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疯狂政治的破坏力

2018-04-14 14:26

林瑞源·疯狂政治的破坏力

根据国家银行的调查,民众确实是财务拮据,超过75%受访者拿不出1000令吉应急。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发表的“无需换船论”也揭露马来低收入者的困境,一些网民回应王储的帖文说:老百姓购买日常用品钱所剩无几了,衣食住行都是靠他们辛苦赚来的。

这届大选比上届大选有更多的政治糖果,因此破坏力比5年前更大,包括政府的政治开支将激增丶影响2020年财政收支平衡计划丶损害民众心理层面和社会价值观。

广告

国阵在竞选宣言中为一马援助金加码,家庭收入3000令吉以下的受惠者今年将获得2000令吉援助金;家庭收入3000至4000令吉获得的援助金从900令吉增至1500令吉;家庭收入4000至5000令吉将获得700令吉的援助金。

政府今年共批准逾708万项申请,发出61亿2000万令吉的援助金。根据大马中华总商会社会经济研究中心的估算,援助金加码,需要附加42亿令吉,使开销达到100亿令吉。

此外,国阵承诺向每名垦殖民派发5000令吉的特别奖励丶注销他们的债务;花费14亿6000万令吉,为全国160万公务员调薪。

看守政府说,因为国际原油价上涨,所以有钱增加援助金,可是油价不可能永远上升。一旦油价下跌,政府也无法减少援助金;援助金逐年增加,将压缩发展开支。

不断增加援助金将让我们走上福利国的道路,但国家和人民却没有晋身福利国的条件。

因为过於相信援助金,麻痹了许多人的思维,政府还会致力於解决贫穷问题吗?受惠者恐怕也失去动力去改善经济状况,养成依赖的心理。

广告

根据国家银行的调查,民众确实是财务拮据,超过75%受访者拿不出1000令吉应急。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发表的“无需换船论”也揭露马来低收入者的困境,一些网民回应王储的帖文说:老百姓购买日常用品钱所剩无几了,衣食住行都是靠他们辛苦赚来的。

由此可见,马来中下阶层确实面对生活压力,民怨高涨可能导致巫统的支持者转向希望联盟。

除了派钱,国阵并没有办法降低高生活费,就只能举办大平卖活动,“一只鸡售价5令吉,5公斤白米10令吉(买一送一)”,但大平卖能举办多少场?

政府以各种数据来驳斥经济欠佳的说法,比如国人的出国开销比往年多,2015年在国外的消费410亿令吉。2016年增至460亿令吉,但这正突显贫富的悬殊。今年首季马赛地轿车售出3335辆汽车,比去年同期增长13.2%,却有人因为无法支付房租而流落街头。

广告

援助金将弱化穷人的意志和竞争能力,让他们更无法脱离穷困,更需要援助,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变成国家经济的顽疾。

派钱丶赠送礼物也已让大众衍生不劳而获的心理,举例来说,柔佛王储日前在新山地不佬永旺购物中心,赞助在场的民众每人最高3000令吉的购物金,引发“免费疯狂购物”,第二天网上假消息流传王储将莅临笨珍和居銮“赞助”子民购物,让数以千计的民众信以为真。政府为全国6万7000名德士司机提供800令吉添油补贴,也引起混乱。

上届大选,槟城举办多场免费吃喝和幸运抽奖,想不到这次大选有更多免费的东西,如果选票能够以钱来更换,国家的未来堪虑。

价值观的扭曲不是一时三刻可看到负面效果,却影响深远。试想想,若多数人皆有不劳而获丶坐享其成的想法,国家如何达到先进国宏愿;若接受“现金为王”的观念,还有多少人会抗议国家机构被滥用丶民主被侵犯?

大马人在这届大选追求的是甚麽,是民主自由,还是源源不绝的糖果?人们的底线又在哪里?

如果任由疯狂的政治摧毁正确的价值观和信念,我们无法想像国家的未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