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林吉祥的最後一搏

2018-03-20 11:00

林瑞源 ·林吉祥的最後一搏

林吉祥在5年前选定振林山为攻下柔州的据点,这次行动党则选中亚依淡。不同的是,巫统在上届大选临阵把马华的传统选区振林山交由柔州大臣阿都干尼上阵,希望击败林吉祥丶瓦解行动党的攻势,而这次行动党是委派柔州主席刘镇东到亚依淡,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上演“王对王”的戏肉,再加上选举语言,最容易挑起围观民众的情绪。

继505大选,行动党再一次把柔佛列为前线州,这次行动规模更大丶动员更多大将。柔州激烈的选情将牵动全国华裔选民的情绪,甚至是投票取向。

广告

行动党在柔佛的布局跟505大选有相似之处。

林吉祥在5年前选定振林山为攻下柔州的据点,这次行动党则选中亚依淡。不同的是,巫统在上届大选临阵把马华的传统选区振林山交由柔州大臣阿都干尼上阵,希望击败林吉祥丶瓦解行动党的攻势,而这次行动党是委派柔州主席刘镇东到亚依淡,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上演“王对王”的戏肉,再加上选举语言,最容易挑起围观民众的情绪。

其次,率领年轻领袖“攻城掠地”。林吉祥在上届大选率刘镇东丶张念群等“挥军南下”,结果攻陷振林山丶居銮及古来,现在雪州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将到前线州助阵,盛传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丶雪州议会议长杨巧双也会南下,显示阵容比上届大选更强大。

林吉祥已经放话,行动党领袖是没有“舒适区”,必须做好承担风险的准备。这也就是说,为了达到改朝换代的目标,该党已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林吉祥也可能走出振林山,挑战马华的“安全区”。

为甚麽行动党再把目标放在柔佛,不是其他州?柔州是国阵的堡垒,也是马华的“根据地”,马华的7个国会议席有4个在柔佛,即亚依淡丶丹绒比艾丶地不佬及拉美士,希望联盟要拿下中央政权,必须先攻克柔佛,夺取政权是一席都不能少,因此行动党将派出知名的候选人上阵这4个选区,所以才会有“剿灭”马华的说法。

刘镇东披露,希盟力争在大马半岛赢得100席,包括在柔佛及吉打州各赢多10席,就能组成稳定政府。在柔州26个国会议席中,反对党在上届只赢5席,有很大的扩展空间。

广告

柔州战役就好像“丹绒战役”,一波接一波。

虽然林吉祥当年攻下槟州的计划失败,但在308大选“开花结果”。

林吉祥在上届大选前解释为何把柔佛列为前线州,他认为,308大选的政治海啸还未到达顶峰,反风从北吹到森州就停止了。他率领年轻领袖南征,就是要让未“完成任务”的海啸,达到颠峰,覆盖半岛中南部,冲击巫统和马华的堡垒。

现在加上慕尤丁在柔北的势力,以及马哈迪在马来甘榜的影响力,比起5年前伊斯兰党在柔佛的软弱实力,行动党似乎更有本钱掀起南部的海啸。

广告

行动党和慕尤丁主攻柔佛,马哈迪及儿子慕克力全力攻打吉打,南北呼应,而前巫统副主席沙菲益阿达在沙巴叫阵,将让国阵首尾不能兼顾。

77岁的林吉祥思维仍然敏捷,在沙场上赢多输少,但也有大意的时候。1995年大选,行动党展开“丹绒三役”,林吉祥的竞选造型是“半人铁警”,强调自己是有实权的首长,却引起反弹,在丹绒武雅惨败给许子根,行动党输到只剩1席;成绩揭晓後,林吉祥宣布退出槟州政坛。

选民的心态很微妙,当他们同情弱者时,就会教训挑战者;当大家心有怨气,就会口耳相传,投反对票。所以,政党领袖必须懂得拿捏,马华希望涌现同情票,而行动党将全力催谷改朝换代的气势,成败在於选民的一念之间。

行动党要拿下马华在柔佛的4个国席,还必须看马来票,尽管具备各方面的条件,但不要忘记在关键时刻,巫统的人盯人策略。

因为健康因素,这次大选很可能是林吉祥的最後一届,数十年的斗争,就看这最後一搏。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Lim Kit Siang's swan song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