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涵强‧何谓新闻的虚和假?

2018-03-28 12:45

杨涵强‧何谓新闻的虚和假?

有些网传消息,不必高深学问,亦能一眼辨真假,这类消息的影响面通常不痛不痒,自然容易判决;一些危言耸听的网闻,那即便再重的判刑,也只会叫人击掌称快。

我们不否认反假新闻法案的出发点是好的。没有人希望生活在一个乱象丛生,谣言处处的社会里。

广告

虽然有者对其刑罚和管制的范围觉得过大,但个人认为这都不是要点。即便“直接或间接出钱支援者”或者“拥有丶监管或控制任何假新闻出版物的人士”也受到管制,在为了达到打击力度的前提下,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

那要点是甚麽呢?显而易见的,就是何谓新闻的虚和假?

有些网传消息,不必高深学问,亦能一眼辨真假,这类消息的影响面通常不痛不痒,自然容易判决;一些危言耸听的网闻,那即便再重的判刑,也只会叫人击掌称快。

那问题在哪里呢?不言而喻,就是涉及政治人物的传闻了。2018反假新闻法案开宗明义,就是要对付任何在印刷和社交媒体制造或散播假新闻者。因此,刊登那些明显刻意诽谤抹黑敌对政治对手的文章,自然可以禁之罚之。但我们也知道更多的指摘说词,是需要经过时间洗涤,才能真相渐露的。

我们都知道政治人物在互揭短处时,都是要通过媒体发表陈述的,一旦对方否认所述,而短期又无法获得证明之际,在这为之漫长的过程时段里,相关媒体所刊登的文章将被视为真新闻还是假新闻?责任方又是谁呢?而在“任何人士若在知情下制造丶提供丶出版丶印刷丶发布丶转发或散播假新闻可判刑”的条文下,媒体是要先求证才刊登,还是把发言者的讲话视为新闻先予刊出,责任归发言方?

因为根据法案,新闻的定义是:任何新闻丶资讯丶数据和报道的部份或全部内容含有虚假成份,无论是以论作,视频或音频记录的形式,还是以任何其他能够暗示词语或想法的形式,都可构成假新闻。而记者在报道一名政治人物,包括首相和部长在批评敌对阵营人物的言论时,是不可能确认其所言的内容全部真实的,尽管发言者可能出示其所谓的证据。这便会出现如前所述的疑惑,责任归发言者,还是刊登者?

广告

以目前国内真实情况而论,政治人物一旦失言,罪必在报道者的“习惯操作”下,之後的情况如何,已然明了。

更关键的一点,新闻工作者作为第四权,从往至今,很多是在收集大量旁证後再以大篇幅报道,引发社会注意後,继而在执法单位介入调查,始水落石出得到真实真相。然而在新闻或文章初刊之际,那些文中内容其实部份是没有证据的。於此情况下,若有势人介入干预,这些致於力揭露隐蔽真相的新闻,会否就变成了假新闻呢?

因此,如果只是简单二分化地把所有暂时不获证实的部份内容视为虚假,而定位为假新闻的话,那对新闻工作者将是一场灾难。

刀为利器,其利在於坏或好,终究是那握刀的手说了算。这便是让人担心的根本。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