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第三股势力有没有实力?

2018-04-16 11:04

杨微屏·第三股势力有没有实力?

人民党(俗称牛头党)来势汹汹扬言力攻东西马100个国州议席,这个在60多年前成立的政党,曾吸纳不少维护华教分子,并曾在茅草行动中被捕坐牢,过後几十年却沉寂下来,没有作为;今届大选却高调以“老政党丶新平台”之势再宣战江湖。

“第三势力”有没有实力成为来届大选的“造王者”,坐收不满国阵和希盟的游离选票而开拓新格局?

广告

人民党(俗称牛头党)来势汹汹扬言力攻东西马100个国州议席,这个在60多年前成立的政党,曾吸纳不少维护华教分子,并曾在茅草行动中被捕坐牢,过後几十年却沉寂下来,没有作为;今届大选却高调以“老政党丶新平台”之势再宣战江湖。

如人民党般走多元种族路线的其他“蚊子党”,包括社会主义党(PSM)丶爱国党(PCM),以及和伊斯兰党结盟的“和谐阵线”(Gagasan Sejahtera),都在本届大选以第三势力姿态出现。

其中“和谐阵线”的成员包括国民团结党(IKATAN)丶伊斯兰阵线(BARISAN),而爱国党则以“朋友”关系和此阵线共处。

目前时局显现国内一些选民,不满国阵也不苟同希盟,民间及网络上都酝酿投废票或放弃投票的声音,因此观望形式而争出线的小政党,相继冒出以第三势力自居,抢滩中间分子的游离选票。

相较於野心勃勃的牛头党,其他“蚊子党”因资源问题而放眼的目标不大,“爱国党”重点攻槟城丶雪兰莪丶霹雳约5个国州议席,主力集中於城市年轻选民。社会主义党最近公布将竞选的5个国会议席,包括霹雳华都牙也丶和丰丶雪州的梳邦丶乌鲁冷岳丶彭亨的金马仑高原。

从“牛头党”的走势看来,似乎是“最大阵仗”摩拳擦掌的政党,最近3年在槟城和吉打开始酝酿走动,党员中不乏一些前公正党党员,甚至前公正党吉打州行政议员陈楚江也在吉中西塘区成立了支部,这名号称牛头党“北马区主席”的76岁老将,欲在本届大选转攻槟城双溪峇甲州议席,并和其女儿陈秋霜以父女兵上阵。

广告

“牛头党”已宣布在槟城攻18个州议席,前民政党吉打州组织秘书陈恩来加入成为该党槟州协调委员会主席,已经宣布会攻峇都加湾国会吉武吉丁雅州席。除此,3名前新闻从业员周圣栋丶蔡昌伟和陈秋霜都是内定候选人。

“牛头党”主要攻打的是城市选区,在吉打欲战9国12州,已亮牌的年轻专业人士,包括欲攻吉北哥打达鲁阿曼的财务规划师陈建业硕士,目前是该党吉打州署理主席。而被行动党开除的莲花苑前州议员李映霞,也加入人民党并出任雪州总秘书,料会在班登国会及莲花苑兼攻国州议席。

“牛头党”在来届大选中到底可吸纳多少原本欲投废票或放弃投票者,形成“一股发泄民愤的民意”?以目前时局看似乎不成气候,不过“牛头党”派员上阵的选区“基本上”都会形成至少四角战,面对国阵丶希盟外,在吉打州也会面对扬言攻完吉州15国36州的伊斯兰党。如在加上其他蚊子党和独立人士的多角混战,所获选票也相继分散。

基本上全国各选区的主场仍是国阵和希盟,第三势力能扮演的较大角色是分散选票。以该党在各州攻打的议席,基本上不能独立执政。

至於会不会是国阵丶希盟在大选後,在一些州属取不到足够议席组成政府时拉拢的“造王者”,则视乎有关州属的种族选民结构,以及该党收集到的“民愤选票”够不够多。

大选情绪至今捉摸不定,牛头党及其他蚊子党要缔造第三势力,则不乐观。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