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怕输、投机与争权

2018-04-24 10:13

林瑞源·怕输、投机与争权

政党必须受到制衡和监督,才不会利用党意来操弄民意,把人民当作什么都不懂的“羊牯”。选民也一样,必须接受考验,分到那么多“大选糖果”,他们有勇气拒绝吗?大马政治和人民的水平,将在这场选举得到验证。

朝野政党遴选候选人的过程,暴露政党领袖怕输、投机及罔顾民意的心态。

广告

先说巫统,因为这次大选过于关键,巫统不能输,所以处处以稳定为主,不太敢撤换“受欢迎”的原任议员,甚至有问题的候选人都“回锅”采用。

譬如,登州原任基惹州议员阿末赛益在2014年5月被撤换大臣职后,一度闹出退出巫统的风波,为了避免扯后腿,党中央又再委派他竞选。同时,在前大臣依德里斯朱索时期担任行政议员的莫哈末阿旺德拉,也回锅重新上阵朱盖州席。

原本登州巫统派系问题就严重,为了政权,党领导层让3位现任和前任大臣,以及4名前州议员披甲上阵,即使大选期间相安无事,选后难保不会再出现纷争,不利于州政府的行政。

此外,前斯迪亚旺沙国会议员朱哈斯南据说胜算比较高,重披战袍;与区部领袖不和的前第二财政部长阿末胡斯尼也在打扪国席守土;81岁的前财政部长东姑拉沙里继续在话望生国席寻求连任。

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表示,国阵在本届大选更换一些原任议员,但没有如报道所说的40%那么多。

保留那么多旧人,将剥夺年轻人上位的机会,也让巫统失去改革动力。人民需要的是高素质、有活力的候选人,而非政治妥协的人选。

广告

这让我想起2013年大选,巫统委派前乡村发展部长安努亚慕沙、前青年及体育部长阿莎丽娜、前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依沙、土著权威组织副主席朱基菲里诺丁分别上阵格底里、边佳兰、仁保及沙亚南国席,结果前面3人获胜。

由此可见,从505大选开始,巫统就把胜算摆在首位。如果为了胜算而牺牲原则,对民主是一大讽刺。

而伊斯兰党则患上大头症,这次竟然竞选166个国席及323个州席,该党甚至在沙巴竞逐8国18州席(上届大选只竞选2国9州席),这么多年来伊党在东马吃零蛋,显示东马人并不认同伊党的政治理念。

以伊党的组织和资源,实在支撑不起这样的布局,只有等待泡沫化。

广告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放眼攻下至少40个国席,扮演“造王者”角色,也不排除有机会拿下简单多数议席执权。

作为政治经验如此丰富的领袖,令人费解为何他如此乐观,唯一解释是,伊党希望混水摸鱼,这是投机心态。

伊党应该把资源放在吉兰丹,捍卫政党,扩大战线将顾此失彼。

和巫统比较,公正党的内斗就让人难懂。巫统要保住政权而稳打稳扎,公正党目标是入主布城,更应该保持队形和团结,才能众志成城。

但是,公正党却在此节骨眼,藉由候选人名单,争夺权力,严重打击党员和支持者的信心。

公正党向来诸多事端,505大选时,沙巴公正党内乱,5个区部领导退党、党员以独立人士身份出战;公正党与伊党也在1国6州席各派出候选人,以致选情大乱。大选后的加影行动等都让民众混淆,为何公正党未做政府,就如此热衷于争权和权谋游戏?

政党必须受到制衡和监督,才不会利用党意来操弄民意,把人民当作什么都不懂的“羊牯”。

提名前的各种事件,包括原任议员“落马”、被调去黑区竞选、党中央调派基层不要的候选人,都考验人性,有人辱骂党领导或示威抗议,也有人欣然接受、给予祝福,就看各人的思维和胸襟。

选民也一样,必须接受考验,分到那么多“大选糖果”,他们有勇气拒绝吗?大马政治和人民的水平,将在这场选举得到验证。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The ugly side of GE14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Husslee's picture

“保留那么多旧人,将剥夺年轻人上位的机会,也让巫统失去改革动力。人民需要的是高素质、有活力的候选人,而非政治妥协的人选。” 林兄,你好像故意,故意,故意遗漏了一些政党。重要的部分,俺故意说了三次。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