八九都是向室内设计公司、家具店,或工厂订制木托盘制作而成的家具。

黎淑仪在工业设计上颇有心得,尤其以回收木为建筑材料、室内设计这两方面。因此找上门的客人,都是工业设计的爱好者,或追求复古风。

缺陷也是一种设计

广告

包括黎淑仪自己在内,也是复古和工业设计的忠实粉丝。

旧木上的木纹展现了怀旧,仿若重回老时光,而生命的温润依旧保留在里头。那是新木无法取代的──岁月留下的痕迹,生命的气息。

“喜欢工业设计的人,不会要求每一样物品都整齐、完美,有些缺陷也好,那也是一种设计。”

像是生锈的铁,斑驳脱漆的老木板,有裂缝的砖块。

广告

她本身拥有两间咖啡馆,Memorie Cafe及Memorie Express,除了以木托盘为主要材料,还用甘榜木屋拆下来的旧木板。她收集了各种旧木门,将它们链接起来就成了一片颇有特色的墙上装饰品。

对她来说,时间是最好的艺术家,它在每一个木板上所刻画出来的线条,都是独一无二的。


 

办公室里的新生命

黎淑仪的室内设计事务所Ars Design同样以回收再生的木材来建构,且创意无限。比如用木托盘打造的门,铁钉钉成的招牌,旧办公室拆下来的三合板,还有用来围篱笆的铁丝网等。

“这是我的free style。”在她眼里,几乎所有东西都可以重新利用,只是必须懂得搭配,否则会反弄成拙。

除了自己的咖啡馆,找她设计的都是餐饮业者,不是工业风就是复古风。

“那些旧木从何而来?”

黎淑仪的回答是,除了来自木托盘制造厂,她也从各个小镇的二手店、回收站搜寻旧木材。

各式各样的木,小至相框,大至门、窗、木板、家具,阿婆菜厨柜、娘惹式的雕花门窗等。

此外,旧火车轨道上的木块、灯柱也是她常用的二手木材。除了做成椅子,其中一个做法是把这些颇有年代感的木条切半,植入灯泡,或用粗麻绳捆绑起来,就成了别树一帜的灯光装置。

风干的木头上自然的裂痕,加上粗麻绳,就有了浓厚的地中海Caribbean气息。

改造过程中,尽可能保留旧木原来的样子,即使未来要拆掉,依然可以继续用,或加工把它变成其他物品,而不是丢弃,名副其实的将一块木“物尽其用”。

其实用二手木比用新的木材还贵,因为二手物越来越值钱,加工费高,要清洁、拆散、切割、打磨以及各种处理,一部份老木材损坏的程度也无法预计。

尽管如此,人们依然发挥创意、心思和时间,为二手木材的新生命而创作。

“因为那些岁月留下来的痕迹是无法制造的。旧,本身就是一种style(风格)。”

 

采访后记:旧木重生的极致

说到重新利用废弃的旧木这件事,想起上个月我到台北国家音乐厅观赏台湾国际艺术节,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台北两厅院,即国家音乐厅和戏剧院已有30年历史,2016年10月休馆大规模整修,重新铺设舞台木质地板,改善观众席座椅,那些被拆掉的木板没有被浪费,每一片都变成有意义的东西。

其中一个是装置艺术品。由于这些舞台地板已有30年的历史,这个地方承载着无数表演艺术工作者的梦想与激情,也在地板上留下了印记和痕迹,台湾创作艺术家陈彦旭与他的设计团队就将这些舞台地板制作成雕刻艺术品〈时时。刻刻〉。

木板的原始样貌保存,制成三面木板墙,用几何线条的雕刻来叙述故事——左边看是西方艺术、舞蹈、戏剧等及罗马字30;从右边看过来,却是中文字“三十”,从中可以看到东方艺术,比如传统雕花、皮影戏、现代舞蹈、建筑和原民图腾等符号。东西方的艺术交织,时空转变,带出了该艺术中心曾经有过的精彩演出。

此外,旧木板还制成该艺术中心内的餐厅,“戏台茶馆”里的茶桌和椅子,桌号还用剧院悬吊滑轮的古老编号牌,剧场大红色的旧帷幕“天幕”、“华格纳幕”,还制成酒馆里的沙发、枕头套以及室内装饰等。剧院整修过程中拆卸下来的老物件也在这里一一展出,或成为装饰品。因此,观众来这里不只是喝一杯茶,还可以在这里找到舞台的各种回忆,而这些“回忆”,不只是看得到,还摸得到,用得着。

种一棵树,要花上10年时间,砍下来之后做成各种物品,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便利,即使那样物品的寿命结束了,它依然可以化作其他物品,生命继续延续下去。

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承载的历史和回忆是无价的,充满生命的温度,我们何不花一点心思和创意把它保留下来,让后代从这些物品中找到前人曾经生活和努力的蛛丝马迹呢!

周刊专题
弃木重生

二手木变身实用家具

室内设计师·黎淑仪:旧就是一种style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