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吉打人,变与不变之间

2018-04-01 13:04

郑丁贤·吉打人,变与不变之间

作为一个观察者,我不想下结论。谁主吉打,大家可以选择相信任何一方,或是等到成绩揭晓的那一刻。从亚罗士打启程回吉隆坡,天气还是曝热。还在吉打境内,路上突然又下暴雨,说变就变,这就是吉打。

吉打州的天气,捉摸不定。上午时刻,太阳曝晒,比其它州都炎热;但是,突然就来一场暴风骤雨,雨势可以大得让人心惊。

广告

吉打州的政治,也像它的天气,说变就变,不由你去猜测。

2008年大选,在没有预警之下,伊斯兰党赢得过半州议席,夺得吉打州政权。国阵败得措手不及,它从来没有认真想过会输掉吉打。

2013年大选,国阵成功翻盘,扳倒伊党,夺回吉打。伊党州领导班子的位子都还没坐暖,就迷迷糊糊的收拾包袱下台。

52岁的亚罗士打德士司机山苏,很直接的对我说:“吉打人就是不一样,我们敢於改变;如果政府做得不好,我们就把它换下来。过去是这样,以後也会如此。”

我听得出他语气中显露的自豪,以及自信。

前两届大选,吉打州人民有两个选择,国阵和民联。当人民不满意国阵/巫统,就选择民联/伊党来取代,反之亦然。

广告

但是,这届大选,已经不是二选一,而是三选一。国阵丶伊党和希盟,都在吉打有一定实力,也都要入主吉打。

这让我联想到三国,魏丶蜀丶吴之争,三强鼎立,不到最後一刻,没有人能够确定结果。

马华亚罗士打国会议席内定候选人姚伟豪,已经在当地深耕3年,对吉打政治生态有一定的了解。

问他谁能赢得吉打,他认真的想了想,然後摇摇头,说道:“我看不出。”

广告

城市和半城市选区如亚罗士打丶双溪大年丶居林,瓜拉吉打和巴东色海,华人有一定比率,加上城市居民的反当权情绪,让希盟有相当高的支持度;而马哈迪和慕克力在浮罗交怡和尤仑的吸票力,也让希盟有一定的机会。

而在马来大後方,占了近三分二的郊区议席,则是国阵和伊党的天下。数以百计的甘榜,遍布巫统和伊党的基层组织。巫统用大量资源绑住乡区人民,从呱呱坠地,至入土为安,生老病死都有巫统的照顾。

而伊党则是用宗教和组织的力量,从生活到思维,牢牢控制一大部份的人民。在伊党强大的地区,从幼儿园开始到大专教育,从家庭到清真寺,都灌输伊党思想和路线,人们的世界,就是伊斯兰教和伊斯兰党。

在吉中的本同(Pendang)国席辖下,有两个州议席,一个是双溪甸(S u n g a iTiang),另一个是多皆(Tokai)。两地虽然接壤,但是,政治生态截然不同。

双溪甸是巫统的堡垒,洋溢马来传统色彩,多皆则是伊党天下,充满宗教氛围。

双溪甸州议员是草根出身,活力充沛的苏拉雅,也是惟一的女性州行政议员。和伊党交锋多年,她的经验是:“伊党本身已经是一个宗教,它的支持者就是信徒,对伊党死心塌地,绝对效忠。

“在吉打,就是巫统和伊党在竞争。

如果土团认为它可以分一杯羹,那它不是愚蠢,就是天真。

“特别是马哈迪宣布他是希盟的首相人选之後,希盟的支持率直线下跌,因为多数人不能接受一个92岁的老者,还要领导这个国家。”

“吉打州政权,在於3股力量。一是吉打王室,二是公务员,三是宗教司。目前只有国阵获得这三股力量的支持,国阵的议席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国阵的预测,以州务大臣阿末峇沙最为乐观。他估计国阵在国会可以赢得15席中的13席;州席方面,国阵可以赢36席中的30席。

苏拉雅的预测,则分别是10国和24州。

伊党吉打州主席法克鲁丁博士并不对伊党的前景感到悲观。

“伊党上届输掉政权之後,已经重新开始,我们有更好的机会。”

法克鲁丁没有提供一个可赢的议席数字;但是,伊党没有了前任州务大臣阿兹占,加上分裂的领袖另组诚信党,情况是否如他所说?大有商榷之馀地。

“即使伊党不能执政,但是,可以成为造王者。当没有政党赢得多数,就要看伊党了。”

吉打州希盟总秘书拉曼博士则对希盟有信心。他估计希盟可以赢得24个州席。他相信华人依然一面倒向希盟,而马哈迪可以争取马来票,让希盟赢得政权。

作为一个观察者,我不想下结论。谁主吉打,大家可以选择相信任何一方,或是等到成绩揭晓的那一刻。

从亚罗士打启程回吉隆坡,天气还是曝热。还在吉打境内,路上突然又下暴雨,说变就变,这就是吉打。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