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连的土地有界限-西加里曼丹风土人情(中)‧ 举头即见神明 ‧ 千庙之市,香火延绵数代不绝

2018-04-16 08:20

相连的土地有界限-西加里曼丹风土人情(中)‧ 举头即见神明 ‧ 千庙之市,香火延绵数代不绝

西加里曼丹(简称西加)的华人历史,可以追溯到1740年前,学者曾在一个叫Montrado的地方发现一块华人墓碑,上面刻着“乾隆十年”(1745年)的文字,这个铁证,证明那个年代,西加已有华人活动的足迹。
山口洋的庙宇文化兴盛,三步一小庙,十步一大庙,华人虔诚上香膜拜神明,祈求平安及财富。(图:星洲日报)

从砂拉越古晋,一路坐车抵达西加里曼丹的山口洋,见识一路上经过的大大小小庙宇。

广告

这些庙宇,有的巍峨雄伟,富丽堂皇,有的外观只是一个简单的小堂或亭子,林林总总,山口洋“千庙市”之称,果然名不虚传。

山口洋三步一小庙,十步一大庙,庙宇的密集及数量之多,让人大开眼界,心中好奇山口洋客家人的神明信仰之发展经过。谈他们的神明信仰,这是一种民俗,山口洋的庙宇发展和神明信仰,涉及风土习俗及乡野奇谈,从中还可以略知山口洋客家人的迁徙历史、族群生活、经济活动、社会发展等。

西加里曼丹(简称西加)的华人历史,可以追溯到1740年前,学者曾在一个叫Montrado的地方发现一块华人墓碑,上面刻着“乾隆十年”(1745年)的文字,这个铁证,证明那个年代,西加已有华人活动的足迹。

18世纪中,部份中国南下的客家人来到西加一带,当时西加资源丰富,盛产金矿。南下的客家人,很快以刻苦耐劳及不断改进的开采技术,超越了其他族群,甚至客家人在寻找新的金矿点时,在山高皇帝远的情况下,客家人于新的据点建立自己的政治经济组织,并成立华人村社制度,这就是“兰芳公司”(1770-1885年)的起源。

想像那个年代,西加客家人生活环境艰苦,一切困难都要靠自己解决,成家立业之余,他们把精神寄托在神明信仰上,祈求神明的力量渡过难关。艰难的居住与工作环境,客家人需要神明的保佑,寄望可以消除业障、消灾延寿、家宅平安、衣食丰足、疾疫不临、求财得财、求子得子、有求皆遂、死后升天、长享极乐、光宗耀祖……相信这是促成庙宇兴盛及膜拜神明的最大动力。

山口洋居民结构虽然以华人为主,除了庙宇,也有不少清真寺及天主教堂,而且不同的宗教信徒彼此和睦相处,十分宽容。

广告

山口洋历史最悠久的庙宇是中央大伯公庙,1878年建庙,香火鼎盛,逢年过节更是香烟缭绕,鼓声咚咚响起。距离大伯公庙不到200米的地方,耸立一座历史悠久的清真寺,每天清真寺传来穆斯林念诵可兰经的声音,氛围颇为虔诚及肃穆,而大伯公庙和清真寺如今相近,不管是大伯公庙的烧香拜神游神,还是清真寺的可兰经祷告声,双方信徒都习以为常,两派宗教信徒,展现了彼此共存共容的包容心态。

恕德堂供奉道教神明。(图:星洲日报)

风水最好的山上庙宇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恕德堂,它距离山口洋12公里,位于一座灵山上,这是西加庙宇地势最高的庙宇,恕德堂居高临下,饱览优美风景,空气新鲜,风水颇佳,具灵气。驱车抵达此处,需要上山途经一段小路。

整个庙宇范围内共有3栋建筑物,其中一栋建筑物还是古香古色的木板建筑物,入口处只是一个小门,门上横额书“恕德堂”,门旁右侧楹联是“乾道高山巍有吉”,左侧楹联是“清德善果百花香”。入门后可以看到3个庙堂,分别是普善堂、乾清宫、三清宫,另有一个堂则在二楼,即干善堂。这些堂所安置的神明神像是道教神明。

广告

在恕德堂附近下方的建筑物是“灵山五福德宫”,这是一座改建过的崭新小庙堂,另一座在恕德堂上方的建筑物也是新建的“善见天金阙”,外观倒十分雄伟和堂皇。相比之下,恕德堂还保存原始面貌,显得古老而难得可贵,它保存旧时的木板建筑结构,浑身散发传统华人信仰文化,有一股令人觉得十分亲切与亲近的磁场。

恕德堂庙祝蔡金订已七十多岁,她从19岁开始吃素,带发修行,如今她年事已高,庙事渐渐转移她的侄女蔡氏处理。

她缓缓诉说上述3栋庙堂的建设经过,她的养父蔡天发(1926-1983)是一名乩童,在开山始祖兼蔡金订的姑丈钟恩茂协助下,蔡天发在1950年时代开始筹款建庙,并在起乩时,按照神明的指示,决定庙堂的设立位置与安置神位,1960年庙宇终于落成。

蔡金订在介绍恕德堂的历史及构造时,也拿出原本安置在橱柜的古老法器供我们鉴赏,这些法器是道士作法的器具,有木制双棒、宝剑以及各种符印等。蔡金订偶尔还会制符让信徒带回家贴门保平安以及供洗澡保身之用。

华人农历新年期间,山口洋各大小庙宇都以红灯笼及人造挑花布置,制造新年气氛。(蔡裕胜提供相片)

济公活佛堂附设老人院

庙宇除了是华人的精神寄托所在之外,有些庙宇更肩负著推动社会慈善与福利事业的功能,拥有重大的社会意义,比如山口洋市郊的济公活佛堂。

济公活佛堂建筑物外观新颖,雄伟堂皇,里面供奉济公、佛陀、十八罗汉、观音娘娘等,就在堂皇庙宇旁边,建有一排两层楼的建筑物,数名老人坐在走廊处,这个建筑物即是新明光老人院,是济公活佛堂附设的一所老人院,专门收容孤苦伶仃或无儿无女的老人。

这所老人院基本设备齐全,行动不便的老人住在楼下单位,还能行动自如的老人住在楼上。每间房间有4张床,有专人负责卫生与清洁工作,以及医护人员照料老人的身体及健康,老人院提供三餐、影视设备、健身房及图书馆,供老人们使用。

距离山口洋12公里的恕德堂建在一座灵山上,风水颇佳,可以鸟瞰山脚的整个平原。图为恕德堂入口处的一个旁门。(图:星洲日报)

黄氏家族海边建庙

位于Sungai Duri,距离山口洋以南,车程约1小时多的慈善门面临大海,其旁是一座水上屋子的村落。

慈善门不仅附设许多庙堂,供奉多个神明,而且庙宇土地上还建有人造假山、水池、大象、黑蛇、山羊、瀑布等假景。慈善门主庙是观音庙,其他附设神明包括拿督公、海龙王、明朝将军、释迦牟尼佛、四面佛、福禄寿三神、阴阳神、九天玄女、妈祖、茅山师傅,甚至还有庙祝黄石亮家族的黄祖宗及江夏宗祠。

众多庙堂展示神像或相片,黄石亮也将其家族的先人相片挂在堂内,希望获得神明的加持,保佑黄氏家族世代平安顺利。

65岁的黄石亮修道二十多年,三代都是庙祝,他在39岁时离开雅加达,回到山口洋,开始落实他的10年建庙计划,心中只有助人解脱,不求好处,希望善行可以传子传孙。

慈善门还有许多硬体设备需要改善维护,一开始建设开销、土地到以后的保养经费,很多时候是由黄石亮自掏腰包。

他说,除了信徒的捐款及香油钱,自己也私下出钱维持整座庙宇的日常运作,有钱就继续建造庙宇的周边设施,没钱就停顿,等有钱了再继续建设。

慈善门的妇女们也招待我们进入厨房,享用她们已准备好的免费素食。拿了几样菜色,搬了椅子到厨房外的走廊享用素食,吃进肚里的是满满的福报,觉得自己能够来到此处,见到黄石亮,从他的口中了解到庙宇的故事,然后吃一顿很有人情味的素食,心中很感恩。

慈善门的附设庙堂众多,还有许多人造景。(图:星洲日报)

郑和下南洋建三宝庙

华人庙宇的神明涉及佛教、道教、自然崇拜、祖先,也有一些庙宇的神明属于灵魂崇拜,将死去的人神化,比如中国明朝的郑和(1371-1433)。

山口洋的Sungai Rayu就有一座三宝庙,供奉郑和。三宝庙的外观只是一个简单的亭子,并没有建筑物的构造。庙内3个神龛供奉3个神明,前面有许多香炉,主炉为金属铁炉结构,上刻有“三宝公公”4个字,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物。

三宝庙庙祝蔡坤荣已六十多岁,从他祖先开始住在加里曼丹已有二百多年,他是家族的第六代。他说六百多年前,郑和来到加里曼丹做贸易,然后在Sungai Rayu立庙,并挖掘两口井,迄今仍为当地居民所使用。三宝庙前方是河,此河可通达大海,往上游处开船约60公里有采金矿地,因此被客家人祖先称为“南洋金山”。

三宝庙后面有一块巨石,巨石上有个据称是郑和留下的脚印痕迹。登上巨石一看,果然有一个貌似脚印的痕迹,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从济公活佛堂高处望出去的风景。(图:星洲日报)

参观庙宇,拜会庙祝

从砂拉越古晋至加里曼丹山口洋的路上,拜访了各种庙宇,即邦戛城中央大伯公庙、恕德堂、济公扶慈之家及新光明老人院、三宝庙、慈善门、高杯山蔡茂安大宅大伯公庙、山口洋中央大伯公庙等。

参观上述庙宇,各个庙宇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的特色。大部份的庙宇经过重建,外观显得华丽堂皇,飞檐斗拱,画梁雕栋,建筑塑像雕刻手艺精致,保留中国庙宇的建筑传统风格,在华丽包装下,又不矢古色古香的气息。

也有的庙宇外表简单朴实,它们多坐落在比较偏远的郊区,附近有丛林或巨大石头,这些庙宇或以一个有盖锌片遮盖,或只是住家旁的一座简单洋灰小堂。

三宝庙的3个神龛前放置许多香炉。(图:星洲日报)
慈善门负责人黄石亮讲述其家族故事。(图:星洲日报)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