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木.她以为她很坚强

2018-04-16 14:41

金铃木.她以为她很坚强

她何尝不希望小宝成龙?小宝是一棵树,他也会成长,只是花期还是个未知数,也许遥遥无期,也许在下一个花季。

她何尝不希望小宝成龙?小宝是一棵树,他也会成长,只是花期还是个未知数,也许遥遥无期,也许在下一个花季。

广告

好不容易等到小宝睡着,她发信息给艾雯。

“小宝另有课程,新学期不学游泳。”

也许,她一开始就不应该让小宝参与。

泳池建在高处,其中一边就是人造小瀑布,没有围栏。小宝好几次试图“越界”,险象环生。

其他小孩显然没有面对这个问题。他们都有危机意识,哪像小宝,过动、不听话、不和小朋友玩,与其说是学游泳,不如说是下水发泄精力。

当初,她听说游泳对特殊儿有益,训练平衡,改善感统失调云云。

广告

“请问你们有收自闭儿吗?”她抱姑且一试的心态联络负责人艾雯。

“没收过,但欢迎你带小孩来体验。”

艾雯并没有一口拒绝,她喜出望外。

第一次试课,小宝戴着浮背在水中踢水嘻笑,乐不可支。

广告

“你们愿意接受小宝来上课吗?我不要求他学会游泳,只希望他有机会和小朋友一起玩。”她尽量保持谦卑。

艾雯和教练看起来很友善,并不排斥小宝,她想是学费高昂关系。

小宝总是离群自顾戏水,其他家长肯定看出孩子不寻常,她避免和他们交谈。他们都是望子成龙的一群,期待小孩半个学期就会游泳。

她何尝不希望小宝成龙?小宝是一棵树,他也会成长,只是花期还是个未知数,也许遥遥无期,也许在下一个花季。

两年前,小宝在3岁时被诊断为自闭儿,她哭过、怨过,却很快接受事实,把握时间让小宝进行一系列治疗。

小宝当然有进步,至少他会认妈妈,眼睛有望她,不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令她痛心的是,外子始终不能打开心扉接受小宝有自闭症。他埋首工作,早出晚归,避免和孩子接触。男人总是爱面子,家有自闭儿难以启齿。他还是爱孩子的,小宝每个月所费不菲,都靠他一人挣钱支撑。陪伴孩子治疗的重任,就由做妈妈的她扛起来吧!

小宝还算有福气,一路上遇到不少贵人,让她更有力量往前走。途中免不了冷嘲热讽、指责质疑……“你应该多和小宝说话啊!四五岁了还不会讲话咩?”

“有带他去上课吗?在家没有教他?时常把他关在家?”

她已经厌倦诸如此类志在闲话家常,不在关心的探询。我的孩子,难道我不紧张吗?你们口口声声说要孩子接触人群,为什么当他在公众场合失控时,只换来你们歧视的目光?当你们帮不上忙时,可否行行好闭上嘴?

渐渐地,她变得愤世嫉俗。

由于小宝戒食奶制品和麸质,她常光顾一家有机店。老板娘得知她有自闭儿后,频频向她硬销营养品。

“我有专科医生推荐的辅助品,不需要了。”她礼貌拒绝。

“吃越多越好啊!我介绍的这种油,你的孩子吃了会比其他自闭儿聪明!至于这罐粉,吃了会比较乖,不会乱打人。”老板娘滔滔不绝。

此后,她不再踏入这间店半步。自闭儿有障碍和行为偏差,但不是笨蛋,也非暴力分子。

长期照顾小宝,她本身俨然半个自闭症专家,绝不需要对自闭症一无所知或一知半解的外人在她面前充学者。

X X X X X X

“叮叮!”手机信息响,应该是艾雯的回复。

她看了信息,久久说不出话来。眼泪不由自主滑落脸颊。

她以为,小宝不去上课,他们会求之不得。

“宝妈,我和教练都看得出你很爱小宝,我们非常希望能给予你支持。教练很抱歉他没有教特殊儿的经验,我们商量后,教练愿意在新学期免费教导小宝,希望你们能安排时间过来。”

她以为心脏够强大,可以抵挡歧视和质问,却因为一个信息暧了心,武装瞬间崩溃瓦解。

她握着手机,扑倒在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