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柔王储与马来海啸

2018-04-11 10:48

惟诚·柔王储与马来海啸

国会在上周六(8日)解散后,向来行事高调的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突然在南方之虎的脸书专页中发出一篇题为《我的坦率意见》之帖文,除了劝请选民“不要换掉引擎还好的船”,还用了极多的文字,以不点名的方式严批希盟领袖马哈迪,形容后者“阴险如蛇”、“破坏巫统”、“带头引入贪腐”。

国会在上周六(8日)解散后,向来行事高调的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突然在南方之虎的脸书专页中发出一篇题为《我的坦率意见》之帖文,除了劝请选民“不要换掉引擎还好的船”,还用了极多的文字,以不点名的方式严批希盟领袖马哈迪,形容后者“阴险如蛇”、“破坏巫统”、“带头引入贪腐”。

广告

王储的帖文一出,迅即引发舆论争议,甚至因而引起马来网络社群的不满,纷纷在帖文中留言批评王储。

由于马来网民对王储的言论表现得不认同,令希盟领袖和支持者暗喜,因此无论是被批评的马哈迪,还是其他希盟成员的领袖,都对这篇帖文和王储观点不以为然,甚至有更多的华裔支持者觉得,马来网民的反应,足以证明马来海啸已在逐渐成形,希盟在本届大选中夺取联邦政权指日可待!

实情,是否如此呢?其实,这件事让我想起一套传播理论:回音室效应。这套理论的概念很简单,即指意见相近的观点,在封闭空间中一直重复,令身处当中者觉得这已是事实的全部。

电脑或手机的搜寻结果记录(cookies)和网络媒体的动态汇总(news feed)等数据运算设计,让脸书等社交媒体能即时推送网民喜欢看、愿意看,甚至有倾向想看的内容,令网民吸收的资讯越来越单元,因此在传播学界眼中,社媒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而回音室效应的出现,会让网民拥有“事实已在眼前”的假象。相同的,在王储“船长与引擎论”中,马来网民的回应,会让原已曝露在大量对在野党有利讯息的希盟领袖和支持者,诠释为马来社会在酝酿反巫统的假象。

这种情况,就好像坊间在2013年全国大选、2011年砂州州选中,按出席政治讲座的汹涌人潮和激昂氛围,来断定民联能实现换政府愿景的情况一样。你可能会问,那实情是什么?实情就是,能够浏览脸书、会频密跟贴、懂得灵活敲打键盘、能流畅表达意见,甚至懂得洗版的马来网民,多是马来社会中,思想比较先进的城市居民或半城乡的年轻居民,根据城市化人口统计,他们仅占全国马来选民中的34.6%,就算全投希盟,也难以激起马来海啸。

至于剩下的65.4%,皆为居住在乡区和垦殖区的马来选民,由于身处郊区,对网络讯息较不敏感,所以城市网民对王储的回应未必送达,自然也未必会参与发表。这些群体才是目前朝野争取的票源,也是马来海啸的震源,而殿下的帖子,显然就是要写给他们看的。王储作为王室成员,不能召开记者会,但殿下只要发帖,媒体就会争相报道,因此这些内容仍可透过电视、电台和平面媒体送达全国乡区,巫统甚至能以王室观点之名,将其发给各地村长,让此“君意”得以发酵。

广告

传统马来社会对马来王室的忠诚,以及对统治者的敬畏,是促使柔州王储的这道“君意”,能够影响传统马来民意的隐性诱因。这个诱因,恰恰就是因为社交媒体这个封闭空间,而难以被身处在回音室内的希盟支持者发现。更何况,王储是通过州足总专页发帖,更在文中写明是个人的坦率看法,殿下甚至在言论掀起争议后,在专页里张贴了“不一样,没关系”的图片,表明是否受教悉听尊便,而这种举动会让一些原支持马哈迪的社区领袖,因王储的言论产生动摇。

众所周知,希盟在此次的大选中,攻陷布城的愿景是否能实现,有赖于马来海啸的形成。以目前的选区划分,若马来海啸能够出现,则国阵反而是拿了石头砸自己的脚,让希盟能够一战而成强势的执政联盟。当然,马来海啸是否能如希盟所打的算盘般,通过马哈迪元素推进,还是言之过早,然而,柔州王储的一席话,却有可能收窄马来海啸的发生机率,因为君意向来是马来政治上,不可忽视的关键元素之一。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