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首都药材卤鸡风味独特.牵动关丹人味蕾55年

2018-03-27 14:06

新首都药材卤鸡风味独特.牵动关丹人味蕾55年

新首都的招牌药材卤鸡(或称“酱油鸡”、“黑鸡”)的烹调非常讲究,只选用2公斤左右的肉鸡,因为肉质及口感最理想。
药材卤鸡的烹调非常讲究,因此才能成为新首都鸡饭的招牌。(图:星洲日报)

位于彭亨关丹武吉乌美路的“新首都鸡饭”走过55年的时代考验,并由合伙人的第二代继承,他们风味独特的药材卤鸡配方及坚持采用鸡油烹煮的传统鸡饭,也是从祖辈手中流传下来,任何时候总是散发诱人香气,牵动关丹人的味蕾与记忆。

广告

新首都的招牌药材卤鸡(或称“酱油鸡”、“黑鸡”)的烹调非常讲究,只选用2公斤左右的肉鸡,因为肉质及口感最理想。接着,与滋补药材及香料配方一起卤至入味、熬煮,再以调配好的黑酱油为鸡着色,完成后的表皮呈光滑亮丽的褐色。

白斩鸡的制作,则是先用生姜、青葱煮出高汤来烫鸡,再过冷水,重复数次搁冻程序后,肉质才会软熟多汁,再涂上酱青、香油让表皮变得滑亮。

第二代共同打理38年

在这漫长的55年里,第一代合伙人如今已经相继离世,目前继承这家店的,是符德文的儿子符策良(54岁),以及黄万琴的儿子黄智良(69岁),而黄智良的儿子也在店里帮忙。

黄智良说,他于31岁青年期就在新首都鸡饭店内帮忙父亲,直到他与符策良成为第二代继承人后,共同打理至今,不知不觉已经38年了。

符策良说,当年父亲经营时,店里的选择只有药材鸡和白鸡,但为了迎合顾客的需求,他们才增加了烧肉、咖哩山猪肉、咖哩鸡、油菜及芽菜等。但是上一代所奠定的基础,他们将坚守下去,这包括鸡饭的烹煮也坚持使用鸡油而不用牛油取代,因此总是让人食指大动、齿颊留香。

广告
符策良(右)及黄智良是第二代传人,也是好拍档。(图:星洲日报)

保留创办时风貌

可贵的是,这家店坚持保留当年创办时的风貌,店内的白瓷砖墙壁、天花板装璜、每一张云石台面的餐桌,都散发着那个时代的传统餐厅特色与风格。而且新首都鸡饭也是本地少有,拥有三间店面,环境宽敞凉爽的鸡饭店。

符策良也打趣说,他们店里的鸡饭是“快餐”,因为出菜快,即使在午餐高峰时段到来店里用餐的顾客都无需等太久,转眼就可以大快朵颐。

“当然,在现代化的激烈竞争及经济影响下,这间鸡饭店可以维持至今并不容易,我们必须感谢老顾客多年来给我们的支持。而且也不时有旅行团带来的游客、外国背包客和本地印裔市民到来用餐。”

广告

至于未来的展望,符策良及黄智良都没有什么鸿图大计,只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坚守祖业,更希望政府搞好国家经济,才能让每个行业,包括老餐厅继续营业,并延续给下一世代。

拥有三间店面的新首都鸡饭,保留当年创办时的风貌。店内的白瓷砖墙壁、天花板装璜、每一张云石台面的餐桌,都散发着那个时代的传统餐厅特色与风格。(图:星洲日报)

食光味道 中餐酒楼转型为鸡饭店

新首都鸡饭创立于1963年,当年由5名合伙人共同经营,前身其实是一家中餐酒楼,除了承办宴会,平时也卖煮炒,当年在关丹社区内颇具名气。然而在当时经济不景气影响下,为了求存,合伙人们于是决定转型而改为新首都鸡饭店。

为了与其他餐饮业者竞争并确定本身的品牌及特色,他们不惜从吉隆坡聘请厨师为他们精心炮制独一无二的药材鸡配方及烹煮方式,结果推出后颇为受落,从此这个配方就一直沿用至今。后人也一直坚持以传统方式来烹调食物,样样讲求真材实料,绝不偷工减料。

新首都鸡饭位于关丹武吉乌美路,虽然与其他现代化的餐厅相比,店铺外观并不起眼,却是老关丹们熟知的老字号。(图:星洲日报)
新首都鸡饭每天上午9时营业就已经新鲜烹调好了所有鸡肉,到下午3时才打烊。(图:星洲日报)
为了迎合顾客的需求,新首都推出的咖哩山猪肉也受到食客的喜爱。(图:星洲日报)
肥美清爽的芽菜,与鸡饭非常搭配。(图:星洲日报)
新首都鸡饭的药材卤鸡与传统鸡油饭广受食客喜爱,更受读者推荐,曾经被列入光明日报所举办的“海南鸡饭王争霸赛”20大鸡饭店。(图:星洲日报)
新首都鸡饭除了获得一批老顾客多年支持,也受到不少印裔食客的喜爱。(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