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美食海外扎根记(二):Adibah·在台北宣扬椰浆饭

2018-04-20 08:48

国民美食海外扎根记(二):Adibah·在台北宣扬椰浆饭

听说台北新开了一家马来西亚餐厅,口味道地,还是清真的。再向留台朋友探听,老板是个年轻马来女生。透过脸书联络,她叫Adibah,中文名“艾帝宝”,餐厅则叫Mooka慕咖。
台湾媒体对马来网糕的制作过程非常好奇。

听说台北新开了一家马来西亚餐厅,口味道地,还是清真的。再向留台朋友探听,老板是个年轻马来女生。

广告

台湾原是许多大马华裔学生升学的选择,没想到近来多了马来人,还留在当地创业。

透过脸书联络,她叫Adibah,中文名“艾帝宝”,餐厅则叫Mooka慕咖。

在大台北街头,不难找到肉骨茶、海南鸡饭、椰浆饭等马来西亚美食。售卖这些料理的老板不完全是马来西亚人,口味也非很道地。但可以确定的是,许多大马学生赴台升学,或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偶尔会光顾马来西亚餐厅,借美食解乡愁。

艾帝宝的餐厅位在台北市大安区,靠近捷运大安站,步行约2公里就可达台北清真寺。去年12月开始试营运一段日子后,今年3月21在艾帝宝生日那天开幕。开幕茶会上的自助餐有马来网糕(Roti Jala)、啰惹,都是在台北街头难觅的料理。

寻常日子,餐厅则主打椰浆饭,基本配料少不了参峇辣椒、黄瓜、花生、江鱼仔、虾饼、鸡蛋,还加了小番茄及空心菜(蕹菜)。主菜选择也不少,有咖哩鸡、香料炸鸡、参峇鱿鱼、仁当牛肉及“天贝”(Tempe),都是马来口味的马来西亚料理。

台北毕竟是民族相对单一的城市,艾帝宝要推出马来式椰浆饭,想必要迎合当地市场做些改变。问她在台湾开马来西亚餐厅最困难的是什么?答案是:“参峇辣椒”。

广告

“要做出辣但又不是很辣的参峇辣椒真的好难,因为要符合台湾人能承受的辣度。”我会心一笑,身边的台湾朋友受辣程度都偏低,想到这点觉得真是难为了艾帝宝。

“通常我会教台湾客人怎么吃椰浆饭。因为我发现他们通常每一口只会吃一种食物,所以我教他们把饭、黄瓜、花生、江鱼仔和参峇混着一起吃,就不会觉得太辣。”不知道这招对台湾人有没有效。

台湾伊斯兰协会列出的清真餐厅共有27家,都是中东、地中海、回族、印度或泰式料理,而且为求方便,很多穆斯林索性只光顾当地的素食餐厅。这样看来,料想艾帝宝餐厅给当地的马来西亚人,尤其穆斯林多了一个选择。然而,开店大概3个月,大部份上门光顾的是台湾人。

艾帝宝说,餐厅位在市中心,距离台北101大楼只有两个捷运站,周围有很多办公场所,平日上门的人不少。香料炸鸡是店里的第一名美食,艾帝宝信誓旦旦,她的招牌炸鸡对台湾人而言味道很特别。

广告

“我怎么知道他们喜欢呢?因为这些顾客第一次上门后,第二次再来就带上同事,接着还常常光顾。现在餐厅已有一些台湾常客了。”

至于在台北这座还称不上穆斯林友善的城市,要准备清真食物又有哪些困难,艾帝宝倒认为问题不大。“我是穆斯林,我知道哪些食材不能用,哪些能用,能做出什么料理。”

不过挑战还是有的,台北的清真肉类供应商不多,而且数量有限。有时供应商无法准时送达她订的鸡肉和牛肉,又或是在佳节期间供应不足,很快就没货了。无可否认这是最棘手的问题,毕竟她不能随意在当地菜市场或超市购买肉类。
 

慕咖餐厅接受附近小学订单,为学童特制营养午餐。

为了学中文,踏足台北

在慕咖的脸书专页,自我介绍有段写道“从小在马来西亚长大的Adibah在一次机缘中,来到台湾读书,便深深爱上台湾这块土地。毕业后,更将自己拿手的家乡菜带来台湾,不仅让在台湾的马来西亚朋友一解乡愁,也让台湾朋友尝到原汁原味的椰浆饭。”

其实,艾帝宝赴台的最初目的是学中文,一开始连基本的华文都不会。游子如何摇身变成异乡餐厅老板,间中故事颇长……“一开始是因为我的父亲,他要我帮忙打理家中木材生意。那些木材受中国市场欢迎,如果我能说中文,就能招揽到更多生意。”艾帝宝当时想,要学一门语言最好当然是去说这种语言的国家,于是首选中国上海,但是她的朋友却极力推荐台湾。她上网搜索有关台湾的资料和华语文课程,发现台湾的学费比较便宜,而且容易办得签证,加上比起中国大陆,台湾离马来西亚更靠近。

此前,艾帝宝从未踏足台湾。她电邮各个学校询问课程详情,比较学费,就在搜集资料的过程,发现对台湾非常感兴趣,于是决定先飞过去看看。

“当我一抵达台北,就觉得这是我要生活的地方,那感觉是自然而然的,所以最后决定在台湾学中文。”

午餐时间,上门光顾的多数是餐厅附近的上班族。
餐厅内也设有角落专门售卖马来西亚零食。

没有家了,决心留在异乡打拼

连基本的中文都不会,艾帝宝刚抵达台北的最初3个月过得不容易。她不认识任何人,又还没交朋友。不会说华语,所以只能去有英文菜单的餐厅,但通常消费比较贵。平时与人沟通,她透过应用程式Pleco把表达不出的话翻译成中文给对方看,如果还是不了解,就得比手划脚。

艾帝宝知道台北是全新的环境,她下定决心要适应和克服这些改变。“当然,我迷了几次路,最后都顺利抵达目的地。好在台湾人对外国人非常友善,治安也很安全。”

最后,她入学台北市大安区的中国文化大学华语中心课程,慢慢结识新朋友。最初几个月,她的发音不标准,方块字又写得很丑,常常忘记那些字怎么写,说中文时老师也听不明白她在讲什么。大概半年,她才习惯中文。

说来,那是艾帝宝人生中的危机,或许也是转机。

“我爸爸另娶离家而去,也不再经营木材生意。当时我才学了半年中文,他就这样把我留在台湾,纵使一开始是他送我来的。”艾帝宝的经济来源被截断,必须自力更生,但她也不想回马来西亚。“我觉得回马来西亚也没用,因为在我18岁,来台前父母就离婚了,就算回马也是住亲戚那儿,没有称得上‘家’的地方。”

艾帝宝最后决定留在台湾,努力学习中文,适应生活。她去学校附近的餐厅打工,大约徒步20分钟。也因为打工,她才渐渐掌握了中文。

那年是2015年,艾帝宝打工时老板常分析台北的现况,跟她谈两岸关系。这些艾帝宝都没兴趣,没什么留心,唯一引起注意的是,老板提到市长欢迎更多穆斯林到台北旅游,所以台北需要更多清真餐厅。“我想这就是我的机会,在台北开一家清真餐厅。”

艾帝宝把想法化成行动,拟了企划书到处找有兴趣的人投资,大概花了一年才找到投资者。回想起来,她觉得那段日子是一生中最挑战的时刻,没有家人在侧,她一直告诉自己必须坚强、独立,才能生存。“幸好在那些艰难时刻,我都没有放弃。”
 

马来西亚人到马来西亚餐厅聚餐。

台北食品博览会,宣传自己的料理

4月初是台湾清明连假,台北世界贸易中心举行台北食品博览会,艾帝宝带着椰浆饭、拉茶、咖哩鸡和马来网糕参展。网络媒体直播,那名自称来自马来西亚的主播光顾,尝一口沾上咖哩的马来网糕,说马来人的咖哩就是不一样,吃得很开心。

影片中,艾帝宝积极宣传自己的料理,用她带有马来风味的华语,表情很诚恳、认真。我答应她,有机会一定会去台北光顾支持她。

参峇苏东椰浆饭
荷包蛋椰浆饭
仁当牛肉椰浆饭
马来网糕
慕咖餐厅附近的小学,午餐饭盒是马来西亚套餐。
艾帝宝今年参加台北食品博览会,带来马来网糕,令当地民众惊艳。

周刊专题:异国的大马滋味
国民美食海外扎根记(一):The Malaysian Project

国民美食海外扎根记(二):Adibah·在台北宣扬椰浆饭

国民美食海外扎根记(三):杜晋轩·在宝岛寻觅家乡味

国民美食海外扎根记(四):舌尖上的味蕾乡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