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土团泡沫 蓝眼策略 政治蓝海

2018-04-08 13:49

郑丁贤·土团泡沫 蓝眼策略 政治蓝海

技术上,土团仓促成立。或许在仓促之下,导致它在程序上本末倒置,包括先建立了上层结构,召开中央大会;日后才来建构底层,成立和召开支部和区部大会,违反了社团注册法令。

国会解散之后,竞选正式开跑之前,有新的发展,值得探究。

广告

1.土团泡沫化

这其实不算诧异。不管是从技术层面,或是从政治发展的角度,都显示它只能是政治泡沫。

技术上,土团仓促成立。或许在仓促之下,导致它在程序上本末倒置,包括先建立了上层结构,召开中央大会;日后才来建构底层,成立和召开支部和区部大会,违反了社团注册法令。

此外,它的青年团和妇女组也绕过法令而行。当然,很多人认为社团注册局应该放宽条件,允许土团有机会在选前进行弥补。这是另一个话题。

用逆向思考,如果社团注册局没有把土团解散,它又能存在下去吗?

土团的成立,是基于一种临时(adhoc)需要。它要推翻纳吉的企图,大过它要成为一个正常的政党。

广告

我的意思是,任何正常的政党,都有一个长远的政治斗争方向,也有一个政治理念的支撑。

而土团,它是马哈迪为了推翻纳吉而设立的一个工具,或是躯壳。马哈迪,加上慕尤丁和慕克力,他们曾经尝试在巫统内部推翻纳吉,在发现此路不通,反而被驱逐出巫统之后,才成立土团。

在政党的宗旨上,它和巫统没有甚么分别,是从马来民族主义出发,为马来族群和伊斯兰而斗争。在群众基础上,它和巫统重叠,争取的是主流保守马来群众。

问题是,两个同质性很高的政党,较劲之下,能够生存的,必然是历史悠久,掌握权力,资源充沛的那一个;所以,胜出的还是巫统。

广告

土团在全国未能掀起风潮,声势远远不如当年东姑拉沙里的四六精神党,以及安华的烈火莫熄运动。

当然,马哈迪没有输完。他的成功之处,就是打击了纳吉的形象,让纳吉的个人支持率,跌到新低。

然而,马哈迪并没有严重打击巫统。主流马来民众不满纳吉,以及纳吉的一些政策;但是,看不出他们会因此背弃巫统,而土团也不可能取代巫统的地位。

既然不能击败巫统,自然也无法打倒纳吉。

选前,看不到土团的未来;选后,土团也不会有未来。

或许,马哈迪预先看到了这个结局。所以在土团被解散之前,已经声明要用蓝眼来竞选。

这是借壳上市的做法,借公正党的躯壳,来延续他的议程。

2.蓝眼策略

反对党共同使用公正党的标志参选,当然都有背后本身的需要和目的;但是,总体而言,这是一次正确和进步的做法。

在品牌学上,希盟4个政党,选民看得眼花缭乱,不知如何鉴别。更大的问题是,每一个政党,只能涵盖一个区块,行动党是华人区块,公正党是城市多元区块,土团是反纳吉的马来区块,诚信党是叫好不叫座的进步伊斯兰区块。

用个别的标志竞选,很多选民看了没有信心,也看不到它们对抗国阵的可能。

而使用一个标志,让选民看起来像是一个1,大过4分之1;信心也会增加。

当然,个别政党会有疑虑。像是一些老火箭,不能没有火箭的烟硝味,但是,他们属于反对阵营内的最忠实反对者,即使含泪,也还是以反对国阵为前提,接受蓝眼。

而很多马来选民看到火箭而避之,而今行动党披上蓝袍,冲淡了火箭的色彩,有机会扩大马来市场。

土团被解散,别无选择,何况,它使用蓝眼,也可以吸引多一些华印裔选票。

诚信党能见度太低,用本身旗帜去竞选,选民还以为是斑马线的标志。

在大马的政治光谱上,公正党是在中间,既非种族主义,也不是宗教主张,它的涵盖面较广,空间也很大,只要它的内部团结,约束投机主义,走出城市,未尝不是一片政治蓝海。

3.政治蓝海

经济学和行销学的“蓝海策略”,是指企业和国家应该避免在已经饱和的市场(红海),以低技术,低价格进行割喉战,而应该开拓新的市场(蓝海),创造新的价值,追求更高的收益。

放在政治,何尝不是如此!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