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砂州选举的两种旋律

2018-04-18 11:19

郑丁贤‧砂州选举的两种旋律

而现在,悠闲的美里,还未感染到选举的燥热。美里市议员吴克成说:“两年前的州选,还在人们的脑海里,大家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大选却又来了。”
人联党陈超耀(左)和公正党张有庆(右)。

从选举逐渐炽热的西马半岛,我决定换一个氛围,来到东马砂拉越,探一探这里的政治温度。

广告

我的第一站是北砂的美里。以西马的标准,这算是一个小城市,人口大约30万人;但是,在砂拉越,美里或已经超越中砂的诗巫,成为古晋之后的第二大城。

虽然城市不大,人口不多,但是,美里有许多让人惊艳,不禁要“哇”一声的特色。

从机场通往市区的大道,沿途经过一座又一座的大豪宅,面积之大,难以形容。我只能作一个比喻,以汽车一般行进的速度,经过这些豪宅,不是一闪而过,而是计算1…2…3…4…5…6…,它们才逐渐的离开你的视线。

还有一两栋属于超级豪宅,它们矗立在半山上,面对南中国海,有如一座座的城堡。

豪宅和城堡里头,是一个又一个神秘的大富豪。如今,富豪本人未必住在里头,发迹之后,美里对他们已经太小,他们的世界是在伦敦、纽约、上海、悉尼、吉隆坡;不过,每一栋豪宅,是一个又一个致富的传奇故事。

砂拉越丰富的资源,以及资源分配的方式,造就了特殊的经济现象;而美里因为林木业和油气业的发达,创造了它的繁荣。来自砂拉越各地,以及西马的国人,几十年来,纷纷来到美里,以此作为淘金基地。

广告

背山靠海的美里,面积辽阔,绿意盎然;这里的道路宽敞,房屋整齐,基本设施齐全。我每次都会告诉美里的朋友,他们居住在全马最适合人居的城市。

而现在,悠闲的美里,还未感染到选举的燥热。

美里市议员吴克成说:“两年前的州选,还在人们的脑海里,大家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大选却又来了。”

砂拉越的州议会选举和国会选举分开举行。两年前举行了州选,这一次,只举行国会选举。

广告

2016年的州选,在前首长阿德南的带领之下,吹起自主的旋风,让州国阵赢回了半数以华人为主的城市选区,包括美里辖下的卑尔骚州议席,由人联党的陈超耀从行动党手中夺回。

政界分析认为,这也是反对党在华人选区,从高峰往下滑落的迹象。

砂州的政治气象,向来和西马相互影响。2008年掀起的反风,让反对党在西马获得前所未有的斩获。这股气流吹到2011年的砂州州选,让行动党席卷所有华人占多数的州选区;而砂州的这股旋风,在2013年又吹回全国大选,反对党在华人选区赢得更为彻底。

而2016年砂州国阵扳回劣势,赢回近半数华人选区;这是否又是一股新的气流,要刮向第14届全国大选呢?

美里国会或许是一个指标。2013年大选,民联公正党的张有庆击败了国阵人联党的陈超耀;2016年州选,陈超耀回归,在美里的卑尔骚州席击败了行动党的林思健。

这一次的美里之战,成为砂州大选的重头戏,也是一个风向球。

陈超耀是人联党的秘书长,他很可能以现任州议员身份,再战国会。

在美里,几乎每一个选民都认识陈超耀。他的能见度最高,识别率也最高。和他一起用餐时,他会和餐厅里每一个人握手问好,包括餐厅里的侍应生。大家都称赞他的人缘极佳。

而他的服务,已经到了无休的境界。只要选民有问题,几乎随传随到。

人联党希望以他的形象和服务记录,收复美里。

这一次,砂州国阵打出:一个团结和强大的砂拉越,才能恢复砂州应有的权益。

砂州自主权在州选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一次,是否还有效应?

国会选举和州选举毕竟有不同之处。州选举时,很多选民以砂州自主权为考量,投票给国阵。

但是,国会选举和砂州自主,毕竟隔了一层。

而反对党却也没有绝对优势。砂州国阵换了班底,从阿德南到阿邦佐,沈桂贤到陈超耀,形象和表现让人耳目一新。

反对党失去了以前的“反白毛”武器,又在自主权主张处于下风,只能将矛头对准联邦,主打国家贪腐议题,和经济问题。

一般砂州华人对联邦政策的积怨,以及对联邦政治领袖的反感,依然是反对党的选举主旋律。

这一次,砂州的选民,将在州国阵高唱的砂州自主权旋律,以及反对党猛弹的国家贪腐旋律之中,作出选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