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尧.静悄悄……

2018-04-03 12:12

陈汉尧.静悄悄……

我坐立不安,不是因为爸妈无视对待,而是等没有岑翠仁的来电……以往并非如此。我打了电话回家又打了他的手机,无人接听。

与岑翠仁大吵一顿后,一气之下,我拿了几件衣裤,拎着行李离开。

广告

“我们性格不合,还是分开好!别找我,因为我不会理你!”

见他坐在沙发上,打着游戏,没哼一句,我赌气般把门重重地关上,径直离去。

X X X X X X

我脸青青回娘家。

“我回来住几日!”

“小俩口又吵架啦?”妈妈明察秋毫。

广告

“没有,只是特想念自己的床,所以回来睡睡而已!”

“还嘴硬!”妈妈笑曰:“每次吵架你就跑回来这里,这并不太好,阿岑憨厚老实,还好怪你!”

“他敢怪我?”

“请注意一下自己,都成为人妻了,还那么任性?”

广告

“未娶我前,他就知道我这脾气!娶了我后,就嫌弃吗?嫌弃就离婚啊!”

“这句话不许乱说!夫妻吵架,最忌的就是‘离婚’两字!”妈妈板起脸,半日不理我,我觉得自己祸从口出。

事情连爸爸都知晓了,他铁着脸。晚餐时,我爱吃什么菜,爸就夹什么,存心与我作梗。

我坐立不安,不是因为爸妈无视对待,而是等没有岑翠仁的来电……以往并非如此。我打了电话回家又打了他的手机,无人接听。

“怕了吧?”爸爸冷笑。

“怕什么?他可能刚好不在而已!”我口是心非,手有点颤抖。

“回家吧!”,妈妈永远是我的镇定剂。

X X X X X X

我取出门匙打开大门进去,家里静得出奇,我心有不安地四处观察,鞋柜里还有他的鞋袜,客厅的小桌台上还摆设着他视如命更的XBOX360;我又冲进卧室,打开衣柜,里边还有他的衣裤领带,一切正常。

我神经过敏,忽觉心神恍惚,洗个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渐渐堕入梦乡,隐约觉得岑翠仁替我盖被子,不禁醒来。

没人,原来是发梦。我看壁钟一眼,已是接近凌晨4时。

我摸进睡房,钻入被窝里,突然震惊……岑翠仁并没回来过!

这突如奇来的惊讶,使我整个人不知所措!

爸妈闻风赶至,他们还是怜爱我的,我在他们怀中悲哭!

“别慌别慌!他是否临时出差?”妈安慰我。

“我打到他公司去,”我抽噎着:“秘书说他没出差,也没上班!”

“亲家也说阿岑没回过去?她还紧张地问你们小俩口是否有事?”爸打给婆婆探听。

“他不要我了!他真的要与我开!”我捂着脸哭。

婆婆来看个究竟,她也无奈。

“阿岑这孩子很乖很分寸,”婆婆安慰我:“别胡思乱想,他有多爱你,你不懂吗?也许是到朋友家小住几日,气消了就会回家,何况他还得工作!我帮你追问他朋友!”

我哭了半日,爸妈、婆婆都走了,他们说让我自己安静。

那日半夜,下起雷雨,跳电了,屋里一片漆黑,静悄悄的。我最怕黑暗,往日都吓得要抱着岑翠仁。如今只得搂紧枕头!

我恨!恨透了岑翠仁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把娇妻扔在一旁!恨他不似大丈夫!

X X X X X X

我寝食难安,每日不断打给他的公司。

“总经理请了长假啊!说跟太太旅行,您哪位找他?要留言吗?”他秘书答。

我哑然。跟太太旅行?那我在这里做么?

准是他搭上别的女人,我心灰意冷,多少悔恨自己有时过份无理取闹!

假如他真想离婚,我也无话可说,只叹我竟会列入离婚名册中!

我很骄傲,不轻易向人低头。但我却给他发了一个感人肺腑的留言,只因我真的爱他,想挽回我们夫妻的关系。

很久都没回应。变心的男人,你多么强求挽留也无补于事。

日子还是要过,我得振作起来!

洗把脸,将属于我的东西装进行李里,准备离开。

打开大门,我怔住了!

岑翠仁见到我,似乎很意外。

“我想了很久!那天是我太激动,我不能……”忽然他双眼发红,激动的说。

“不准你再静悄悄离开我!”我双眼充满泪水,紧紧地拥抱着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