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本土牌的哀与愁

2018-04-07 16:29

何俐萍‧本土牌的哀与愁

爱砂拉越,把砂拉越当家该是砂拉越人与生俱来的情感,不会刻意渲染,更不会动轧把爱挂在嘴边。在情感的表达上,砂拉越人更趋於含蓄保守,他们会在一些课题和事项上通过言语和行动的表达,流露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特别关爱,但不会以爱之名作要胁,更不会让人感觉这份爱是带有侵犯之意,夹杂咄咄逼人的窒息感。

我相信,作为砂拉越人,没有一人会说,他不爱砂拉越,不把砂拉越当家。

广告

爱砂拉越,把砂拉越当家该是砂拉越人与生俱来的情感,不会刻意渲染,更不会动轧把爱挂在嘴边。在情感的表达上,砂拉越人更趋於含蓄保守,他们会在一些课题和事项上通过言语和行动的表达,流露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特别关爱,但不会以爱之名作要胁,更不会让人感觉这份爱是带有侵犯之意,夹杂咄咄逼人的窒息感。

不管你是伊班人丶比达友人丶马来人丶华人,还是连许多砂拉越人都无法清楚分辨的土著,尽管肤色丶语言和文化都大不同,但相互包容,在融合之中展现和谐友好的特质,是砂拉越人的共性。彼此意会,但不会刻意言传。

即便近年自主意识的抬头和高涨,砂拉越人在据理力争的同时,也绝不恶言相向,而是站在理性和法律的基础上,结合政治势力的壮大,设法把失去的,被长期侵蚀的逐一要回来。理性的砂拉越人都明白,被刻意漠视和忽略的主权在索回和谈判的工作上,要走的绝对是一条漫漫长路,而且还需取决予联邦之间的利害关系,砂拉越掌握的筹码越多,联邦政府在政治需要上愈是依赖东马的奶水哺育,联邦即使不情愿,也得笑着学习渐渐放手。

最近,在脸书的世界不断看到有人表白对砂拉越的爱,强调以砂拉越为荣。砂拉越人当然要爱砂拉越,也要以砂拉越为荣,但进一步探究,霎时明白,这是配合大选的节奏所说的政治语言,也是政治版的爱的宣言。这份爱甚至痴狂到宛若“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的境界,不能忍受听到批评的声音,只要有人站出来提出质疑,诸如“见不得砂拉越好”丶“就是效忠马来亚”丶“滚出砂拉越”这类恶言恶语立刻蹦出。

更恶劣的是,俨如文革时期的清算招数也被搬到当今的网络时代,被“清算”的对象虽然没有被拖上街,头绑写满辱骂字眼的布条,当街被围满的人群唾骂踢打,但在网络上同样遭到被“株连”几代的抹黑和贴上种种标签的对付。以各种不堪的字眼极尽羞辱,目的就是要让被“亲算”的对象尊严扫地,颜面荡然无存。这些躲在暗角拚命放冷箭的人自以为高明,犹如小人的行径却让人直打寒颤。

2011年的砂拉越州选举,以满口粗言秽语在政党蹿红的某政党普通党员,在砂拉越助选期间因为口不择言而引起本土政党的公愤,怒斥在他们眼中是马来亚政党的行动党是把粗口文化引入砂拉越的最大帮凶,更义正言辞说,绝不容许这片净土受到丁点的污染。当年,这个本土政党虽然没有因为抨击粗口文化而为它挽回劣势,但最低限度在普遍民众的心中,它还是有风骨的政党。

广告

应对网络时代的需求而发动网军攻势是无可厚非,但为了打击对手而采用当年自己口口声声鄙视的粗俗和抹黑手段,这和当年默许用粗口政治秀来踩低对手的政敌,岂非是五十步笑百步?

砂拉越今天还实实在在的是马来西亚的一部份是不能否定的事实,在地域上也确实存在东西马的区别。但若因为要塑造砂拉越至上而刻意制造对马来亚的排外心理,它不会凸显你有多优秀和高人一等,而只能让人为你走不出大格局而嗟叹。

打本土牌是策略上的必要,也是可以吸纳选票的武器,倘若因为要鼓吹本土情意结而不择手段鼓动仇恨和排外的情绪,这对砂拉越绝对没有好处。

这篇文章会不会因为刺激仇视马来亚分子而让我又一次招惹来网络霸凌?我当然希望自己的预测失准,但若不幸言中,我必会有若有所失的怅然。我爱砂拉越,但我痛心看到政棍为了达到打压对手的目的,而舍弃曾经对正直的坚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