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阿德南的政治遗产

2018-04-20 09:59

郑丁贤‧阿德南的政治遗产

阿德南当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好,他行动缓慢的上台,然后以低沉的嗓音告诉台下的华人听众:“我是阿德南,不是白毛。”台下听众报以热烈的掌声。然后他说,华人是砂拉越不可缺少的一部份,绝对不是外来者。
沈桂贤(左):乘胜追击。张健仁(中):收覆失地。蔡文铎(右):华裔选民希望有执政,也有监督的代议士。

从北砂的美里,我来到南砂的古晋。

广告

这是一个熟悉的城市。过去的几次选举,我都曾在古晋驻留;也几次见证了古晋人对选举的热情,以及执着。

这一次,或许我来早了,古晋人好像还未进入选举状况;又或者,古晋人对选举政治,已经有不同的心情。

从“白毛”年代,到阿德南,以至目前的阿邦佐,古晋人历经了愤怒,之后是期待,来到如今的平静,3个起伏的历程。

在转折之间,没有人能够否定,前首长阿德南是关键人物。

我经过古晋的城市广场。突然间,想起两年前4月的那一天,阿德南就站在广场的舞台中央。

当时,他是为人联党的候选人沈桂贤站台。

广告

阿德南当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好,他行动缓慢的上台,然后以低沉的嗓音告诉台下的华人听众:“我是阿德南,不是白毛。”

台下听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然后他说,华人是砂拉越不可缺少的一部份,绝对不是外来者。

台下又是一阵掌声。

广告

那一天,阿德南没有发表激昂的演讲,观众却有所共鸣。阿德南表达的是和上一个时代的切割,以及要把华裔砂拉越人拉进他带领的砂拉越。

一个星期后的投票结果,砂州国阵大胜,也夺回了近半数的华人议席。

砂州华基政党──人联党,获得重生的机会。

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和我谈到阿德南,语气中充满缅怀。

“他是一个敏锐的政治人物,更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

阿德南用“砂州自主权”,凝聚了砂拉越意识,也把砂州不同族群都团结起来;而他也了解联邦政府需要砂拉越的支持,因此,砂州自主这张王牌,打得非常漂亮。

这是他的政治敏锐和政治智慧。

同时,他致力捍卫砂拉越的多元社会特质,推行中庸和温和的路线,让每一个砂拉越人都有政治、经济和宗教的地位和空间。

这是一个政治家具备的胸怀和远见。

沈桂贤说:“阿德南制定了砂拉越的未来方向,我们要坚持走下去。”

这也是砂州国阵面对第14届大选,定下的基调。

砂州国阵打出:一个团结和强大的砂拉越,才能恢复砂州应有的权益。

古晋中华总商会秘书长蔡文铎认为,砂州的政治环境和西马有很大的不同,砂州人民的需要,以及权益,才是考量的重点。

“砂拉越和西马应该要有切割,不需要把发生在西马的争议,都带到砂拉越来。”

不过,反对党显然不会同意。

作为砂州主要的反对党,民主行动党主打的还是联邦课题,从1MDB,到各种经济、宗教和族群课题。

无可否认,这些议题仍然有强大的吸引力,也主导很多华裔的政治倾向。

全砂只有6个华裔占多数的选区,在2013年大选,反对党赢了所有华人议席。

即使之前有阿德南效应,反对党依然可以掌握多数华人选票,这可以从州选中,行动党赢得的票数来见证。

没有了阿德南,加上国会选举不涉及州政权,这也让行动党更加得心应手。在华裔占绝大多数的城市选区,从南砂的古晋市,到中砂的诗巫和南兰,行动党都有很大把握。

而人联党只能寄望在华裔选民比率在70%以下的古晋实旦宾,中砂的泗里街,以及上砂的美里,能有一搏的机会。

而在实旦宾,可能是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和行动党州秘书长张健仁的“王对王”之战。如果成真,将是这次选举的焦点。

张健仁的年轻形象,以及勇于表达反对立场的做法,让他成为砂州反对政治的明星。而沈桂贤的专业踏实和服务纪录,则代表了华裔在政府内部的力量。

蔡文铎为砂州华人选民作了一个注释。他说:“多数华人都希望朝野都有代表,以期发挥执政和监督的双重功能;就让最好的候选人,来扮演他们的角色。”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