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雪翠 ‧ 【“酷”儿魔妈】老师,再见了

2018-04-10 13:51

许雪翠 ‧ 【“酷”儿魔妈】老师,再见了

在我们的心脏依旧跳动时,我会去找您。到时候,您能再给我讲一堂课吗?马新华社也好、大马华商也可以,或是籍贯乡团组识结构也行。只要是您说的,我都会认真听。如果您累了,我们就不说这些,说说天气,谈谈政治,都可以。

脸书加了您,我像个孩子,手舞足蹈:“老师向您问声好啊,我是雪翠,终于在脸书加到您了,真高兴!”您简短的回复:知道。同学们都会告诉我你的近况。我便像个回到教室的学生开始吱喳:“老师我们上一回活动见面,竟然已经是一年前了,时间真的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广告

小禹唤我,放下手机处理好他的功课再回来,荧幕上跳出一行字,同样简短:我的近况是心脏可能随时停止跳动。我愣住。急了:“怎么会这样啊老师?是血管栓塞之类的吗?不能手术吗?能吃药吗?”线上的您回了:什么都不用做了,这是好多年前药物治疗的副作用。你也不要太紧张。生老病死是必经的道路。起码我现在确知要抓紧时间,开始道别。

好,我不紧张,我不紧张。“老师,我是不是也要先跟老师道个别?老师再见了,一路走好!恭喜您参加人生毕业典礼,这一期生命圆满完成!”哈哈,您笑了:好啊雪翠,今天加你,就是因为关心你,也要跟你道别。我也要谢谢你,你的文章很感人。加油。再见。

我会的,我会加油的老师!您看不到,荧幕这边的我的泪水,已经扑簌簌流下。您面对死亡尚且如此淡定从容,知道心脏随时当机,还爱护着掂记着学生,亲自前来道别,临别前再三鼓励,你要加油啊孩子。

您说,我能不深深被触动吗?

严格来说,我还不是您的学生。那些年,走进象牙塔的我年轻随性,只懂风花雪月,选课专挑诗词戏剧马华文学,严肃的华人社会和华商、中国通史这样的名堂的课,避之唯恐不及。因为这样,没选上您的课,旁听倒记得有那么一两次。

重遇的美好

广告

时刻活泼爱玩的我,串老师们办公室门子,都闹着大声笑,人家都说中文系上,讲师教授和学生打成一片跟别的系不一样。唯独走进您的办公室,总不自觉正经八百起来,一个玩笑都不敢开。您一直都那样严肃。

很多年后从跟你熟络的学弟口中听说了,您严肃但为人正直又慈爱。我想我真的错过了。

去年的活动,我们因为要讨论一些细节,提早集合。在那小小的会议室里,约略谈罢,便和另一位前辈一起吃着饭盒午餐。席间主办单位还送来了客家传统糕点,没记错叫“粗叶粄”,咸咸香香的,于是我们谈起您离开中文系后的这些年,都在乡团耕耘着,您说,进入乡团,从前学术研究乡团跟亲入其中,还真不一样。我们吃着聊着,那真是个美好的午后。我重遇了我的老师。

在我们的心脏依旧跳动时,我会去找您。到时候,您能再给我讲一堂课吗?马新华社也好、大马华商也可以,或是籍贯乡团组识结构也行。只要是您说的,我都会认真听。如果您累了,我们就不说这些,说说天气,谈谈政治,都可以。

广告

像《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里诲人不倦的老师墨瑞那样,面对着死亡,您勇敢对待,前来跟学生道别的这样的从容和智慧,我一定牢牢记着。我也会跟孩子们说,妈妈有一位这么勇敢的老师,说您的故事给他们听。是的,人生避得开的人和事很多,避不开的生老病死也就无需躲了!谢谢您,老师,请带着我的祝福跳动您的心脏到最后一刻。如果来不及见,就这样吧。

老师,再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