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德来·全民监视的时代

2018-04-16 11:26

廖德来·全民监视的时代

如今不仅是新闻媒体工作者,举凡在各个地方使用各个社交平台,散播对马来西亚含有恶意与不实消息的地球人,都可依法治罪,而且有牵连效应,即是今天记者写错了新闻,编辑丶总编辑,甚至是报社社长及拥有人都难辞其咎,同样会面临起诉,这不但使到内容生产者倍感压力,也吓走了想要投资媒体的金主,造成媒体领域多元生态的发展受到了阻碍。

上个星期是糖果嘉年华,南方王室大撒100万令吉的购物钞票,天秤阵线大派5360万令吉的一马德士援助卡,吸引无数人趋之若骛,等到嘉宾进行颁赠仪式後,购物广场顿时变成灾难现场,也发生大家你推我抢的人踩人的悲剧场面,传遍各社交媒体,这不仅放大了人性贪婪的真面目,也令人反思惠民的对象与方式,能否制定得更完善,以及其措施的背後是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

广告

在上述悲喜交加的氛围中,《2018年反假新闻法令》在4月11日快速通过宪报了,这象徵着全民监视时代的到来,一改之前内政部监视纸媒,多媒体委员会监视社交平台与影视的现象。

如今不仅是新闻媒体工作者,举凡在各个地方使用各个社交平台,散播对马来西亚含有恶意与不实消息的地球人,都可依法治罪,而且有牵连效应,即是今天记者写错了新闻,编辑丶总编辑,甚至是报社社长及拥有人都难辞其咎,同样会面临起诉,这不但使到内容生产者倍感压力,也吓走了想要投资媒体的金主,造成媒体领域多元生态的发展受到了阻碍。

同时,这也不利於政治工作者,尤其在这大选期间,各候选人与支持者各出奇招,以吸引选民的选票支持。而近来在社交媒体上,充斥着许多真真假假,夸大其词的言论,也出现了移花接木的政党宣传照,如近来火红的国阵与希盟宣传照事件,引起照片中女主角们的抗议与投报等,要是这牵连了胜选的候选人,被有关当局采用反假新闻法令进行调查,若候选人罪名成立,将面临最高罚款50万令吉或6年的牢狱之灾或两者兼施,这将使获选人失去议员资格,往後5年也不得参选。

要遏制假新闻流传,以官方立法的方式没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加深言论与创作自由的限制,而除了报纸的求真新闻,媒体人须团结一致来反对该法令的实行,最重要的还是国人对媒体教育的素养提升,或许其中一个方法是在教育体制内纳入媒体识读的科目,但教育部是否采纳,可能犹如承认统考的一里路了。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