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平静小镇的战略选举

2018-04-22 12:54

郑丁贤‧平静小镇的战略选举

上届大选,国阵的蔡智勇仅以353张多数票,击败民联行动党的拉马克里斯南。拉美士是华裔佔多数的选区,虽然选民的政治意识比较保守,不过,行动党还是有很高的机会扭转局面。而在行动党的“主打柔州,拿下全国”的策略中,拉美士应该是一个突破口。在刘镇东宣佈竞选亚依淡之后,一般认为,行动党会派出主力竞选拉美士。

我再次来到柔佛,目的地是拉美士(Labis)。

广告

为什麽是拉美士?其实,这个柔佛中部市镇相当的平凡,不管在地理位置,或是地缘政治,经常都被人忽略。

但是,这一次大选,它牵动了行动党的佈局,也衝击了整个柔佛的选情。

x x x

我从南北大道东甲交流道出来,沿着金山(Gunung Ledang)山脚下的崎岖道路行驶,一路上是翠绿的山林和园丘,洋溢了柔佛内陆自然和平静的特色。大约一个小时后,到达拉美士。

上一次来拉美士,是多年前的丁能(Tenang)补选。丁能是拉美士辖下的一个州议席,当年巫统和伊党在补选对阵,行动党和马华也加入较劲。尽管战情激烈,但是,柔佛毕竟还是国阵堡垒,民联以大比数落败。

我跟随味觉的记忆,来到拉美士新村,找寻鸡丝粥店的踪迹。补选时候,这家鸡丝粥店卖的鸡粥、鲜蛤粿条、春卷和六味汤,把各路好汉都吸引到这裡。

广告

见到老板张文福,虽然他的头髮少了一些,但依然年轻。阔别几年,他的店扩大了,却还是乾淨整洁。

我祝贺他生意愈做愈好,他腼腆的回答,这几年的环境还不错,生意才得以扩充。

鸡丝粥店已经进入第三代。

早年,文福的祖父张塔推着三轮车档子,到拉美士市区摆档。张塔还曾经是拉美士地方议会的第一位民选议员。

广告

张塔后来把鸡丝档口传给儿子张国添。张国添带着妻子5个孩子,把鸡丝粥做开来,并且在家门口开了店。

几年前,张文福接过生意,和妻子陈丽丽一起打理,他的几个孩子,上学之馀,也在店里帮忙。

“帮忙”其实不足以形容他们一家人的关系。祖孙三代,不但在店裡一起做事,也一起话家常。互相关怀,其乐融融。

选举又到来,顾客们讨论政治的气氛热烈起来,而张文福却始终面带微笑,以平常心对待。

在平静的拉美士,张文福一家知足常乐,享受属于他们的确幸。

x x x

但是,鸡丝粥店以外的拉美士,因为选举而引起瞩目;而拉美士的选民,并不怎麽感觉到他们的策略角色。

上届大选,国阵的蔡智勇仅以353张多数票,击败民联行动党的拉马克里斯南。

拉美士是华裔佔多数的选区,虽然选民的政治意识比较保守,不过,行动党还是有很高的机会扭转局面。

而在行动党的“主打柔州,拿下全国”的策略中,拉美士应该是一个突破口。

在刘镇东宣佈竞选亚依淡之后,一般认为,行动党会派出主力竞选拉美士。

至少有4个党内主将,包括张念群、哥宾星、古拉和巫程豪,都被指示,或是游说,攻打拉美士。

行动党内的消息说,张念群是第一考量。但是,她以家庭已经定居在古来,拒绝了这项献议。

同样的,哥宾星以他在吉隆坡的律师业务繁忙,不能远赴柔州,拒绝了党内的安排。

古拉在怡保西区稳如泰山,他也不接受建议。

而巫程豪则表示,若是要他去拉美士,应该很早通知,让他有时间经营基层,而不是仓促的空降到一个不熟悉的选区。这也不符合他向来坚持深耕选区的原则。

张念群、哥宾星和古拉都是基于私人理由而拒绝;但是,党内没有强制,也没有惩罚他们。

倒是巫程豪,因为拒绝上阵拉美士,成为他失去捍卫士姑来的惩罚。

最终,行动党宣佈是彭学良上阵拉美士。彭学良是老火箭,曾经中选州议员,但已经是将近30年前的事。

他是不是适当的人选?一位同行这麽比喻:“他像是一辆已经很久没有启动的旧车子,现在才要发动它的引擎,要和新款汽车较量?”

或者,行动党已经别无选择。

其实不然。行动党还有一张王牌──林吉祥。如果林吉祥上阵拉美士,至少还可以提振柔佛反对党的士气,也对亚依淡的计划有所辅助。

但是,林吉祥放弃了这个机会。柔州的进攻,剩下刘镇东演独角戏。

x x x

原本预期出现的拉美士激战,瞬间冷却;行动党的柔州大战略,也缺了一角。

离开拉美士鸡丝粥店之前,我开玩笑的问张文福,这一次他会选谁?

他还是报以一个微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