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尧.海鲜

2018-04-02 12:49

陈汉尧.海鲜

“值得吗?”周娜问:“为了搏他欢心,自己性命都可以不要了?娱乐圈难道就是这么一回事?我要替你讨回公道!”

“值得吗?”周娜问:“为了搏他欢心,自己性命都可以不要了?娱乐圈难道就是这么一回事?我要替你讨回公道!”

广告

“黎小姐,到你了。”

一人如风卷进病房。她身穿大衣外套,头上一顶帽子压得低低,脸上带着鲜红口罩,一副超大墨镜,几乎把她整张脸完全遮盖起来。

裳凤把帽子、口罩、墨镜取下,她本来很漂亮的脸蛋儿,此刻却是肿得通红。

“表妹,”周娜着实吃了一惊,“你又吃海鲜了吧?”

“姐,有没有快速复原的药?”裳凤点点头。

“不算太坏,开个药给你吃,再涂些药膏,过一两个星期就没事啦!”周娜带起手套仔细替她检查。

广告

“一两个星期?”裳凤发急,“后天有场戏要赶拍!没有其他办法吗?”

周娜叹息,这表妹28岁人,又是大明星,可办事还是一如既往不知轻重,没点分寸,真叫她深感无奈。

“打支针吧!”周娜摊摊手,“可你要保证,不再吃海鲜哦?”

“一定!”黎裳凤破涕为笑,“那后天能好吗?”

广告

“这是美国新研发的针,很快见效。

后天虽不能完全好,但你要出镜还不成问题!”周娜替她打针。

X X X X X X

裳凤的红肿消了一半,助理正为她补粉化妆、尽量不让人看出她的脸在红肿。

稍许,导演过来看她,确定一切妥当,便开始拍摄。这一拍就是一整天,裳凤虽觉微微不舒,但并没有影响她演戏。

裳凤刚踏出片场,童正浩的司机已在等候。

“童先生呢?”

“童先生有个重要会议要开,所以吩咐我来接您。”

童正浩开完会,就十万火急赶来餐厅,他以为自己迟了,却没想到裳凤也未到。

他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男人,他并不介意等候佳人。

不久,裳凤来了,童正皓为她拉开椅子,她坐了下来。

侍应把晚餐送上,裳凤心里不禁打了个突!

“怎么了?这海鲜拼盘不合你味口吗?”童正浩见她蹙了蹙眉,并没有很期待的样子。

“没有啦,”裳凤从皮包取出一份礼物送给童正浩,“祝你生日快乐,心想事成!”

“谢谢!”童正浩欣然收下。

“只是一番心意!”裳凤吃了一只炸虾,她虽不能吃海鲜,但也不好意思拒绝眼前人。

“你没事吧?你的脸怎么红肿?”童正浩见裳凤脸色有些变化,不禁担心起来。

突然,裳凤觉得脸蛋、随即感到全身痕痒,故而去抓痒,怎知越抓越痒。童正浩见状不对,马上将她送入医院。

黎裳凤痒得叫苦连天,医生给她打了一支针,只见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皮肤上红斑乍现,布满全身。

周娜气急败坏地赶到医院,了解一番后,她去看看黎裳凤的情况。这时黎裳凤已醒了过来。

“值得吗?”周娜问:“为了搏他欢心,自己性命都可以不要了?娱乐圈难道就是这么一回事?我要替你讨回公道!”

她转身,猛然发现童正浩,站在病房外。童正浩呆怔住,他已听到刚才那番话。

他若无其事进来,把兰花放下,话也不说便离开。

X X X X X X

黎裳凤出院后,公司当这件事好像没发生过似,她也没有主动去找童正浩。圈内外流言虽多,但事情很快就淡了下来。

长达半年的时间,终于把电视剧拍完。

黎裳凤为了奖励自己,决定放假两个月,去欧美旅行。

她头上一顶帽子压得低低,带上一幅墨镜,坐在经济舱。她庆幸目前为止,还未有人发现她。

正要闭眼休息,旁边传来一把熟悉的小声音。

“黎裳凤?”

裳凤诧异,眼前人竟是童正浩。

“你还会不会和我交朋友?”他沉默很久,才忍不住问。

裳凤犹豫着,想说什么又难以启齿似的。

“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我相信你本人不是这样的?”他十分善解人意。

裳凤心中流过一抹奇异温暖,她这条演艺路走得特艰苦,背后辛酸,少数人知道。

想不到,童正浩也能了解她。

“以前我太粗心大意,这次我一定牢牢记住你的喜好!”他拍了拍她的手背。

裳凤摇头微笑,她把手放松,童正浩把她握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