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选区重划是万灵丹?

2018-03-31 13:07

何俐萍·选区重划是万灵丹?

但无论国阵会如何辩指已多届未重划且选委会也说明这是正常的作业程序,不能否定的是,执政联盟确实占有优势。砂拉越最近一次通过选区重划是在2015年12月,当时同样引起诸多争议,案件甚至被带上法庭,结果当然是不了不之。

大马半岛选区重划在争议声中通过,将在来届大选中被采用。反对党斥责这是国阵为巩固权势所行使的手段,却也有评论员指重划後,国阵也难掌三分之二的优势。

广告

大马的选区重划制度被批评为无法彰显“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选民人数的分配不均,以及重划界线以甚麽标准作为界定,同样为人诟病。此次半岛的选区重划赶在大选来临前通过,是不是助了国阵一臂之力,让希盟期望的马来海啸掀不起?这课题也犹如两面刀,来势汹汹的反对党面对国阵亮出选区重划的武器设法拦路,表面形势看似处下波,也或可借势来个“借力使力”的策略,以哀兵姿态上阵,反倒激起选民的凝聚力,也让原本举棋不定的选民立定明确的抉择。

但无论国阵会如何辩指已多届未重划且选委会也说明这是正常的作业程序,不能否定的是,执政联盟确实占有优势。砂拉越最近一次通过选区重划是在2015年12月,当时同样引起诸多争议,案件甚至被带上法庭,结果当然是不了不之。

该次的选区重划,不只是选民搬动和选区界线重新界定这般简单,在以更好照顾和服务选民为理由的前提下,砂拉越从原有的71个州选区增加至82个,共增加的11个州选区,而当中5个就分配给土保党,使土保党的选区从原有的35个增加至40个。翻开选举记录,土保党堪称是百战百胜,不管是划分前的35席,到跃升为40席後,土保党都牢控砂拉越政治的半壁江山。虽说砂国阵是联盟政党,但成员党之间的势力悬殊,造成土保党势力的膨胀和壮大。除了时任首长阿德南缔造的个人效应,选区重划发挥作用,也是促使砂国阵在2016年的州选举在82席中稳占70席的其一要素。然而,国会选区数目保持不变,却不符合重划选区是要更好服务选民的说辞,出现自相矛盾的尴尬。

砂拉越国阵在上届大选,在31席中获25席,丢失6席对砂国阵已是颜面无光。相对於上届的灰头土脸,本届从国阵领袖的频频放话丶政治观察员的臆测指国阵有望赢得28至29个席,这当中除了一些议席因为反对党议员的口碑不好丶原来落败的国阵候选人仍努力耕耘,选民的大移动也起了关键作用。

好比古晋国会选区,2013年的选民人数是5万3336人,5年後暴增至8万2022人,共增加2万8686人,把属於反对党的票仓都划入,造成古晋选区是31个选区中,增加最多选民的选区。本来列为国阵黑区的实旦宾选区,则极反常的减少了1万8390人,这近2万人会不会是反对党的中坚支持者?

从实旦宾由国阵眼中的黑区转换为灰区,在反对党眼中已是处在随时可能沦陷的边缘,答案不言而喻。至於为甚麽把反对党的票仓又移到古晋这黑区?以我的看法,反正华裔选民是铁了心要改变,再怎麽划分恐怕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自然无需介怀黑上加黑了。

广告

再来是砂拉越的31个国会选区,有19个选区是土着选民超过半数,若再加上马来选票,比率占总数的逾八成也不稀奇。另外,有5个选区是马来选民占超过半数,而华人占超过半数的选区仅6个。以选民结构来看,砂拉越还是给了国阵一颗定心丸。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