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加密币面纱专题(下篇)·全球“矿工”涌“挖矿”天堂·冰岛电力不足

2018-04-24 17:52

揭开加密币面纱专题(下篇)·全球“矿工”涌“挖矿”天堂·冰岛电力不足

加密货币须透过电脑“挖矿”(mining)产生。大家趋之若鹜投入挖矿,都想在这场虚拟淘金热中分一杯羹,全球有数千万部机器日以继夜的运转处理数学方程式,惊人电力成本同样也不容小觑,在一些国家,已引发电力紧张问题,危及民间用电。
具地理优势的加拿大魁北克省,近期也吸引了多比特币挖矿公司涌入,图为魁北克比特币挖矿公司“比特农场”(Bitfarms)就设立一家旧工厂内,挖矿机全天候“工作”。(图:法新社)

加密货币须透过电脑“挖矿”(mining)产生。大家趋之若鹜投入挖矿,都想在这场虚拟淘金热中分一杯羹,全球有数千万部机器日以继夜的运转处理数学方程式,惊人电力成本同样也不容小觑,在一些国家,已引发电力紧张问题,危及民间用电。

广告

比特币是一种运用区块链技术的数位加密货币,透过份散架构确保安全性,无须经过正规中央金融单位就能进行验证转账。比特币矿工用电脑“矿机”的运算能力交换小量比特币,而挖掘比特币的“矿机”数目越多,就会挖到更多的比特币,但这也代表巨大的耗电量。

电力成本低廉

近日掀全民挖矿热的北欧小国冰岛,正面临电力不够的窘境。冰岛寒冷加上低廉的电力成本,被许多大型虚拟货币公司相中,纷纷在当地建立基地。冰岛再生能源公司表示,当地比特币(Bitcoin)挖矿的能源消耗呈现指数成长。预估今年比特币挖矿所耗费电力,恐将超过全冰岛家庭用电。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冰岛再生能源公司“HSOrka”发言人西古伯格森说,冰岛有许多潜在投资人,对比特币挖矿事业跃跃欲试。他说:“若这些计划全付诸实行,我们将没有足够能源可以供应。”

西古伯格森预估,比特币挖矿今年将耗费840GW(Gigawatt,10亿瓦)电力在电脑运算、系统冷却;而每年平均冰岛家庭用电约为700GW。

据报,有一些加密货币矿近期开始搬往挪威和瑞典,希望利用那里的廉价水电能源和低温来发电以及冷却服务器。

广告

纽约州率先禁市民挖矿

“比特币能源消耗指数”的一份报告指出,若比特币能源消耗以目前每月增加30%的速度成长,预计到2020年2月,比特币挖矿的电力消耗就会超越目前全球总电力消耗,也就是2万2383兆瓦/小时。为此,纽约州普拉茨堡以确保能源安全为由率先禁止市民挖矿,成为美国首座实施此项措施的城市。

挖矿耗电量惊人,一些挖矿业者为省下不菲的电费不惜冒险盗电。俄罗斯内政部于3月11日在奥伦堡逮捕2名涉嫌盗电的挖矿业者。报道称,这两名男子从遗弃的工厂盗电,作为6000多部挖矿机的电供。

去年,台湾交通大学一名大学生为省下电费,竟利用校内研究室24小时全天候开着电脑挖矿,赚进几千元收入,却让电费暴涨破万。

广告
“挖矿”活动让昔日金矿贡达山村恢复生气,当地寒冷的气候成为了900多架显卡挖矿机的天然冷却机,惟技工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避免遭逼近摄氏80度高温的挖矿机烫伤。(图:法新社)

缺控管机制 跨国转移便捷
比特币引人犯罪

比特币(Bitcoin)带动“挖矿”热,挖矿产业商机惊人,具备高度运算能力的挖矿机,也因此成了不法之徒的下手目标。今年初,冰岛警方便侦办一件该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连环窃盗案,窃贼偷走了资料中心内的600台电脑,与一般窃案不同的是:巨额利润不只在于电脑本身,而来自这些电脑能够挖出的比特币。

冰岛破有史以来最大连环窃盗案

本次窃案中被偷的电脑价值近200万美元,但窃贼不必出售这些设备,便能透过挖掘比特币获得丰厚收入,且因为比特币的加密性质无须担心被追踪。

除此之外,比特币等数位货币因缺乏控管机制,常沦为犯罪工具,去年9月中旬,中国监管部门决定全面封禁中国的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交易渠道,指责它被用来炮制各种非法集资、金融诈骗和传销骗局,包括合同诈骗,洗钱,躲避政府监管向海外转移巨额资金。

去年5月,欧美和亚洲各大国家的很多大型机构电脑系统受到勒索程式电脑病毒“想哭”(Wanna Cry)攻击瘫痪和丢失档案,勒索者要求受害者支付价值约300美元的比特币,赎回档案。

去年12月,一位纽约女子被指控通过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洗钱,以帮助所谓的“哈里发国”(IS)组织。

警方与电脑专家指出,施放病毒勒索比特币的骇客集团,会选择比特币作为赎款,是因为比特币没有发行机构,得手后,对方无法透过处理程序,要求冻结帐户款项,此外,比特币的匿名特性,也变得很难追查出犯案者。

骇客选择比特币,还因为比特币具有跨国转移十分便捷的特性,不论骇客在何处犯罪,透过电脑勒索,就能取得比特币赎款,也因而相关犯行可以笼罩百余国。

摩根大通银行:比特币是“骗局”

进入2018年,围绕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的讨论在世界各地升温,除了币值币价、投机泡沫、监管模式流通和交易等原有话题,又新增一个维度:国家发行法定加密货币。不少国家也已经宣布正在探讨如何利用去中心化记帐平台设计和推出法定加密货币。

但目前大型金融机构对待比特币的态度都存在分歧。美国期货业协会日前发表公开信表示,比特币期货产品缺乏“足够的公开透明度和信息”。

华尔街投行高盛近日表示,未来将会为客户提供比特币期货的清算服务;而美国最大银行摩根大通银行则持反对态度,该行首席执行官戴蒙曾多次公开表示,比特币就是一场“骗局”。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比特币泡沫形成速度极快,但一旦泡沫破灭并不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这是因为和其他金融产品相比,当前比特币的市场规模十分有限。

更重要的是,大型金融机构目前并没有参与到比特币交易中来,炒作比特币资金的杠杆率也不高。与有国家主权背书的传统货币相比,几乎没有金融产品是以比特币作为抵押品的。因此,就算一旦出现泡沫破灭,蒙受巨额损失的也仅仅是炒作者,但不太可能影响整个金融市场的稳定。

批评人士指出,比特币因其价格剧烈波动或令它丧失交易功能。

当价格趋向上涨时,买家不愿使用比特币来支付;而在价格趋向下跌时,卖家又不愿意接受比特币。

各国仍处摸索阶段监管政策迥异

暴起暴跌的比特币,有人视它是未来世界的货币,但世界各国对这些加密货币的使用和交易的监管政策大部份仍处于摸索阶段。

在官方紧锣密鼓研究利用加密货币技术创建、发行加密数码法币的同时,要求对比特币等非官方加密货币的监控和限制的声音逐渐增强。加密货币在不同国家的资产定位和法律地位等大相径庭,各国的监管政策迥异,有的根本没有监管政策。

剑桥大学一项研究发现,2017年全世界加密货币钱包的活跃用户大约在290万到580万之间。“币圈”良莠混杂,炒币投机暴富实例常见,一夜归零的也不罕见。

路透社2017年一项全球调查发现,世界上有大约1400多种加密数码货币,2009年诞生的比特币目前市值最高。但各国对比特币、以太坊和瑞波等加密数码货币的定义、归类和监管(如果有监管)莫衷一是,在最友善的一端,如日本法律接受比特币作为合法支付工具,澳洲政府甚至更进一步废除比特币商品的服务税;但在另一端,如孟加拉,2014年已立法严禁使用比特币,违者以洗钱罪论处。

除了币值暴涨暴跌,虚拟货币延伸的逃税争议、非法洗钱、不当融资等问题,都是让政府头大的问题,此外,虚拟货币到底是证券范畴?抑或商品范畴?也成为各国金融监管的两难。

而马来西亚当局基本上对加密货币不禁止也不承认,但发布声明,警告公众加密货币如比特币交易有高风险,包括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

挖矿令瑞士贡达村“起死回生”

瑞士南方位于阿尔卑斯山脉的偏远贡达山村,过去在金矿业蓬勃发展的带动下成为瑞士知名的淘金热点之一。不过随着天然资源日渐竭尽,加上洪涝的肆虐,引发大规模出走潮,村子如今已沦为一条“死村”。

一百年后的今天,许多矿工再次回到这个与意大利相邻的小村。

然而不同的是,这些“矿工”挖的不是黄金,而是加密货币。该村副村长法克斯表示:“从历史角度来看,这是非常有趣的。以前这里以挖金闻名于世,而如今我们有了新一代的‘矿工。”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挖矿”基地,里面有逾150架挖矿机。

当地的老村民表示,乐见村内有年轻人的身影。当地基础设施简陋,没有学校或商店,就连一间餐馆的踪影也没有。不过,由于年轻一族人数逐步增加,该山村于3月建成第一间餐厅。

许多村民认为,加密货币的挖矿活动令贡达村“起死回生”。

除了冰岛、瑞士,同样具地理优势的加拿大魁北克省,近期也吸引了多家比特币挖矿公司涌入,看中的正是当地充沛的水电与低温。

魁北克拥有廉价又干净的大量水力发电,低于平均的气温则有助“矿机”散热,像比特币挖矿公司“比特农场”(Bitfarms)就在一间距离蒙特利尔约1小时车程的旧工厂,里头放置7000多台“矿机”,仅用两个月就获利高达500万美元。

魁北克水电公司指出,自中国严打比特币交易后,该公司自去年9月就开始收到数百份加密货币业界的新用电申请单,需求电量超过9000千瓩(MW),相当于全省83%家庭用电。新递件用户多来自中国,据称俄罗斯投资人也有兴趣。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