峇峇娘惹之承载记忆的娘惹滋味

2018-03-22 15:07

峇峇娘惹之承载记忆的娘惹滋味

“我的婆婆常会告诫我们,身为娘惹,别人在厨房烹煮时不能唱歌;必须吃完碟子的饭,不然会嫁给丑陋的人。娘惹不能大喊、不能挖鼻孔,吃饭时必须叫长辈先吃。我们就在日常生活中遵守这些传统习俗。”
因受欧洲风格影响,娘惹的鞋子服饰造型鲜少有中国常见的图腾,反而常见鸟类、麋鹿、蝴蝶、花卉等图案。(图:星洲日报)

提及“峇峇娘惹”,令我想起90年代国营电视台TV1播出长达509集的喜剧《Baba & Nyonya》。担纲主角的两位峇峇艺人分别是已故徐佛祥和曾贤金,他们在剧中反串娘惹的形象深入民心,对白又很“罗惹”,夹杂福建话的国语特别有趣,有别于在课堂上所学的正统国语。

广告

这套喜剧无形中开启了我对峇峇娘惹的认识。课本上标明我国有三大民族,然而实际上本地拥有多元糅合的文化和民族。对于峇峇娘惹这个族群,我们是跳脱了纸本,更多是透过足迹和体验,走进槟城、马六甲的峇峇娘惹博物馆,或聆听身边峇峇娘惹朋友道来他们的故事。

本地娘惹后裔李赐金和张再芳,为了延伸自己对娘惹文化的情怀,透过文学作品和打造峇峇娘惹文化中心,让更多人认识这个族群深扎在这里的南洋故事。

“喝咖啡吗?不过不是峇峇娘惹咖啡。”当李赐金问我要不要饮料时,我已经坐在她的沙发上长达两小时,聆听她分享的娘惹故事。她笑说,母亲贮藏了很多故事,身处在没有科技产品的年代,最新的产品就是电话,听故事就成了儿时娱乐。身穿白色雅致哥峇雅(kebaya)和红色纱笼的李赐金,动作非常优雅,这也许归功于她婆婆的“约束”。

“我的婆婆常会告诫我们,身为娘惹,别人在厨房烹煮时不能唱歌;必须吃完碟子的饭,不然会嫁给丑陋的人。娘惹不能大喊、不能挖鼻孔,吃饭时必须叫长辈先吃。我们就在日常生活中遵守这些传统习俗。”

小说里,她描绘一位娘惹童年生活的景象。醒来揉一揉眼睛,鼻子会先被浓郁的咖哩香味所吸引,接着耳朵会听见有规律的捣臼声。身处在娘惹的家庭,五官都会被斑斓的文化、精致的食物所滋养。她将小说递给我,说这就是她的童年生活。

母亲是一位精于烹饪的娘惹厨师,有条不紊的依序将香料、辣椒、蒜头放进石臼里,然后慢慢捣碎,再磨圈,接着捣。“那时候不用搅拌器,都是亲手捣碎食材制作峇拉煎。”李赐金的母亲每天都会煮,家里不曾少过这些传统娘惹糕和菜肴。

广告

她有一位姐姐和一位弟弟。一到新年,他们就要开始协助制作黄梨塔、粿加必(kuih kapit)、番婆饼、Acar(开胃菜)等等。当时他们会被委以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负责用沾了红色素的牙签,点在番婆饼上面。

“我们被训练成要精准和拿捏力度,用力过度会将饼弄碎。这时婆婆就会用挖耳勺去戳我们的手惩罚。不过现在我们只是去买,这些手艺已经渐渐消失了。”

峇峇娘惹拥有一种糅杂性(hybridity),在不同时代汲取了各国文化和语言,接纳独特的文化饮食元素,赋予了这个社群一种新生命和活力。虽说峇峇娘惹并非纯然华人,但烹调手法还是以华人为主,离不开焖、烧、炒等厨艺。令人难忘的是娘惹加入了传统香料和酱料,例如广为人知的峇拉煎。娘惹的食材香料可谓包罗万象,精于搭配各种元素,调制出能俘虏他人胃口的菜肴。

仔细留意,哥峇雅左右两旁图案都是对称,直至近年许多设计师开始大胆创新,而打破这个规则。(图:星洲日报)
这是镂花刺绣手法(Kerawang),非常考究裁缝师的手巧和功夫,需要耗费很大精神时间去绣制精致的镂花。一件哥峇雅若有很多镂花刺绣,也意味着对方家境颇为富裕。(图:星洲日报)

记下母亲的娘惹食谱

广告

李赐金出生在吉隆坡新就记路(Jalan SinChew Kee)一栋战前英殖民格式住宅。有意大利地砖、彩色玻璃窗、陡峭的木质楼梯、超高的天花板和开放庭院,还有每天弥漫在娘惹菜肴的香气。

“香茅、火炬姜花(Bunga Kantan)、麻疯柑叶子、黄姜、南姜(Lengkuas)、香蕉叶等等。因为印度文化影响,我们用很多香料。由于峇峇都是华人,娘惹料理依旧保有豆酱、杂菜、豆腐、香菇、猪肉这些食材。”

她突然灵光一闪地说,娘惹有一道菜是融合本地、中国和英国文化影响,那就是猪肉面包(Roti Babi)。这道菜必须将猪肉、干贝和其他材料切碎爆香,然后涂在面包,再沾蛋液然后拿去炸。

对,没错,马来同胞肯定不吃猪肉,这也带出峇峇娘惹的另一个视角,娘惹未必是当地马来妇女。“有些是来自苏门答腊的女性,像峇厘、爪哇,有些则来自泰国。我的太婆就是泰裔。”

据她了解,婆婆的年代,娘惹无法接受更高的教育,而是在家学习各种手艺,成为品德兼优的好娘惹,嫁给一位好峇峇。特别是厨艺,娘惹菜肴有很多工序,有时用上十多种蔬菜香料,只为了提炼菜肴的芬芳和浓郁的口味。李赐金三十多岁才开始跟母亲学习烹饪。

回想起那个年代,母亲的思想非常开放。她笑说,妈妈将她从厨房赶出去,要女儿用功考上大学,无需在厨房奔波的她自然乐在其中。然而随着年龄渐长,开始有了“寻根”的念头,由于本身喜欢娘惹美食,就跟母亲讨教学习。

“我妈妈那时不幸患癌,当她知道时日不多时,拼命叫我来到床边抄录那些食谱。她自觉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教导女儿烹煮,一直催促我抄写食材和煮法,以防失传。”
 

李赐金认为故事很有力量,许多学者已做了很多田野考察和研究。她希望通过撰写娘惹文学,让更多人透过故事深一层接触峇峇娘惹的事迹和文化。(图:星洲日报)

独特的混合文化

请问如何形容峇峇娘惹?她很自然流露出笑容说,若要形容,那是一个很独特的混合社群(原话为“unique hybridcommunity”)。很多民族迁至新的国家会被当地文化同化,而峇峇娘惹却有能力糅合和汇聚这些文化精华,变成自己的特色。

李赐金称,七百多年前,中国男性商人借助季候风航海至南洋从事贸易。这段历史比华人矿工下南洋的历史来得更早。那个年代,码头是最繁荣的商业区,马六甲、槟城、东海岸或远至印尼、越南,中国华商就这样“乘风而来”。等待季候风转变时,他们会在当地居住,从而结识到当地女子及成家立业。

他的父亲是马六甲峇峇,而母亲是槟城的娘惹,从而令她很熟悉这两个州属的峇峇娘惹文化。李赐金在武吉免登女校就读时,印象中只有两个娘惹。“我当时想‘为什么我这么特别?’当然没有所谓的种族歧视。我觉得我‘特别’是我不会说很好的广东话,就会思索为什么我不是100%的华人。不过那时还小,并不熟悉峇峇娘惹这段历史。”

当她回到马六甲见回所有的亲戚,全部人说峇峇国语(Baba Malay)时,她才真正体会峇峇娘惹的文化。她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他们都说峇峇国语。婆婆还会说客家话和广东话。“我的父亲毕业自维多利亚学院(VictoriaInstitution),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妈妈说英语和槟城福建话,虽然他们用英语沟通,但也不忘教会孩子福建话。”她还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妈姐,教会了她说广东话。

李赐金每天就不断切换各种语言,而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应变能力。“我父母告诉公公婆婆,不要和我们说峇峇国语,因为他们希望孩子掌握正统的国语。最后我的峇峇国语并没有娴熟。”



 

裁缝师使用刺绣和镂花手法,在薄纱材质的哥峇雅绣上图案。不过,娘惹喜欢鲜艳的颜色,造型设计也非常多元化。有者衣襟只有小绣花,有些则将大型图案绣在衣服上。由于受到欧洲风格影响,刺绣的图案很多是花卉鸟类,如玫瑰、菊花、胡姬等。(图:星洲日报)

我们是OCBC!

绝大多数槟城峇峇娘惹会说峇峇国语和福建话,马六甲的只会峇峇国语。为何是福建话而不是潮州或客家话?

这也因为历史缘故,当时来马贸易的华商源自福建省,抵达槟城后自然口操福建话。当初这批华人是商人,不属于士阶级,没有任何华丽辞藻,相反的采用简单福建话和当地人沟通。

日子渐久,他们会借用马来词汇,如“batu”、“sabun”和“roti”等等。

“当我去到中国福建省时,我尝试和当地人说福建话却处处碰壁,他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李赐金说,本地也有少数峇峇娘惹是其他籍贯的,但不会自称是峇峇客家或峇峇潮州。

“我父亲是客家籍贯,但不会说客家话,反而我的婆婆可以,我也只会‘cho ma kai o’(在做什么)和‘shoi muk’(睡觉)。”

对于他们兄弟姐妹而言,正值英殖民时期,峇峇娘惹都是将孩子送进英校就读。整个家庭和成长环境中自然而然以英语沟通为主。“所以我们就变成OCBC(orang cina bukan cina)。”
 

李赐金收藏了婆婆的白色哥峇雅。令她感到好奇的是,衣服上的图案是骑着摩哆的骑士,非常有趣。(图:取自李赐金《Kebaya Tales》一书)

追溯家族文化,寻找自己的根

人越来越大就开始想追溯自己的家族文化。她将身体稍微往后倾,靠在沙发上。当问及关于这趟寻根之旅的起因时,她用了几秒回想,称并没有一个主因令到她有这股动力。

她常邀请朋友来家作客,有一次一位American Field Service(AFS)项目的交换生来到她家,发现屋子的传统中式雕刻非常独特,纹路格外漂亮,颜色鲜艳夺目。

“对方说很独特,然后开始拍照,我就觉得很惊讶。”

另一个原因是娘惹食物。朋友都爱吃她的娘惹食物,那股酸辣口味挑动了朋友的味蕾,还有将各种香料渗入菜肴里,让舌头有不同的触感。

大学时期,正好要处理一份报告,她就挑选了娘惹文化,深耕自己与生俱来而还很陌生的文化历史。访问了父亲在马六甲的亲戚,才追溯回自己的祖宗,也发现自己是第六代的娘惹后裔。

“那个年代没有文献记录,更多是口传。”

她笑说,也是因为年龄作怪,当人越老就会开始问很多问题,想要了解更多自己的背景传统。

“我后来意识到,这些是一种非物质的文化遗产,这非常珍贵。”
 

李赐金喜欢创作短篇小说,很多是关于峇峇娘惹的故事,至今已出版了10部著作。(图:星洲日报)

用文学承载娘惹故事

峇峇娘惹的文化是层层叠加,但没有牺牲任何元素,反而是接纳和融化。李赐金指峇峇娘惹本身就受到多元影响,如中国文化、本地马来习俗、爪哇、峇厘、苏门答腊、英国、荷兰、葡萄牙,甚至印度文化。这种糅杂的文化并没有令她突兀,反而非常自在和舒适,拥有了多重身份和通晓多种语言。

究竟要如何保存这些瑰丽的娘惹文化?她本身坦言需要多方配合,自己也只能尽绵薄之力。李赐金就用文学承载这些故事,用细腻的笔触、老旧照片和有趣的故事,构成一个娘惹世界,让大家走进这个世界探索。

传家之宝可以交给下一代,但娘惹的习俗、歌曲、故事和文化却只能不断练习,贯彻在生活当中。从感性的角度出发,这也许是一种娘惹的生活美学,珍惜与知足现有的生活。

好比娘惹都很喜欢唱马来民歌,聚在一起就会跳Joget(马来舞蹈)。她笑说,娘惹派对少不了跳舞,“不等主持人说开始,我们已经走出来跳舞了。”Joget不用怕学不会,动作非常缓慢且优雅,跟随大家摆动不成问题。

“故事很有力量。”她强调,学者就负责文献史料,而她选择另一个视角去开拓峇峇娘惹的可能。文学不正是一种管道,让人更轻易接触娘惹文化。许多谁也无法触摸、开启的娘惹事迹,她有耐性的将这些碎片逐一拾起来,铺叙成一本又一本的短篇小说,让峇峇娘惹文化流传下去。
 

李赐金展示外婆的长衣,至今已有百年历史了。(图:星洲日报)
这一箱衣物是李赐金外婆留下来的传统娘惹服装,她格外珍惜,并保存良好(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
峇峇娘惹之承载记忆的娘惹滋味

峇峇娘惹之绚丽多姿的娘惹文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