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亚依淡的两边风景

2018-04-11 10:44

郑丁贤·亚依淡的两边风景

在华人的政治激情比较沉淀的此刻,要把魏家祥的华人票再往下拉低,逻辑上难行得通。行动党只能期望“马来海啸”。刘镇东作为马来海啸的倡议人,他自己是最佳的实验者,而亚依淡可以作为马来选民为主(58%)的选区,正是适当的实验室。
魏家祥对垒刘镇东,或许是亚依淡华人的两难。(图:星洲日报)

到了亚依淡,记得去尝尝永平的福州菜,以及西刀鱼丸。

广告

我到了永平,正是正午时分,这家没有冷气的福州餐馆,已经座无虚席。只有一张大桌还有空位,我问桌中男子是否能够“搭台”,他爽快的答应了。

他即刻认出我是谁,然后问我是来了解亚依淡的选情吗?

“是的,来看看刘镇东挑战魏家祥。”我笑着回答。

我问他永平的华人如何看待亚依淡的魏刘之争?

“双方都有支持者。魏家祥在这里10几年,做了很多工作,又是部长,帮了华社很多忙;而刘镇东是行动党的大将,表现也不错……“亚依淡人,这一次很难选。”

他给了我一个不确定的答案,这或也是亚依淡华人的两难。

广告

上届大选,在华人票一面倒的情况下,魏家祥还是获得30%的华人票;以马华的水平,算是标青。

在华人的政治激情比较沉淀的此刻,要把魏家祥的华人票再往下拉低,逻辑上难行得通。

行动党只能期望“马来海啸”。刘镇东作为马来海啸的倡议人,他自己是最佳的实验者,而亚依淡可以作为马来选民为主(58%)的选区,正是适当的实验室。

行动党的算盘,只要赢得85%的华人票,30%的马来票,就可以创造亚依淡的历史,甚至改写柔佛历史。

广告

x x x

我走出永平,也离开了华人集中区。

到了亚依淡镇,这里以陶瓷产品著名,店铺和路边摆卖的陶瓷,充满马来和中东风格。

陶瓷之外,亚依淡也是各种商品的交易中心,其中有一个特色,马来家庭如果办喜事,可以在亚依淡一站式的找到所有需要的东西,从印刷请柬到新娘服装手饰,一应俱全。

亚依淡镇的马来市场生机勃勃,也洋溢了爪哇风情。环绕亚依淡镇的是几十个爪哇裔马来人的甘榜,在这里,parit(水道)就代表村子。

早年,爪哇人移民到马来半岛,很多在柔佛内陆落脚。他们的祖先以耕种为生,于是挖掘水道,进行灌溉,久而久之,水道和水道之间,成为不同村子的界线。

我听说在亚依淡镇附近的Parit Samoen有活动,于是从亚依淡镇出发,一路上经过不同的parit,看到家家户户都是砖瓦屋,一些还是崭新的双层独立洋楼,而不是亚答木屋,有者门口还停放着外国品牌的轿车。

Parit的经济型态多数是小园主经济,村民拥有本身的土地,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爪哇裔马来人特别团结,村民以清真寺为社区中心,过着互助的生活。一路来,他们也是巫统的坚定支持者。

亚依淡的实马廊(Semarang)州选区,被视为巫统的堡垒。上届大选,魏家祥在这里得到80%马来选民的支持。

和parit的居民聊起Kah Siong,大家都不陌生。

“如果有活动,他都会来参加,也会帮助我们的需要。”

不管是伊斯兰党、公正党、土团,或是诚信党,都无法深入parit。如果没有基层组织,阡陌之间,根本不知从何着手。

从一个parit到另一个parit,我迷失在其中,费了一翻劲,才回到亚依淡镇。

而参选的政党,如果在parit没有组织,未能长期经营,也只能迷失在里头,一筹莫展。

x x x

入夜,回到永平。这天是周末假期,又逢清明,永平的街道,比平常更热闹,来往的是居民,以及从吉隆坡和新加坡回乡的游子。

行动党在永平举办政治讲座,党内大将和名嘴齐集,吸引了上千的永平人聆听。

扩音机放大了演讲者的音量,抨击国阵政府,数落魏家祥,一些热情的听众,回以掌声和支持口号。

永平,开始升温,热闹。

而在parit地区,已是平静的夜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