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 ·准备期过长的乱局

2018-04-25 11:03

惟诚 ·准备期过长的乱局

这个因为准备期过长,而出现的政治与舆论乱象,令原本充满不确定性的投票意向,变得更加难以抓摸。这样的背景,会导致沉默选民的增加,并令选举氛围,出现越接近投票日越显平静的反差。

很快的,再多3天,就已是万众期待的提名日。老实说,这场选举,无论是选民、媒体,还是候选人,在此时此刻应该都会开始觉得累,甚至产生一定程度的政治疲劳。我们等国会解散,就漫无目的地等了一整年,然后好不容易国会解散了,我们又面对着有史以来最长的准备期,必须再等多21天才到提名日,而提名之后,选民还得继续等上11天,才能正式投票。如果要我在本届大选中,挑选两个代表性汉字,“等”和“累”绝对是不二之选。

广告

因此,这场大选应该是历年来“最考耐性”和“最考体力”的选举。所谓日久见人心,选民无论想倒政府还是要挺政府,都需要长时间维持自己心中的那团火,不能让时间磨灭自己的愤慨,这点对急性子、专注力不够的人来说,有难度。所谓路遥知马力,候选人无论素质到哪个层次,真实的嘴脸、宣言的可行性,以及对选区的关注,只要时间一长,对只想通过参政赚机会的候选人来说,很难混。所以,我们早在大选正式开打之前,就已经目睹了各种乱象。

除了政党间一贯的互相叫阵,朝野各党内部,都面对着议席分配和派系斗争的乱局,从巫统到马华、从公正党到行动党,新上阵的、被除名的、被调换的、继续守土的,都激起了党基层、选民的议论,有者甚至公开批评己党领袖漠视基层,形成政党已未战先乱的现象。此外,准备期的时间长,导致各党开始面对文宣瓶颈,无论是在野党的一马公司、消费税等议题,还是执政党的行动党专横、雪州水供等议题,在过去两周都已经重复了两周无数次,令选民开始麻木。

至于坊间,也是个乱。坊间对投票不投票、大局和自私,仍有激烈争论,有朋友自此反目成仇,也有亲人自此互不往来。这种非黑即白的讨论空间,在近期发展成“非我立场者,虽远必诛”的混局,更盛起激烈的人身攻击,令社会舆论乱成一团,让身处灰色地带的中间选民,越来越不敢发声,形成一股“暗流”,而人类情绪无法长期维持激昂的本质,令时间能够磨灭兴致。因此原本兴致勃勃,但最后对舆论乱象感觉疲劳的选民,反有可能加入“暗流”。

就正如我前文所述,这个因为准备期过长,而出现的政治与舆论乱象,令原本充满不确定性的投票意向,变得更加难以抓摸。这样的背景,会导致沉默选民的增加,并令选举氛围,出现越接近投票日越显平静的反差。有人可能会说,第12届大选时,不就是在平静下促成的308海啸吗?所以越静是否越显得国阵越危急?你要理解的是,当时的讨论空间,没有促使选民加入“暗流”的趋势,民众在毫无压力之下,以国阵会继续狂胜的心态,冷静地投了自己心属的一票。

结果,选民就在惊讶声中,意外地扶了在野党阵营一把。当时的平静,其背景是,选民们觉得国阵必胜。然而,10年过去,如果相同的平静出现在本届大选中,则只有意味着两件事:其一,沉默选民增多。这道“暗流”会很汹涌,而其杀伤力,是仍处在选举情绪亢奋中的候选人和支持者所难以察觉的。相比华社对选战的热烈响应,马来社群的平静,就可能说明着他们正处在这个阶段,且随着时间推移,部份华裔选民亦因政治疲劳,跟随他们静下来,令全国选情日渐模糊。

其二,选民投票意愿的降低。因为政治和舆论乱象,令选民产生政治和文宣疲劳,大大减低投票意愿,而这将令投票率告急。我这里所言之平静,就是今年香港议会补选前夕的情况,香港的这场补选,投票率是香港回归后所办过的补选中最低的,让在野党无法交出亮眼的成绩单。虽然我至今仍难以猜测本届大选会导向何种局面,但只要出现以上任何一种形势,对朝野来说都会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因为本届大选的不确定性,让我感觉到,低投票率也有可能搞垮执政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