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吉打大臣的伏枥之志

2018-03-25 12:20

郑丁贤 ·吉打大臣的伏枥之志

他是朝野政坛公认的好好先生,心胸宽阔,朋友多,敌人少;沟通能力强,万事可商量。在他斡旋和说服之下,安抚了不满的巫统议员和区部领袖,让政治高温冷却下来,巫统大致上团结起来。

从浮罗交怡,我来到吉打州首府亚罗士打。

亚罗士打已经不是吉打最繁荣的城市,州内的发展已经南移到双溪大年和居林。而伊斯兰党在2008到2013年执政,让亚罗士打的经济更为停滞不前。

2013年大选,在慕克力领导下,国阵赢回吉打。一般认为,国阵不只是要归功慕克力,更要感谢当年马哈迪在吉打州的吸票能力。

慕克力顺理成章,出任州务大臣。直到两年前马哈迪和纳吉反目成仇,慕克力也被逼退。纳吉选择吉打州老臣子,当年65岁的阿末峇沙接替。

我在州政府大厦和阿末峇沙见面。他显得精神奕奕,体态不错。

我告诉他,他的气色比之前好多了。他开怀大笑,用手拍一拍腰围,说道:“长胖一些了”。

他是传统吉打马来人性格,开朗豁达。

两年前他刚接替慕克力时,并没有这么轻松。

慕克力在党内和民间都有支持力量,有人跟随他退出巫统,有人拉布条支持他,吉打州巫统一片混乱,马来社会,特别是年轻群体也出现反弹。

新大臣阿末峇沙成为攻击的目标。在最激烈的时候,他出席吉打州足球队的比赛,现场观众发出一片嘘声。

那一阵子的阿末峇沙,压力山大,身体又虚弱,正如许多人说的,当了州务大臣又如何?

祸不单行,一次开会途中,他觉得肚子很不舒服,于是上厕所,结果昏倒在厕所里,被发现后,紧急送院。

马来网络疯传他病重,甚至指他是患了癌症,谣传吉打州又要换大臣了。

医生检查之下,发现他是肠道阻塞,当机立断切除他的一小段肠子,很快痊愈。

回忆这段经历,阿末峇沙呼了一口气,说道:“感谢上苍,一切都过去了。”

过后,他形同否极泰来,进入顺境。

没有巫统州议员跟随慕克力退党,吉打巫统很快回稳;民间的反弹也逐渐平息,恢复正常。

看似寻常,其实,背后有阿末峇沙的很多心力。

他是朝野政坛公认的好好先生,心胸宽阔,朋友多,敌人少;沟通能力强,万事可商量。

在他斡旋和说服之下,安抚了不满的巫统议员和区部领袖,让政治高温冷却下来,巫统大致上团结起来。

州行政议员苏拉雅说:“吉打州有3大政治支柱,一是吉打王室,二是州公务员,三是宗教司。大臣获得这3股力量的支持,稳住了吉打。”

阿末峇沙的草根形象,以及服务纪录,也让他获得马来基层社会所接受。

吉打华人社会,不管是否支持国阵,一般上都对阿末峇沙有好感。

吉打州民政党主席,前德卡州议员谢顺海医生指出,阿末峇沙是对华社最友善的大臣。

“我经常接到他的电话,要我陪他出席华社的活动,包括华人的丧礼,他知道了,就会主动出席吊唁。很多晚餐和宵夜,都可以看到他和一群华人一起用餐。”

阿末峇沙自己曾经说,他的华人朋友,还多过他的马来朋友。

但是,吉打华人选民会否因为对阿末峇沙有好感,而支持国阵?

答案并不全然如此。

阿末峇沙对国阵的胜算很乐观。他预计国阵在15个国会议席中,可以赢得13个。 2个难赢的是华人选民比率偏高的双溪大年和巴东色海。

但是,尽管土团来势汹汹,而伊斯兰党老树盘根,阿末峇沙对马来穆斯林选票信心满满。

“国阵可以赢15个议席中的13个,以及36个州议席中的30个。”

这个预测如果实现,将是国阵有史以来在吉打的最大的胜利。

阿末峇沙有他的理由。他说:“两个原因:其一是团结之后的巫统更强大,其二是三角战让国阵占了上风。”

理论上,希盟和伊党瓜分反对阵营选票,已经让国阵在多数议席稳坐不败之位。

阿末峇沙强调这不是他个人的一厢情愿,而是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调查,深入分析的结果。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阿末峇沙的预测。

吉打州伊党主席阿末法古鲁丁声称,州伊党实力依然强大,足以和国阵匹比。

“在吉打,大概只有2到3%的伊党党员,投向诚信党,伊党的表现会比上届更好。”

上届选举,伊党在民联阵营内,赢得吉打1个国席,9个州席。

法克鲁丁说道:“况且,阿末峇沙已经是个旧人。”

阿末峇沙已经68岁,虽然远比马哈迪年轻;但是,他的土团对手慕克力53岁,而眼前这位伊党对手只有47岁。

年龄因素显然不站在他这一边。

不过,阿末峇沙对自己,以及吉打州的未来,还有很多期许。

“亚罗士打的机场肯定会扩建,日后将是国际机场的规模,国外航班可以直接降落,中国旅客可以直接来到吉打。”

其它计划包括13亿令吉发展浮罗交怡,在巴东得腊设立橡胶城,在吉打港口兴建金枪鱼区域中心等等。

阿末峇沙的大臣仕途能够延续?他的吉打发展愿景是否能够落实?

答案在于吉打国阵的选举表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