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垦殖民主导三分一江山

2018-04-13 10:10

郑丁贤·垦殖民主导三分一江山

西马120个半城乡和乡区国会选区,将近半数有垦殖区,国阵上届赢了其中的85%。巫统深深了解,一旦失去垦殖民支持,就是政权岌岌可危的时候。反对党也知道,如果没有垦殖民的支持,布城还是遥不可及。
看似郊野,却有高度政治地位的垦殖区。

离开了柔佛中部亚依淡的水道村(parit),我往南下,目的地是柔佛东南部的乌鲁地不佬(Ulu Tebrau)联邦土地发展局垦殖区(Felda)。

广告

要了解柔州的马来政治,必须进入马来腹地,认识爪哇裔马来人群居的parit,以及马来垦殖民集中的Felda。大部份柔佛国州选区,都在阡陌纵横的parit,和园林覆盖的Felda之内。

政党角逐柔佛,先得争取水道居民和垦殖民的民心。

我出了南北大道,在乡区道路间辗转,才抵达Felda Ulu Tebrau。和一般垦殖区一样,在浓密的胶林和油棕园之间,出现一个小镇,一些垦殖民在街上购买日常用品,以及在简朴的档口喝茶聊天。

我加入卜厄拉末和他的朋友这一桌。他们对一个陌生华人的加入,起初有点不能适应,但是,天性的善良,以及对外界的兴趣,产生了破冰作用。

卜厄拉末年约50。他告诉我,在他还小的时候,跟随父母亲搬迁到这个垦殖区,政府提供了他们土地,种植橡胶。

敦拉萨年代,推行了垦殖计划,把乡下贫苦的人民,搬迁到政府设立的垦殖区,提供土地,清理森林,建立房舍,让他们种植作物,建立家园。

广告

卜厄拉末回忆说:“开始几年,橡胶树还没有收成,只靠一点津贴维生。我们一家6口,每天只有两餐,吃不饱,饿不死。

“慢慢的,橡胶开始有收成,我们有了收入,基本生活没有问题。

政府也在垦殖区设立学校,祈祷所,提供水电,铺建道路,生活才好转。”

政府也提供贷款、翻种、肥料、采收等便利,让垦殖民能过温饱安稳的生活。对于乐天知命的马来基层人民,这是他们追求的人生目标。

广告

这也让垦殖民感念敦拉萨,以及政府。从选举角度来看,垦殖民也都是国阵的坚定支持者,成为国阵的铁票群。

然而,时代的进展,让垦殖区也出现变化。垦殖民进入了第二代,接受中等或高等教育,接触外界的资讯,也在城市生活过,这使到以前单元的政治观,产生一些变化。

而Felda管理层近来的弊端,也激起一些垦殖民的不满,可能影响他们对政府的支持度。

过去,除了伊斯兰党在一些垦殖区设立组织,拥有基层,其它反对党几乎无法进入垦殖区。

“这一次,在一些村民协助下,土团可以来到垦殖区,和村民对话。不过,出席的村民不多,只有几十人。”卜厄的友人指出。

我在新山询问国会议员,也是Felda主席的丹斯里沙里尔,有多少垦殖民会转向支持反对党?

“人数很少。只有部份第二代垦殖民,因为城市化的影响,会不满政府。即使不满政府,也未必会投票给反对党。”

我问他:“FGV(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投资)的管理不当,股价下跌,难道不会让他们对政府失去信心?”

沙里尔回答:“这些问题都已经成为过去。我们重新整顿之后,一切已经回到正常轨道。”

纳吉起用沙里尔,代替形象差,纪录恶劣的末依沙;反贪会逮捕涉贪的土展局官员;土展局收回被私卖的吉隆坡黄金土地。一系列的行动,试图缓和垦殖民的不满。

去年以来,政府就陆续发放各种协助垦殖区的政策,包括减免贷款,房屋奖掖,生活补助等等,而在日前的国阵宣言,承诺注销垦殖民的翻种和购买FGV股票的贷款,给予每人5千令吉特别奖掖,以及翻种津贴。

巫统数十年来,在所有的垦殖区设立了支部组织,协助居民的同时,也通过各种活动,主导了他们的政治生活。

在柔佛的25个国会选区之中,13个有垦殖区,上届国阵赢了其中的12个,除了古来(华人占多数,垦殖民占少数)。而西马120个半城乡和乡区国会选区,将近半数有垦殖区,国阵上届赢了其中的85%。

巫统深深了解,一旦失去垦殖民支持,就是政权岌岌可危的时候。

反对党也知道,如果没有垦殖民的支持,布城还是遥不可及。

而卜厄拉末和他的朋友们,似乎没有感受到他们的关键角色;这个下午,就是闲聊家常,无关政治。

或许,他们已经习以为常,知道自己的选择。
 

沙里尔:垦殖民考量的是,谁能够改善他们的生活。(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