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禄·合理化选区划分

2018-04-05 10:47

张庆禄·合理化选区划分

我以为有些事情,非常简单明了,但在他人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色。看来,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再说清楚。

我以为有些事情,非常简单明了,但在他人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色。看来,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再说清楚。

广告

刚通过的选区划分报告使选区人数不均的情况恶化、违背了“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理念,整个操作显然倾向于一边,令它在大选中处于更有利位置。

毫无疑问,这是不公平的选区划分。但是,这个“毫无疑问”的观点,却受到挑战。

一些人以“选民平均分布是不可能的事”,来回应选民人数悬殊的指控,捍卫选区划分报告。必须承认,他们说得对,这是不可能的事。但从来没有一个理性的人会要求各选区人数相等,我们期望的是选区之间的人数差异须控制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内,以彰显公平。

这种把合理的要求极端化,继而将之推翻的做法,不过是粗糙的狡辩。

接下来的这种说法,貌似更有道理,听了也有冲动想点头认同。这种论调以城乡地理因素,以及人口分布来捍卫选区人数悬殊的现象,主要是说:城市地带的选区虽然人多,但却相当密集,议员可以轻易接触选民,为他们提供服务;而在偏远乡下,选区的范围辽阔而选民分布各处,议员要照顾与接触选民并不如城市般容易。所以乡下选区的选民人数少,城市选区的选民多是公平的。

乍听之下,似乎言之成理,可是在点头赞同之前,须厘清两点。

广告

其一,在民生上照顾选民并不全然是国州议员的工作。进一步言,一般的民生课题主要由地方政府负责,国州议员更重要的职责是在国州议会制定良好的法律与进行良好监督,确保人民的福祉受到保障。

其二,选区范围的大小不该是选民人数悬殊的理由,毕竟议员代表的是该地区的人民,而不是那一片片黄色的土地。

社会的运作错综复杂,有时胜负并非单纯靠实力,还得胥视游戏规则。当机制与规则出现倾斜,就会改变结果。

进而言之,选区划分不公显然会对选举结果产生影响,导致民意受扭曲。这也是我们追求一个公正的规则、一个公平的擂台的原因。

广告

鉴于利益关系或其他原因,坊间相信会继续出现捍卫“不公”选区划分的声音,但重要的是,必须要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选区划分不公对民主原则的伤害,并批判这种操弄选区的手段,以免它被合理化,日后更加肆无忌惮地扭曲民意。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