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丽珍·风

2018-03-18 13:56

林丽珍·风

桑达格尔草原散发的满满芬多精让人感觉放松,还有那徐徐吹来,时而微弱时而强劲的风是让人与这片草原融合在一起。

风,无形中空气的流动。

广告

秋天时,阿格尔城是美丽而壮观。大道上并排的枫树落下一片片淡红色的枫叶,而枫叶旋转、飘荡美丽的身影甚是迷人,落地后的枫叶堆让人感叹秋天的美妙。

秋天,也是托尔斯进城补充粮食和生活用品的时候。为什么是秋天呢?原因是托尔斯是个专业的牧羊人。冬天时羊儿需要特殊的照顾以防被冻死,而夏天时是羊儿暴躁的时期,托尔斯必须密切的关注羊儿们以防蹭坏了羊圈,上演一场羊群大暴走。那为什么不是回暖的春天呢?

据托尔斯的说法是“春天人潮太拥挤了,我享受着孤身一人走在誉为秋天之城的阿格尔城”。

在别人的眼里而言,托尔斯是个怪人,他用一生去照顾羊儿们也不愿娶个媳妇儿,组织家庭。即使如此,依然改变不了托尔斯是阿格尔城的红人,因为经过他照料的羊儿是品质最好的,无论是皮毛的色泽还是出奶的量。

“嗨,皮隆,还有小麦吗?”托尔斯对着坐在杂货店前的皮隆打招呼。

“早就给你留了一份。”皮隆拍着托尔斯的背。

广告

“面包和种子呢?”皮隆又言。

“都来一些吧。”托尔斯拿出钱袋。

皮隆进屋里用个细麻绳编的袋子装好。

待托尔斯和皮隆嘘寒问暖几句后,就踏上出城的路。

广告

X X X X X X

“别跑,兔崽子<font color=blue>”</font>

托尔斯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声响,停下脚步,一回头就被一人影儿撞了,袋子里的东西都散了出来。

“终于被逮到了,你这小鬼。”提着木棍的农民拎起倒在一旁的少年。

“怎么了?”托尔斯爬起身子。

“哎哟,这不是托尔斯吗?”那农民赶紧地把托尔斯散落一地的东西捡好。

“不过,这孩子干了什么事?”托尔斯不解。

“他从我那儿偷走了一袋大米。”

农民说着还不忘多了几分气力扣着那挣扎的少年。

“这也不用让你追打喊杀吧,直接告诉他父母不就得了?”

“这你就有所不知,这小子是个孤儿,经常偷走东西,刚开始大家看他可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没料到这小子越来越猖狂,偷走了还拿去卖。”那农民气愤道出。

“这样吧,我给你一袋种子,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他吧。”托尔斯看了一眼少年后说道。

“可是……好吧。”农民欲道。

少年松了一口气。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愿意为我打工吗?包吃包住哦。”托尔斯言道。

“我叫阿玛。”少年思索一阵子后,点头说。

X X X X X X

桑达格尔草原散发的满满芬多精让人感觉放松,还有那徐徐吹来,时而微弱时而强劲的风是让人与这片草原融合在一起。

“咩……”

阿玛把头靠在俯下歇息的羊儿望着把天空也映成橘红色的日落。

“很漂亮吧,从这片草原高处望去的景物总是那么美丽,一点也没变呢。”走来的托尔斯感叹道。

托尔斯在他的麻袋里拿出风笛后,将手中的玩意儿高举起来,周围流动的风透过那些孔演奏出空灵而优美的笛声,回响在桑达格尔草原。

羊儿们似乎也被笛声吸引,抬起来吃草的头竖立起来聆听着。

这一刻,纯洁的灵魂被无限的放大,净化。

X X X X X X

十年后的冬天。

木材被火焰烧的火红,向周围传递温暖。

藤椅摇动发出的吱吱声响显得落寞。

“把羊儿卖了,出城去吧。”这是托尔斯留给阿玛的最后一句话。

暖炉里的火红色、坐在藤椅上阖上眼年迈的长胡子老人、身上的传统服饰和放置在刻有太阳花花纹的桌子上热腾腾冒着烟的牛奶,一切都毫无违和感,美的像幅画。

X X X X X X

阿玛站在桑达格尔草原的最高处,流着泪唱山歌,随后把托尔斯的骨灰撒出,他相信风的精灵会将托尔斯的灵魂引导到桑达格尔草原的每一处,托尔斯将永远与它同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