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 ·偏向虎山行?

2018-03-25 11:08

何俐萍 ·偏向虎山行?

在行动党左右夹攻国阵的策略上,就以实旦宾选区作为例子,双方其实都输不起。在选区划分后,对行动党,实旦宾国席的华裔选民从上届的73%跌至64%,行动党在峇都林当州选区的票仓被移至古晋国席,9%的降幅已经对行动党构成潜在的威胁。

刘镇东要与魏家祥在亚依淡进行王对王的对决、倪可敏部署挥军出战,势要安顺选民在他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之间进行二择一。

广告

前线战报传来,还有更多一线或二线领袖会直奔前线,就要马华连“7-11”都保不住。

对照之前有议员高呼要剿灭马华,原来这连串的调兵遣将早在剿灭的话语中,流露弦外之音。而且,对象不仅是马华,连民政党仅存的两个国会议席和3个州议席也可能是希盟的目标。

无怪乎,砂拉越政坛早已传闻多时,若国阵要重夺上届落在行动党手中的实旦宾国会选区,众将中又以人联党主席沉桂贤的胜算被看高一线,则行动党砂委员会主席张健仁必会转战实旦宾,上演“党魁对党魁”的重头戏码。张健仁盘踞古晋国会选区已3届14年,势力盘根,而古晋国会选区的华裔选民超过88%,套一句在308选举国阵输得人仰马翻只能靠东马惊险过关,坊间流传戏谑的说法:“即使放阿猫阿狗下场,也会赢”。以眼前华人仍普遍对政府有满肚子的牢骚和不满,古晋依然是行动党的囊中物。

砂拉越行动党在上届国会选举缔造空前的佳绩,夺得5个国会议席,盟友公正党也赢得一个国会议席。这届大选,因为马哈迪带头揭竿起义让反对党联盟重新燃起夺权的希望。相对于西马政治局势仍扑朔迷离,马来海啸究竟能掀起多惊人的效应还难以预估,砂拉越希盟唯一能做的策略是稳中求胜,能保住原有的6个国席,已能起重挫砂国阵锐气的作用,何况这是阿邦佐哈里去年初接任首长后领兵出战的第一次,他只许国阵团队突破上届的成绩,更不可能再拱手让出何任一个席位,因此在调兵遣将上必须以最高胜算作为最大的考量。

在行动党左右夹攻国阵的策略上,就以实旦宾选区作为例子,双方其实都输不起。在选区划分后,对行动党,实旦宾国席的华裔选民从上届的73%跌至64%,行动党在峇都林当州选区的票仓被移至古晋国席,9%的降幅已经对行动党构成潜在的威胁。

在现任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决意卸战袍,潜能候选人俞利文经验尚浅,一旦国阵执意要人联党主席沉桂贤上阵,在这场动员倾巢而出且势必会狂打资源牌的战役中,处在下风的行动党要挽回劣势就必须派出更强的候选人迎战,当中又以张健仁最具优势,堪称是不二人选。一来,单是党魁对决已是制造气势和话题性十足,二来是实旦宾国席不容有闪失,在古晋国席几乎是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实旦宾国席必然需要由具备最高胜算者上阵。

广告

若出现张健仁对垒沉桂贤的局面,两人各自背负压力。张健仁若继续守住古晋是轻松作战,易区上阵已经没有稳赢的说法。

会不会出现马失前蹄的憾事,从双方至今在候选人事宜上仍有所保留的情况看来,目前都不好说。

因此,论定南北左右夹攻是剿灭,是政治肃杀,从表面形势来看确实是如此,但在应战策略上这是一种政治需要,也是附带风险的行动。

刘镇东对决魏家祥、倪可敏挑战马袖强、张健仁会不会与沈桂贤来个党魁之战?再来是行动党倾巢挥军南下攻柔佛,势要结合希盟的力量,继槟城和雪兰莪之后也变天,是兵行险着,也是危险的博弈。深具看头和充满刺激的对垒,让战情更添精彩。

广告

偏向虎山行只有两种可能性,不能做打虎英雄,就是等着被吃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