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当宗教扯上政治

2018-04-21 16:48

何俐萍.当宗教扯上政治

提名和投票日一公布,从商家、企业到团体都透过各种的方式鼓励投票,有提供假期,通融放行、免费改机票等种种福利,还有投票后只要亮出“黑手指”就可以享有以折扣价点餐的优惠,从下到上势要把投票打造成为全民运动。

我的朋友用开玩笑的口吻对我说:“选举季节让很多人头脑发热,就连上帝也疯狂!”我立即纠正他,疯狂的不是上帝而是人,不能和上帝硬扯上关系。

广告

提名和投票日一公布,从商家、企业到团体都透过各种的方式鼓励投票,有提供假期,通融放行、免费改机票等种种福利,还有投票后只要亮出“黑手指”就可以享有以折扣价点餐的优惠,从下到上势要把投票打造成为全民运动。

就连教会组织也从过去的低调和被动,开始高调,甚至主动发起鼓励教友回乡投票运动。教会向社会募资,为民众提供免费机票或车票回乡,积极贴近社会的脉动,但教会的热心和积极,却被一些人诠释为激进,甚至直指为另有目的。

若说,教会应当对政治抱着置身事外的态度,恕我不能苟同,也无法接受。教会可以与政治划下分明的界线,却不能阻止宗教会有被政治干预的可能性。大马虽然强调奉行宗教自由,但过去发生的一些不愉快经历,却让人深深领略,自由是有限度的,在宣教工作上也必须作到克制谨慎,以防稍不留意,出现擦枪走火的局面。

在西马,“阿拉”是一个不能喊出口的名字,在砂拉越,已故阿德南曾公开打脸联邦,呛声禁用阿拉是愚蠢的做法。阿德南是圣约瑟中学的校友,虽是穆斯林,却能熟背一些圣经经文,还自曝曾在圣经科目考获佳绩。阿德南逝世至今仍受砂拉越人缅怀正因为他的开明、包容,还有敢于向联邦谏言,但砂拉越,乃至于马来西亚,今后还有几个“阿德南”?

还有,曾经发生的马来文版圣经被扣押、十字架被令拆下,到近期马六甲葡萄牙村发生的耶稣像一度被令停工的风波,都让基督徒心中起了疙瘩。日积月累,教会由下至上,也有至上意识到需要培养对政治有所醒觉,不是没有道理的。

国会宣布解散的翌日,古晋的天主教圣体堂主办“马来西亚、砂拉越与你”政治醒觉论坛,邀请朝野领袖出席,唯也采取保守谨慎的做法,禁止录音和拍照,也谢绝让媒体人员旁听。也在来临的周二,天主教会另有一场讲解1963年建国契约的讲座,鼓励教友关心政治,贴近政治的大方向是走对了。就好比教会主动办起培训监票员的训练,充当大众的眼目,确保我们能有一场公平、干净的选举是正确的,也是公民应尽的责任。

广告

然而,当教会发动免费提供机票和车票,表现甚至比政党更积极,还有教会领袖主动站出来登高一呼,即使声明是不论所支持的党派都鼓励游子回乡投票,只为唤醒更多人的政治醒觉。最令人忧心的是,当所谓的“醒觉”在有心人的眼里可以有不同的揣想和诠释,会不会反倒因为过度积极而引发教会内因涌现不同的声音而出现走向分裂的局面?相信这不会是普罗教友所希望看到的。

教友亦是选民,有个人的政治倾向和投票立场是正常的事,只是当由教会领袖带头发动,不断提醒和强调“政治醒觉”的重要,看在有心人的眼里,很可能会解读为鼓吹“一种声音,一种想法”?当可怕的想法深植在有心人的脑海,再被强贴上的标签,不是你三言两语解释就能轻易把标签撕下。

对生于斯、长于斯的国家,我们都有最美好的期盼,但若把盼望全然寄托在5年一次的选举,义无反顾前进的同时却忘了为自己留后路,全心期盼的同时,还得有最坏的打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