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 土团解散,断臂还是砸脚?

2018-04-06 10:32

郑丁贤 ‧ 土团解散,断臂还是砸脚?

土团解散,它的影响并非单一的,而是在不同选民区块,产生不同的正面和负面作用。究竟它砍掉了希盟的胳膊,还是砸坏国阵的脚,还得看双方在往后短短几个星期的策略操作。

土团党被勒令暂时解散,让选举局面风云激变;这一举,究竟是砍了希盟的手臂,还是国阵砸了自己的脚?

广告

先说明,所谓的“暂时解散,可以在30天内上诉。”在选举即将举行之际,这已经没有意义,一切都已成定局。

这也表示,马哈迪和慕尤丁今后不能再以“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PPBM)的名义进行活动;而大红花的标志,或已是明日黄花。

对经营了一年半的这个政党,的确是一次重大的打击。而眼前的焦点是,土团被解散,对选举将产生什么影响。

旅游部长纳兹里认为,土团党是蚊子党,不会对国阵有任何影响。

这个看法是3分熟的牛肉,多数人都啃不下去。在选举之前,尽管没有人高估土团党可以取代巫统,但是,严肃的观察者也断断不会低估土团党是蚊子党。

纳兹里大而化之的说法,信不过。

广告

土团解散,肯定冲击选区。在目前阶段来看,我认为对国阵和希盟都有正面和负面的效应。

首先,很多选民会认为土团遭到不公平的对待,乃至被逼害,因此更加同情马哈迪领导的斗争。

这些选民主要是在野党的支持者。

但是,也会有一部份的中间选民,他们对马哈迪没有好感,原本准备投废票,或给国阵一个机会;然而,看到土团党的遭遇,激发他们内心的“公平”认知,而产生新的意志,而要把票投给希盟。

广告

一些华印裔选民也会放下对土团作为单元族群政党的戒心,也放宽对马哈迪的负面印象,以致支持蓝眼旗下的土团候选人。

此外,土团解散,也逼得土团成员放下本位主义,不能再以强势姿态,试图主导希盟。土团放软身段,反而可以加强希盟成员党的融合。

而希盟各党统一使用蓝眼,有助于塑造一个团结和强大的形象,进而能够和国阵匹比。

这么说来,岂不是帮了希盟一个大忙,砸了国阵的脚?

这倒也不然。

土团被解散,固然会加强城市选民、华印裔选民,以及中间选民对希盟的向心力,但是,这3个选民区块原本就已经是希盟的票仓,虽然会扩大,但是,空间已经不多。

但是,土团被解散的效应,对乡区选民,特别是马来大后方选民,效果截然不同。

土团是以马来人政党现身,它打出马来族群主义的口号,以保护马来人利益为使命,目的就是要抢巫统的票仓。

加上马来民族主义者马哈迪的领导,在在告诉马来民众,它比巫统更加能够保护马来人的权益。

这也是公正党20年来未能打入乡区马来社会的主要原因。公正党作为多元种族政党,带有平等理念的色彩,在城市和华印裔有吸引力,但是,在马来乡区缺乏说服力,没有市场。

巫统并不担心公正党,因为它的主战场的对手不是公正党,而是土团党。

巫统和土团都是奉行马来人主义的意识形态,对正乡区马来社会的口味,这就产生了竞争性。

大红花用了1年半的时间,成立了基层组织,制造了口碑,产生能见度,加上马哈迪的魄力,对巫统多少形成威胁。

而一旦披上蓝眼的罩衫,土团的形象也被淡化,对巫统的马来大后方选区,压力解除不少。

土团解散,它的影响并非单一的,而是在不同选民区块,产生不同的正面和负面作用。究竟它砍掉了希盟的胳膊,还是砸坏国阵的脚,还得看双方在往后短短几个星期的策略操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