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柔佛政治的吊诡

2018-04-15 13:30

郑丁贤·柔佛政治的吊诡

柔佛王室,以及柔州的建设成果,获得州内子民的认同;但是,在政治认同方面,许多城市居民,以及华裔州民走的却是另一个方向。柔佛王室和马哈迪依然还是势不两立,但是,政治上的敏感,或也会让王室更加迂回谨慎。这也是柔佛政治的吊诡。

柔佛州王储东姑依斯迈不是政治人物,但是,大选的热浪,将他席卷。

广告

上星期,他在脸书发表“引擎还能操作,不要换掉船长”的船论。

一天之内,有2万5千个赞,另外有1万2千个留言。有人统计,留言有80%不认同王储的观点,当中不乏尖锐的批评。

但也有人解释,舆论并不是一面倒。2万5千个“赞”是支持王储者,但他们并未留言。

而王储自己也说明,经过份析,反对他的绝大多数是外州人,而不是柔州子民。

几天後,王储提供100万令吉,让商场购物者疯狂采购3千令吉商品。

这一次同样引起争议。有人批评做法太夸张,惠及的对象也不对;但也有人说,王储是花自己的钱,怎样花是他自己的事。

广告

更有人解读说,王储一掷百万,有其政治目的。

王储的言行,并不纯粹是个人,他是柔佛王室的重要人物,更有人认为,他其实就是王室的发言人。

王室原本和政治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柔佛,更是如此。

我从柔北的麻坡,到柔南的新山,无处不感觉到柔佛苏丹的存在。

广告

从圆环的大王冠地标,道路两旁张挂的Daulat Tuanku(吾爱吾王)布条,乃至政府机关丶酒店丶公共建筑挂上的柔佛王室成员肖像,让人清楚知道自己是在“天子脚下”的范围。

而柔佛苏丹并不只有象徵地位,而是地位崇高,权力实在的统治者。他不时召见州务大臣和政府官员,指导州政府的政策,乃至和华社领袖进行“御茶餐会”讨论华社事务。柔佛州大小事,只要苏丹开口,往往就是决定。

柔佛苏丹比其它州的马来统治者扮演更积极的角色,批评时政,敢怒敢言。而苏丹提倡的多元丶中庸丶本土的柔佛意识,也让多数柔佛人激赏。

新山市议员黄培华表达了柔佛人的认同感。他说:“在柔佛人民心目中,苏丹拥有崇高的地位;他把柔佛人团结在一起,让柔佛人有Bangsa Johor的归属感。”

在政治倾向方面,他认为,柔佛苏丹有很大的影响力。

“船”论,显示了柔佛王室的政治立场。

王储在他的贴文中,力数马哈迪对柔佛王室的不公和欺凌,相对的,他肯定了现任政府领导人对柔佛和国家的贡献。

虽然王储没有指名道姓,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他是表达对纳吉和国阵的支持。

在马哈迪领导希盟全力抢攻柔佛,政治高度对立的此刻,王储这种间接的表态,引起不同的反应。

国阵支持者自然认同王储的看法,但是,反对党的支持者,却有存疑。

“我们虽然爱戴苏丹,尊敬王室,但是,在政治上,我们还是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受影响。”新山一位居民协会的理事,在谈到王室和政治的关系时,这麽认为。

新山中华公会会长拿督斯里郑金财对於柔佛人的这项矛盾,有他的看法。

“苏丹重视的是柔佛州的稳定,以及人民的团结;他不想看州内出现激变,影响柔佛的和谐和发展。”

在纳吉任内,柔佛州的经济发展,看到了成绩。交通和基础建设逐渐完善,高楼大厦和商场栉比鳞次,共管公寓和可负担房屋一同涌现。

大马和新加坡的关系,比马哈迪年代改善许多。两国解决了过去的水供和土地歧异,解决弯桥争议,向高铁和捷运迈进。

柔佛和中国的经济合作,也到达新的高峰;今年的柔南经济,已经和中国投资密不可分。

这一切,和马哈迪年代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切,也是柔佛人希望看到的发展。

然而,柔佛人,特别是显着部份的柔州华人,尽管他们对苏丹的爱戴,远远超过对马哈迪,甚至讨厌马哈迪;而他们也同意纳吉年代的柔州发展,超过马哈迪年代。

但是,政治挂帅之下,他们更加不满纳吉,抗拒国阵;他们宁可马哈迪带领希盟在柔佛赢得更多议席,乃至实现改朝换代的期望。

柔佛王室,以及柔州的建设成果,获得州内子民的认同;但是,在政治认同方面,许多城市居民,以及华裔州民走的却是另一个方向。

柔佛王室和马哈迪依然还是势不两立,但是,政治上的敏感,或也会让王室更加迂回谨慎。

这也是柔佛政治的吊诡。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