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阙.雨林

2018-04-13 15:04

黎子阙.雨林

父亲的教诲一直在他的耳边萦绕着,像是异色的梦境,虚幻却真实。

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湿气,也许是从他年少时期开始就一直不断进出雨林关系。那种雨林独有的湿气已经与他融为一体,成为密不可分的一部份。

广告

自他中学毕业离校后,他便跟他的父亲进入雨林采集山珍。

雨林里的山珍多为一些不起眼的草药、食物如臭豆、山榴梿及亚参果等。

他每日行走在相同的道路已经逾10年了,早已习惯。只见他步伐轻巧,身手敏捷像头猎豹穿梭在茂密的雨林中采集各种山珍。

“爸,最近怎么没捡到山榴梿啊,要是能捡到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他边收割亚参果,边问在另一边收割臭豆的父亲。

“上个月我们才捡了几粒山榴梿,怎么现在又想捡?山神算很眷顾我们,换作是别人,一年还未必捡到几次山榴梿呢。”他的父亲一直都是那么低调朴实的一个人,一心一意只想做好自己的本份。

“真的是这样吗?我听说前阵子,隔壁虎迪才在山里捡了几粒上好的山榴梿。”他把亚参果扔进竹篓里。

广告

“阿武呀,那是他们的命运,不是我们的,我们为何要跟他人比较呢?要是山神要眷顾我们,那他一定会让我们捡到的,不用急的。”

“爸,我们的篓子还没满,还要不要再上山多采一些?”阿武单手握着镰刀,看着他父亲问道。

“看来今天采的份量还是有点少,我们就再上山多采一点吧!”语毕,他重新把竹篓背好。

雨林里不时传来不知名鸟鸣的声音,猴子不时探出小小的头颅来张望他们父子俩。两父子并没在意这些小动物投以的眼光,只管继续前往他们的目的地。

广告

X X X X X X

安静不语的个性似乎遗传了他父亲的基因,一路把我们领上山的阿武怎么也不多说两句。不晓得是忌讳山神还是个性使然。

登山客也不知要如何打开话题,全程变得十分的安静。

“导游,请问我们还要多久才能抵达山顶?”较年幼的女孩开口问道。其实并不是女孩无法继续行走,而是在她身边的老婆婆似乎支持不住了,脸色惨白,汗流满面。

“要是快的话,十来分钟就可以抵达了。”阿武停下前进的脚步,回过头来不温不火地开口道。“要是有人不舒服,那我们先在前面的瀑布休息休息然后才继续爬吧,要是觉得不舒服,请不要勉强自己继续。”说完,他便让众人在前方的瀑布前停下歇息。

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再听雨林里传来的鸟鸣声。阿武在瀑布旁的一颗巨石上坐下歇歇了。

不同于平日在街道上听见的鸟鸣声,雨林里的鸟鸣咕噜咕噜地叫着让他觉得更有魔性。鸟鸣渐渐带他回到了那个时候,与父亲一同上山采集山珍的时候。

那时候的山珍特别的多,可如今气温上升,山珍已经不如从前的多,他为了生活不得不接下导游这差事。

要是父亲还健在,他倒是不会选择这种要面对陌生群众的差事来干,反倒会一直跟在他父亲身后默默采集山珍,可惜,父亲在那次采集后再也没有归来。

父亲的教诲一直在他的耳边萦绕着,像是异色的梦境,虚幻却真实。

“啊,导游,好像有人扭伤脚了,你可以过去看看吗?”一把清脆的大男孩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了。

他低头检视了对方的脚踝,红肿得很,看来扭伤得还蛮严重,是无法继续上山。

登山之旅在伤患决定送下山接受治疗的时候不得中断了。

待他们离开后,山林里冒出了一层薄薄的雾霭,隐约间他似乎看见一个古铜色的身影出现在雾霭后。等他再次回头定眼细看的时候,雾霭后已经没有什么人影,仅仅是一棵棵参天老树。

爸,是你吗?是你化成这座山的山神来守护我们吗?

他不能在这山林里久留,立即把伤患抱起送往山下治疗。雨林里再次恢复以往的宁静,似乎不曾被人打扰过。鸟鸣依旧传遍整座雨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