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梅娇·這次沒有巫程豪?

2018-04-16 10:58

郑梅娇·這次沒有巫程豪?

没有了巫程豪,选民自是失落,但是反风继续吹也是普遍的现象,这种予盾除了可以让对手借用一下打打毒针,还说明了甚麽呢?

“老公,今年没有巫程豪可以选”,阿花兴冲冲从巴刹回来,抛下菜篮就跟丈夫报告“最新选情”。

广告

“为甚麽?”阿水是一阵惊讶,惊魂甫定说“我还是支持反对党”。类似的情节,大约是士姑来战局的写照。

没有了巫程豪,选民自是失落,但是反风继续吹也是普遍的现象,这种予盾除了可以让对手借用一下打打毒针,还说明了甚麽呢?

巫程豪的代表性超越了他的政党,在选民的心中根深柢固,除了巫程豪其他甚麽水(谁)都不认识。这是他个人的成功,但这样的人所拥有的特质不一定容於团队。

无法被自己的政党委派出战士姑来,网络的议论纷纷早已反应出普遍人心对巫程豪的惋惜与支持,巫程豪是士姑来人最熟悉的人,早在柔州一片国阵堡垒的旗海时,他独树一帜,几届耕耘成为反对党在柔州开疆拓土的一员战将。

咖啡店里三叔公二婶婆的对话教人玩味,都会把自己想成“巫程豪”,脱口而出“如果我是他,就出来做独立人士”。可惜安哥安迪不是巫程豪,而巫程豪能就此把耕耘的成果拱手,全身而退吗?如果我是巫程豪(这个句子有点熟)必是天人交战。

阿花是“职业病”,把选择候选人像巴刹买菜般,今天没有□□可选,□□可以填上各种疏菜的名字。小市民,他们不会了解政党里面的“风俗习惯”,往往自己人对付自己人比起对手的无所不用其极还可怕,这在过去的马华也是有发生的,尤其是分选区的时候,最怕是同侪扯後腿,还有天杀的那句“尊重党中央”,派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是不可能。

广告

“一切听党中央的决定”最後都搞到顺得哥来失嫂意,教人感慨的是,“尊重党的决定”,正面可以代表团结丶团队精神丶顾全大局,负面则是持权杖者想“活埋”谁都可以。

所以,我对权力两字很是怀疑,有权力者叫大家要团结不要争权夺利,其实是因为他们感受到权力那无往不利的甜头,却麻醉底下的人要温柔敦厚丶温良恭俭让,其实都是怕别人踩上来,可是谁又真正付出心血为千千万万的阿花阿水争取权益,改善生活,让他们能安居乐业,谁又真心为自己的政见和百姓奋战?

我觉得这些政治人物或许不是不要为民为理想奋战,而是留心虎视眈眈的对手,还要应付不和已久的队友,就已经够忙。但是,就是因为如此,才要一再自我警惕;士姑来这次没有巫程豪?事情不会就此了结,士姑来的战局将随着後续发展才要进入开场白。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