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统一标志竞选利与弊

2018-04-07 22:16

希盟统一标志竞选利与弊

这是自独立以来,反对党阵营首次以统一标志参选,也是行动党创党以来,首次没有在“火箭”标志下竞选。

在经过一系列协商,以及希望联盟标志注册申请迟迟未获批准,加上土著团结党被暂时解散后,希望联盟4党终于达成共识,决定在本届大选中,在大马半岛使用公正党的“蓝眼”标志竞选。

广告

这是自独立以来,反对党阵营首次以统一标志参选,也是行动党创党以来,首次没有在“火箭”标志下竞选。

在过去,如1990年大选的人阵、1999年大选的替代阵线,以及2013年大选的民联,都曾经提出以统一标志竞选的建议,但最终都无疾而终。

希盟领导层说,希盟这次使用公正党的“蓝眼”标志参选,加上之前的共同首相人选、共同宣言、议席分配,说明希盟已经作好准备,取代国阵入主布城,因为希盟在这之前,被许多人视为只是各自为政和同床异梦的一个政治联盟,但如今盟党都放下本身的情意结和分歧,在改朝换代的大前提下,希望能藉统一标志参选完成变天的临门一脚。

火箭作出“牺牲”和妥协

希盟这次同意使用共同标志参选,关键在于行动党作出“牺牲”和妥协。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解释,行动党同意“牺牲”不用火箭标志参选,是要希盟使用统一标志,与国阵一决高低。

广告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则说,行动党在本届大选不在大马半岛使用火箭标志上阵,并非失去尊严,而是为大局着想,并强调这是一项痛苦与伤心的决定。

他指出,为了改朝换代,重建家国,行动党必须作此痛苦的决定。

他说,第14届大选是改朝换代的良机,行动党不仅要确保所有行动党候选人获胜,也要确保所有希盟成员党的候选人胜出,以便至少取得简单多数席位入主布城。

不用火箭非牺牲是策略

广告

然而,行动党不用火箭标志,其实并不是牺牲,而是策略,目的是希望可以借此争取更多马来选民改变他们对行动党的刻板印象。

一直以来,马来人都视行动党为一个沙文主义的华人政党。马哈迪在担任首相时,经常措词严厉地批评行动党鼓吹华人种族主义。直到和伊斯兰党结盟后,在伊党的协助下,不少马来人才改变了对行动党的观感。

结盟敦马稳住马来票

可是,自和伊党决裂后,伊党的支持者再次把行动党视为反伊斯兰和马来人的政党,虽然有诚信党为他们说话,但毕竟该党在马来社群,特别是传统乡村地区的影响力,和伊党相比还有一段距离,因此林吉祥父子才会和马哈迪结盟,希望借此稳住流失的马来选票,甚至渗透垦殖区。

这是一石二鸟的策略,在争取更多马来人支持的同时,行动党也希望能借此说服选民支持希盟,达到改朝换代的目标。

但行动党领导层的这个决定,是否会像他们所评估的这样乐观,可以巩固原有的票源,而且其候选人还可以因为以“蓝眼”旗帜上阵而得到更多马来选民的支持呢?

事实上,不是所有行动党领袖、党员和支持者都赞同该党弃用火箭标志上阵的决定。

火箭创党元老不认同

该党创党元老曾敏兴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我觉得很灰心,我们(行动党)一直以来都在用这个标志来斗争及争取(权益),火箭的标注,其实代表的就是行动党的立场。”

他表示不解为何该党中央委员会会有相关决定,并强调,无论遇到甚么情况,行动党都应该要继续使用火箭标志。

他认为,这决定会使老一辈的支持者产生混淆,甚至会担心在来届大选看不到这标志了。

若无法安抚不满或弄巧成拙

另外,行动党领袖有关不用火箭党徽是因为担心马来选民抗拒的说法,也让支持行动党的华裔选民难以接受,因为他们支持火箭,就是希望行动党能够落实承诺,打造公平与平等的大马,但现在却说为了拯救国家而主动放弃,让支持者难以释怀。

行动党领导层也深知曾敏兴“灰心论”产生的影响,因此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亲自和他见面并向他解释,获得曾敏兴的体谅和支持行动党使用共同标志参选。

如果无法安抚这股不满的情绪,并导致支持者特别是老一代的选民看不到火箭的标志,在混淆的情况下投错党的话,行动党弃用火箭标志的策略,就会弄巧成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