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花不尽,月无穷

2018-04-16 18:56

【非常艳】李天葆·花不尽,月无穷

人渐老,即使老旧光影播映中,也开始注意主角身畔的次要人物、过场的甲乙丙丁等——不就是邵氏武侠片《凤飞飞》?
欧阳莎菲美艳的年代。

人渐老,即使老旧光影播映中,也开始注意主角身畔的次要人物、过场的甲乙丙丁等——不就是邵氏武侠片《凤飞飞》?

广告

里头纵容儿子行凶的婆娘林静,狠辣得令人咋舌,为救劣子而咬牙挥剑,动作也许是替身的,但神情却是货真价实属于她的,阴森狰狞,谁会想到她曾是《龙翔凤舞》贞良贤淑的母亲角色?我以为林静是偶一为之,殊不知她连粤语电影的武林师太也不忘饰演一角,独臂神尼!女主角是凶悍打女雪妮,披头散发,龇牙咧嘴,仍不敌武功高强的师太。林静笑容可掬的,拂尘在空气里扫动,恶女则不支倒地。

她的资格老,大概连导演高宝树也难及,战时演过不少话剧——据说林静演《日出》的陈白露,票房总是很好。不知她比起唐若菁,林静的交际花可有匹敌?上世纪50年代初的画报,标题为“李丽华周曼华未发迹前,林静已当女主角……”附图的清装美人,明眸善睐,很有宫廷美人后妃的样子……当然《清宫秘史》,她轧一角,扮演瑾妃,颇获好评。至于演侠女凤飞飞老母的,是欧阳莎菲——她的影龄之长,一直到经典剧集《大时代》里亦有份,她是周慧敏的外婆……长河悠悠,莎菲女士也不慌,坐稳于玉镜台畔,岁月胜利最终是站在她的那边。六七十年代开始,从来不缺年老婆婆妈妈的平板角色,她甚至不过是跟进跟出的闲角,只要乍亮相,也就忍不住要注意她。《妖魂》饰演东瀛幽冥公主水天娇的近身奶娘,一身安平时代的黑玄色长袍,一个眼神,已然知悉,她绝不是寻常人,只不过篇幅所限,欧阳莎菲止于可有可无。还有难得出土的旧电视剧《大亨》,她瞬间出现,银狐披肩,云髻高耸,贵妇装扮,幽幽冷冷的轻笑,咬着象牙长烟嘴,话中有话,蕴含深意——针对的是迷恋男明星的后辈富家太太上官玉,暗示她不要涉及过多,不能回头,要趁早收手才好。简直人神合一,如果换了别人,角色则说服力不足。

林静年轻的时候。 
30年代的陈燕燕。

上官玉闪烁其词,不敢承认,毕竟追捧戏子不是好听的——只是欧阳莎菲扬起柳眉,宛如过来人教路,无需你多加掩饰否认,她就直陈其非:女人嘛总归是吃亏。广东话里夹杂上海口音,半咸不淡,透露了其复杂微妙的身份。

我记起欧阳莎菲花娇月媚的年代。大量低成本电影,警世社会言情也好,刻意描述世情险恶也罢,她老是眉眼秀丽、柔媚妖娆,半靠妆台,手挽帐缦,小坐茶几,旁立花瓶剑兰怒放——《条条大路》三姊妹她就是贪慕虚荣的二姐,立志要当电影明星,拍的片子是《猪八戒大闹桃花洞》。明知道人家要的是什么,她也不以为忤。大姐袁美云讲求原则,大概就乏味,没有邪花欧阳抢镜,虽是败德但勾魂摄魄——后来她在《北地胭脂》客串清宫精奇嬷嬷。教授闺房秘技,“不可过份淫荡,也不可太过贤淑”,才是真正显露无畏精神,其他如厉害婆婆,对付苦命媳妇,不过是牛刀小试。不知怎的,想起另一个更为老牌的明星,邵氏黄梅调《西厢记》的崔夫人,拷问起小红娘李菁有种阴狠不假辞色的味道。陈燕燕辈分之高,大抵只有胡蝶阮玲玉才有办法称呼她小妹妹。燕燕女士莎菲女士戏路不同,只是情海千帆过尽,倒是略有相似。50年代初期,她还想拓展电影事业,欲表演喜剧——然而当年复出的《不了情》,以黑大衣外套遮掩丰腴腰肢,已被张爱玲嫌弃。后来老老实实的秋娘老矣,收起胭脂红粉,安份的担任着母亲姨妈婶娘的角色。

以前的快乐小鸟,30年代的学生情人,嘴边的一颗痣依然俏皮,在别人脸上就是妖气。她有着软糯柔婉的语气,只是发飙起来也不简单。《烽火万里情》与欧阳莎菲对峙,互不相让,时空暗换,仿佛回到40年代,两姝因屠光启杠上了,谣传甚嚣尘上,真假难辨,多年后居然在剧情里一次性解决。有过去的女人,即使少到只有三两个镜头,也很足够了,补足的是我们的联想,花月情事无穷无尽。

欧阳莎菲在《条条大路》饰演二姐。
欧阳莎菲在《条条大路》饰演二姐。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