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以勒·选举症候群

2018-04-16 11:23

张以勒·选举症候群

感染“选举症候群”的人,会不自觉进入一种封闭的独处状态,如同身处於一维空间,没有了国际观和历史感。由於陷入独处状态,他会认为他眼前看到的问题,只有在马来西亚发生,也只有现在才发生,其他国家都没有,以前也没有。例如,到现在还有人以为消费税是马来西亚发明的,以为全世界只有马来西亚有消费税。在选委会宣布本届大选的提名日和投票日後,也有人以为这是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次把投票日定在工作天,然後各种阴谋论就顺理成章的接踵而来了。

自从上届大选,新媒体於选战的应用大行其道以来,就开始出现一种被称为“选举症候群”的现象。这个症候群,在补选时即小规模爆发,大选时则大规模传染,其症状包括:一丶失去国际观和历史感,进入一维空间。所谓一维空间,指的是仅由一个要素组成的空间,没有深度和高度,只有直线的长度。

广告

感染“选举症候群”的人,会不自觉进入一种封闭的独处状态,如同身处於一维空间,没有了国际观和历史感。由於陷入独处状态,他会认为他眼前看到的问题,只有在马来西亚发生,也只有现在才发生,其他国家都没有,以前也没有。例如,到现在还有人以为消费税是马来西亚发明的,以为全世界只有马来西亚有消费税。在选委会宣布本届大选的提名日和投票日後,也有人以为这是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次把投票日定在工作天,然後各种阴谋论就顺理成章的接踵而来了。

二丶基本常识和逻辑推理退化。在平常日子里拥有正常的逻辑思考和常识推理能力的人,包括受过高深教育的专业人士,在选举期间会突然脑力退化,与平时判若两人,对一些明显是虚构的假新闻深信不疑,对一些充满疑点的传言也全盘接受。例如,有人到今天还以为上届大选文冬停电是确有其事,更有人还相信政府把数以万计的外劳搬运进来变成选民是无可置疑的事实。

三丶末日论流窜。最近两届大选,总会出现一种亡国论的论调,大意是说国家快要完蛋了,这次大选是最後的机会,再不救国就要亡国了。亡国论是变相的末日论,三不五时总会出现一次,而在我国选战大量运用新媒体後,马来西亚版的亡国论估计每5年的全国大选就要定期出现一次。当然,以我们对现代世界的认知,一个国家要灭亡是不太容易发生的事,即便是经济意义上的国家破产也少之又少。所谓的亡国论,除了作为政党炒作群众情绪的选战口头禅之外,没甚麽事实根据可言。

四丶阴谋论横行。由於人们在选举期间往往会将思维自我调节到一维空间的状态,基本常识和逻辑推理能力出现退化现象,各种阴谋论因而能够乘虚而入。我们手机或电脑里的社交平台(如脸书)和即时通讯程式(如WhatsApp和微信)不断接收到各种视频丶音频丶制图或文字等,述说官方机构的各种肮脏手段。这类讯息,有者绘声绘影难辨真假,有者则明显为虚构,但许多人是照单全收,先转发出去再说。

五丶正义感爆发。既然有亡国论,又有大量阴谋论,自然就会有救国论。把投票视为救国行为,把回乡投票描绘成如同要跨越万水千山也要完成的救国任务,是典型的救国论。为自己的行为在心理上寻求理由,特别是某些听起来充满正义感丶危机感的理由,乃是人之常情,而救国论正好能满足人们对正义感的心理需要。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