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舌尖上的文化:在闹市转角遇见用心生活的大马人

2018-04-25 17:48

墨尔本舌尖上的文化:在闹市转角遇见用心生活的大马人

它是一个文化大熔炉,兼容并拥抱世界各地的文化,不同国籍的移民聚居于此。有趣的是,墨尔本不同文化与种族,都是由食物链接在一起。
如何一直维持好吃又创意不断的甜点?朱义端笑说,比别人更用心、努力,并且不断超越自己。(图:星洲日报)

有人说,澳洲的墨尔本(Melbourne)是上帝打翻的调色盘。不仅仅是布莱顿海滩上的彩虹小屋,或是布满街头艺术的菲茨罗伊,整座城都是充满色彩的。

广告

它是一个文化大熔炉,兼容并拥抱世界各地的文化,不同国籍的移民聚居于此。有趣的是,墨尔本不同文化与种族,都是由食物链接在一起。

市中心的小柏克街(Little Bourke),有着全澳最大、最古老的唐人街;莱贡街(Lygon)被誉为小意大利,整条街充斥了意大利风情的餐厅;“越南街”Victoria Street汇集了越南河粉餐厅,而春街(Spring)可以吃到正宗的欧洲料理,附近的布鲁塞尔夫人(Madame Brussels)巷子内还有欧洲夜市。近年来,墨尔本留学的大马学生或移民越来越多,马来西亚餐厅更是无所不在!

墨尔本舌尖上的文化,写的不只是饮食文化,也书写来自不同国度的新旧移民,在这块土地上用心创作,用心生活。

法式甜品里的亚洲味

墨尔本的南亚拉(Yarra)区一带都是高档时装店、艺术精品店,而位于那一区的突瑞克路(Toorak)有一家超人气高级甜品店,名为“LuxBite”,意味着每一口都是奢华。

甜点店的玻璃窗口有一行耀眼的金字——“人生无法预知,甜品先吃(Life is uncertain,eat dessert first),走入店内,映入眼帘是七彩缤纷的马卡龙、西式蛋糕,每一片看起来都非常精致,与一般甜品店无异。不过仔细再观察,玻璃橱柜一角竟然出现与这些西式甜点格格不入的咖椰酱;羊角面包竟然是香兰口味!

广告

“我们希望带来不一样的甜品,把法国甜品加入亚洲风味。”Lux Bite创办人朱义端(Bernard Chu)正是马来西亚人,他与同样是烘焙师的合伙兼伴侣余碧燕在15年前前往澳洲蓝带学校学烘焙,在悉尼一家高级餐厅工作多年之后,8年前移居墨尔本开了这家甜品店。

Lux Bite在墨尔本有非常高的知名度,不只是当地人爱上门,就连游客都会慕名而来,尤其是大马人。店里最畅销的甜品就是马卡龙,尤其是20厘米长的巨大马卡龙Endless Love。特别之处在于馅料,覆盆莓、玫瑰鲜奶油以及荔枝甘纳许,不甜不腻,吃起来非常有层次感。

此外,特别为老人家而设计的蛋白脆饼“Meringue monster”,更是创业第一天至今依然获得当地人喜爱的甜点。“因为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家无法嚼咬较有韧性的食物,这个用绿茶海绵蛋糕、开心果、西瓜优格、草莓慕斯制成的软蛋糕就很适合他们!”

朱义端与他的团队一手打造的高级甜品店LuxBite,深受当地人欢迎,目前已开第二间分店T by Luxbite。(图:星洲日报)
朱义端特别想把亚洲甜品介绍给澳洲人,而咖椰就是其中一个。(图:星洲日报)

用心,就是保持人气最好的方法

广告

不过能够让LuxBite一直保持高人气的,不只是几个受欢迎的镇店之宝,而是不断推出新的点心。每逢佳节,包括情人节、圣诞节、复活节、万圣节、母亲节等都会推出不同的点心。

比如上个农历新年,他们创作了“大吉大利”(Golden prosperity),用柚子奶油、橘子蜜饯、香草慕斯和金色巧克力制成的“橙子”,看来十分逼真。因大受欢迎,至今依然继续推出。

“我想这也是别人喜欢我们的原因,每次来都有惊喜。”如此频密创作,朱义端坦言背后有一支6人组的制作团队,每天新鲜制作不同甜点,他已经不再窝在厨房里埋头做点心了。

“我很幸运有这样的团队,他们让我专心于创作。我只要把想法画出来寄给他们,他们就可以把点心做出来——把设计图变成实体,感觉十分神奇!”

当然,品质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当中必须不断试吃,确保每个人都喜欢这道甜品,才能抬出去卖。食材的筛选更是严谨,朱义端去年还特别远到西非迦纳去探访可可园,从可可种植、采集、太阳晒干到送去比利时制成巧克力,他都一一关心。“那一趟旅程让我大开眼界!”

对他来说,甜点店是他的游乐场,他在那里发挥自己的创意。而唯有用心,才能让那些被法国甜点宠坏、味蕾特别挑剔的澳洲人,愿意走进来花更高的价钱,吃一口香兰味的马卡龙。
 

巨无霸马卡龙“Endless Love”是店里的畅销甜品之一,甜而不腻,加上食材非常新鲜,内馅层次感丰富,覆盆莓与带着淡淡玫瑰香的鲜奶油,还有荔枝的味道。(图:星洲日报)
店里的巧克力蛋糕,可可粉皆来自非洲。(图:星洲日报)
贴心的朱义端,为附近的老人家设计了一款入口即化的软蛋糕“Meringuemonster”(右),用海绵绿茶蛋糕、西瓜优格和草莓慕斯制成。(图:星洲日报)

小巷子里的磨坊咖啡馆
 

对建筑师孙文国来说,在自己喜欢的巷子里开一间咖啡馆,是人生一大乐事。他每天都会踩脚车来这里,喝一杯咖啡再走路去上班。(图:星洲日报)

在墨尔本的闹市,萨瑟兰(Southland)与皇后(Queen)街之间的小巷子Guildford Lane,还保存着百年红砖块的老建筑,地板由石头铺成,与周遭现代高楼大厦的风格显得迥然不同。

那里有从缝隙长出来的绿色植物,有各种涂鸦、街头艺术,各种创意小店,还有一家外表看起来不起眼,可是打开门走进去眼睛豁然一亮的咖啡馆——Krimper。

Krimper是以已故罗马尼亚移民家具设计师Schulim Krimper为名,而他是咖啡馆主人孙文国(Mun Soon)最欣赏的设计师。店里头还展示了许多Krimper原创长桌、木柜、梳妆台,长桌还摆在餐厅中央,成了镇店之宝。

咖啡馆也保留了原本是家具工厂的原貌,这里曾经被改成艺廊、仓库,后经建筑师、建设师孙文国之手,改造成特色咖啡馆。

可以说,从店外到店内,都是艺术走廊。

“我的办公室在这栋建筑楼上,”孙文国站在巷子里,指着高高b一座大楼说,“我从窗口看下来,正好看到这条街。我一直很喜欢这条街,也很爱喝咖啡,开一家咖啡馆一直是我的梦想!”

他在2013年实现了梦想。在拍卖会上买下这栋原本残破的旧仓库,回收各种二手家具和木材,包括电梯的木门、拆卸下来的木材等,制作成咖啡厅的特色桌椅;那一块红砖墙,原本已经被漆成白色,将漆刷洗清除后,回到了家具工厂最原来的样子。
 

巷子里有许多街头艺术,只是让他无奈的事是涂鸦也破坏原本具有特色的艺术壁画。(图:星洲日报)

与旧,过去与现在之间

对咖啡有所坚持的孙文国,请了Nolan Hirte咖啡大师为他设计了菜单,以及Proud Mary烘焙咖啡豆。

他不吃早餐,但咖啡馆里的早餐都十分精彩,菜单里有日式、法式和美式料理,芒果拉昔(lassi)、烟熏三文鱼、法式吐司,或是午餐如羊肉串配搭摩洛哥蒸粗麦粉、锅烤辣鳟鱼等。

每天早上,他会骑脚车来到咖啡馆,把脚踏车停放在餐厅内的架子上,那里有好几辆脚踏车,几乎所有员工都是踩脚车来上班。喝了一杯咖啡,再走路去上班。

孙文国是怡保人,70年代来到澳洲修读建筑系,毕业后留在墨尔本,1985年与伙伴创办了MGS建筑设计公司,他的建筑、室内设计获奖无数,因此在澳洲有很大的名气。

然而,在他心中依然有个情怀,那就是他成长的地方,一个充满童年记忆、浓浓人情味以及老建筑的怡保。

最早接触的咖啡,就是父亲带他去Kopitiam喝的怡保白咖啡。也因为过去有喝咖啡的习惯,来到澳洲之后,咖啡成了他每天的必需品。

十分怀念家乡味的孙文国,曾在2013年把马来西亚的连锁咖啡店Old Town White Coffee带往墨尔本开分店,无奈这里的咖啡店和餐厅选择太多,马来西亚餐厅也不少,这里的顾客群主要是学生,而价钱比较高的Old Town抵不过其他竞争对手,澳洲人对炼乳泡的咖啡也不习惯,生意惨淡,最终关门了。

餐厅的前身是家具工厂,也曾经改造成画廊。孙文国还原了工业时代的旧貌,并利用百年的木升降机、机械打造成一个厢房,剩下的木头制成桌椅,有的椅子还是教堂里的长凳子呢!(图:星洲日报)
餐厅的前身是家具工厂,也曾经改造成画廊。孙文国还原了工业时代的旧貌,并利用百年的木升降机、机械打造成一个厢房,剩下的木头制成桌椅,有的椅子还是教堂里的长凳子呢!(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
墨尔本舌尖上的文化(一):在闹市转角遇见用心生活的大马人

墨尔本舌尖上的文化(二):在国王谷听美酒说故事

墨尔本舌尖上的文化(三):在大高山路邂逅追梦的热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