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敏Amin Iskandar·有异见别说出来

2018-04-05 11:12

阿敏Amin Iskandar·有异见别说出来

旅游及文化部部长纳兹里则骂郭鹤年是懦夫,并挑战他上阵大选。郭鹤年否认部落客的所有指控,但是部份巫统右翼领袖认为内容是“真实”的。如果有了这项法令,是否能够采取行动对付针对假新闻发言的部长?

政府仓促通过反假新闻法案,甚至引起银行家纳西尔在Instagram上留言,敦促政府必须提前进行详细的辩论。

广告

他是首相纳吉的胞弟,他在3月29日写到,即使本身反对假新闻,该法案也必须得到深入的研究,因为它涉及宪法所保障的个人自由。

为了确保该法案能够迅速通过,政府甚至把上议院会议提前,一般上,上议院是在下议院休会后才进行的。

仓促的举动引发民众的质疑,为什么要在第14届大选即将举行前通过该法案?

如何确保民众能够辨别“未经证实的消息”是假新闻?而散播者将会受到严惩?

通讯及多媒体部副部长再拉尼说未经政府证实的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就是假新闻。

这意味着,所有在《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经济学人》和其他报章和杂志刊登的新闻,都会被大马政府视为假新闻。

广告

律师和社运人士对该法案表示担忧,尤其是第4(1)条文阐明“任何人,无论是通过任何形式,在知情的情况下制造、提供、出版、印刷、派发、传递或散播任何假新闻,或印刷任何含有假新闻的刊物,只要其中一项被定罪,将可面临不超过50万令吉罚款,或监禁不超过10年或两者兼施,持续犯罪者,将会面临每日3000令吉罚款,直到停止做出该行为为止。”

但是,在该法案于3月29日进行二读时,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同意将10年的监禁刑期降低至6年。

把监禁刑期从10年降低至6年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监禁还是监禁”。

若政府制造假新闻又将如何?

广告

该法案的辩论,还把一位巫统资深领袖,也是部长级的政府顾问拖下水。

政府社会与文化事务顾问莱士雅丁促请民众提出意见,因为该法案一旦通过,将会对民众的生活带来深远的影响。

如今,莱士雅丁的言论越来越响亮,他认为该法案将对政府、非政府组织和个人产生广泛的影响,并将加重警方和检察机关的工作。

“‘不正确的新闻’的定义——它是什么?”莱士雅丁在推特上提问。在这之前,莱士雅丁也质疑,如果政府制造假新闻,那又将如何?

这让我想起了一位远在英国的部落客,指控富商郭鹤年将在来届大选通过行动党推翻国阵。

在回应这篇文章时,巫统领袖如达祖丁就警告郭鹤年不应该忘本。

旅游及文化部部长纳兹里则骂郭鹤年是懦夫,并挑战他上阵大选。郭鹤年否认部落客的所有指控,但是部份巫统右翼领袖认为内容是“真实”的。

如果有了这项法令,是否能够采取行动对付针对假新闻发言的部长?

实际上,大马本身已经有很多限制言论自由的法令,并导致民主国家的人民应享有的自由被剥夺。

此外,大马人也不像先进国家那样享有媒体自由,多元的观点在先进国是不会被视为一种“邪恶”的。

试想像,在2018年,如果我们购买的主流报章或打开电视,民众接收的新闻都是“单方面”的,即来自政府的指示。

例如,主流媒体的新闻在大选竞选时期,只报道一个政党的新闻,这会让选民产生疑问是否衹有国阵出来竞选?

如果私人媒体没有提供一个平衡的报道,我们根本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他们需要遵从背后出资者的意愿。

他们衹是违反了必须提供平衡和公正报道的新闻职业道德。

但像大马广播电视台(RTM)这样的媒体,在处理新闻上就不应该出现偏颇,因为他们使用纳税人的钱。

纳税人就是大马人民组成的,他们来自多元的政治背景。因此RTM有必要公平报道所有政党的新闻,而不是只报道国阵的正面消息。

因此,网络成为大马人获取反对党消息的主要媒介。更重要的是,智能手机已经非常普及了。

但这些唯一能够自由获取讯息的方式,将会随着反假新闻法而消失。衹要我们还是大马人,我们就得受到这项限制和束缚。

换句话说,如今的政府只希望传送给大马人的讯息,是来自政府的讯息。我们将不再有机会,从其他来源处获取讯息。

如果你的观点与政府不同,请将其保留在“脑”

中,不要通过WhatsApp书写或分享你的心声。要不然,等待你的将会是50万令吉罚款和6年监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