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马来政治大後方

2018-03-28 13:08

郑丁贤‧马来政治大後方

尽管经济上毫不起眼,但是,政治上,它们和全国其它选区是同等比重,它们也是马来政治的大後方,马来选民比率占了90%左右。

离开亚罗士打,我选择前往吉打广袤的郊区──巴东得腊(Padang Terap)丶锡(Sik)和华玲(Baling)。

广告

它们是吉打面积最大的3个县,也是3个国会议席;加起来的面积,大约是3个马六甲州。

放眼望去,沿途都是稻田丶橡胶园,以及部份油棕园;路上经过疏疏落落的民宅,以及寂寥的小镇。

尽管经济上毫不起眼,但是,政治上,它们和全国其它选区是同等比重,它们也是马来政治的大後方,马来选民比率占了90%左右。

住在吉隆坡丶八打灵再也丶怡保和新山的华人,接触的是华人世界的资讯,建构城市华人的政治观,对马来政治很少接触,也难理解。

而华人所能够影响的,来来去去也只是30几个城市选区。

偏远的马来政治大後方,才是决定大马政治的中心。全国222个国会议席,约120个是马来人占多数的议席,之中又以郊区为主。

广告

不能赢得这些议席,就不可能赢得大选;不了解这些地区的选民心态,也同样不能理解大马政治。

x x x

我先造访的是巴东得腊的主要市镇──瓜拉尼浪(Kuala Nerang)。在一个马来小食档,我见到奥斯曼和他的一群朋友。午後时分,他们围坐喝茶,我道明来意,和他们闲聊。

奥斯曼有一段胶园,全家靠橡胶维生。

广告

他埋怨胶价低,收入无法应付开销,特别是近年物价上涨,更是叫苦连天。

“我们必须靠政府帮助。雨季不能割胶,每个月有200令吉津贴,胶价太低,一次发600令吉;加上一马援助金等等,勉强过日子。”

我问他对马哈迪成立土团,准备出任首相,有甚麽看法。

“我们不在乎马哈迪,他已经是过去人物,不管他准备做甚麽,都和我们没甚麽关系了。

“我们只知道Dato Mahdzir,他时常有帮忙,谁人家里有状况,或是村里要办kenduri,他都会处理。”

Dato Mahdzir是教育部长马哈基尔,他也是巴东得腊的国会议员,曾经短暂出任州务大臣,是吉打州巫统强人。

依赖现有的国州议员,需要政府协助,这是马来地方政治的特色。能够中选的候选人,必须具备这种基本条件。

x x x

从巴东得腊,我继续往东,目的地是锡(Sik)。

锡比巴东得腊更加偏远,道路两边是浓密的橡胶树,许久才看到一辆车驶过。

到了市镇,不,更像是市集,只有一两排旧店铺,时间已经入夜,附近居民来到夜市用餐,以及购买日用品。

感觉像是时光倒流,回到60,70年代。

夜市入口的第一档是西瓜摊口,摊主是一个中年马来人。他每星期轮流在几个夜市摆卖,比一般本地人多了一些见闻。

“我很少听到人们谈论马哈迪,这里的人对他已经没有甚麽印象。而大红花党更是陌生,很少出现,偶尔会在一个地方办讲座会,但是,出席者不多。”

他的实际观察,和城市人以为的马哈迪,有一段距离。

我的晚餐在夜市的摊口解决,一包椰浆饭的价格是1令吉。我问摊主阿兹曼,这麽便宜,他怎麽维持?

“一天如果卖到200包,扣除成本,还是可以过活的。”

一聊之下,阿兹曼说他以前曾经在雪州工作,额外亲切。

“城市的收入当然比较多,但是消费高,压力大,所以我回来甘榜,每天煮椰浆饭,卖椰浆饭,快活多了。”

谈起政治,他说这里的居民不关心国家课题,1MDB在大城市是一个话题,但是,这里的人不懂,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x x x

隔天,我去到最後一站,华玲。

华玲的名字响当当。半世纪前,东姑阿都拉曼和陈平在华玲会谈。30年前的默马里惨案,也发生在华玲;极端宗教组织和警方发生冲突,结果14名平民和4名警察丧生。

冲突的导因,在於巫统和伊斯兰党的竞争白热化。伊党的哈迪阿旺宣称巫统是异端,要穆斯林反抗巫统,间接引发默马里对抗事件。

今天,巫统和伊党化解了敌意,反而有人提起马哈迪在默马里事件中的角色,要马哈迪负起一定责任。

我在夜市外的伊党服务中心见到党工阿兹哈。他说,尽管巫统和伊党的上层态度暖和,但是,大选还是得一决高低。

“巫统拥有资源和组织,伊党则是渗透马来甘榜。所以,在华玲,乃至整个吉打,还是巫统和伊斯兰党的竞争。”

x x x

马来大後方的政治,是民生和地方,以及族群和宗教政治。他们关心的是眼前的生活,以及哪一方能够维持族群和宗教的权益;而巫统和伊党依然是他们熟悉,信赖的对象,也是他们二选一的抉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