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雪翠 ‧ 【“酷”儿魔妈】问事

2018-03-31 11:38

许雪翠 ‧ 【“酷”儿魔妈】问事

仿佛真可以和离别的人继续连结。因为他们的天真,始终对生命抱持的热情,没有因为死亡的阴影笼罩心间,我在山上骨灰灵塔的时间总过得比想像的容易。

第一次上山拜祭,点好蜡烛插好三炷香,阿嬷从裤袋里掏出两个50仙硬币,嘱阿哥上前下跪口中默念“爸爸来了吗”再往上抛掷,以落地硬币朝上面的“公”与“花”配对表示yes,“公”与“公”表示no,“花”与“花”表示laughing,3个小瓜就觉得,这样的问答环节实在太好!

广告

除了阿嬷交代的“来了吗”和“吃饱了吗”,阿哥那一次在中途问了“私人问题”:“巴拔,我可以现在就吃你桌上的梨和拿一罐水吗?我口渴。”(一般要祭祀完毕才能吃)一抛,是公花,阿哥乐了:“阿嬷!你看,巴拔说可以!我没有不敬喔,我问过了!”阿嬷没办法,拿了梨和水:“不可以再问了,不可以打扰巴拔吃饭。”

过了不久。阿妹小声问:“马麻,我也可以拿那两个50仙问巴拔东西吗?”虔诚默念,抛掷,公花。阿妹脸上笑开一朵花,来我耳边小声说:“我问巴拔真的有天堂吗?他说有。”

轮到阿弟了:“我也要!”跪下、抛掷,也是公花。我好奇了:“阿弟,你问什么呀?”阿弟腼腆偷笑:“不告诉你。”就真的守口如瓶,始终不说。

那天晚上,说完睡前故事,我小声问,弟弟呀,你今天到底问巴拔什么呀?他压低声调:“我问以后我能不能考第一名。巴拔说可以。”我也压低声调:“太好了,那是因为,你在巴拔马麻心里已经是第一名喔,你不一定要考第一名的知道吗?”“第十名也可以啊?”

我笑了:“koko六七十名,百多名也考过,二十多名也考过,第十名当然可以!只要有努力,考几名都是第一名知道吗?”那一晚,阿弟睡得特别香。

继此以后,每次上山,他们都预了问题要“问事”。阿哥有一次,掷了两次都是花花,第三次终于是公与花。原来:“要有技巧的,我先问我今天我有负责洗衣洗碗乖不乖,然后就问如果乖是不是应该要有奖励,两个笑以后,我就问巴拔,那今天我可不可以要手机玩game?结果,你自己也看到了,是公花。所以,回家,手机请给我,先人的旨意不得违抗!”

广告

让老人家安心的发明

我反问,你不是说人死如灯灭吗?你真的相信公花是回答吗?“这个公花是因为你们相信才存在(的语言)的啊,是为了让老人家安心的发明,你们信就可以了,我信不信没关系,你认为如果真有灵魂,它有能力翻动那个硬币吗?那是几率好不好。唉呀我不要讲了,你最好继续相信有显灵这件事,千万不要怀疑,手机记得给我喔。”

我喜欢孩子们这样的对话。简单的“问事”环节,让我得以窥见3个孩子不同的个性、这个阶段的人生疑问、想对父亲说的话、想找的答案。仿佛真可以和离别的人继续连结。因为他们的天真,始终对生命抱持的热情,没有因为死亡的阴影笼罩心间,我在山上骨灰灵塔的时间总过得比想像的容易。

其实人生很多大哉问,都会在向前推移的漫漫岁月路上逐渐了然于心的。掷出的钱币是自己某种意念的显现吧如果要解释。所以每次孩子们拿着钱币说:“马麻你有没有问题要问?”我都会跪下来,虔诚地轻轻地默默地,问:“你好吗?”而落地硬币总也会巧合的开出,公与花。轻轻巧巧的,落在我心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