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萍·真相与谅解的可行性

2018-04-26 11:49

王丽萍·真相与谅解的可行性

希盟提出“真相与谅解委员会”以处理非法移民课题除了与国阵所设的皇委会划清界线,马哈迪固然是其中重要因素,毕竟马哈迪任相时期在1990年代进行的身份证计划大大改变了沙巴人口结构。

沙巴希望联盟最近推介的竞选宣言中承诺,一旦执政将会成立“真相与谅解委员会”,以在沙巴身份证的课题上寻求公平的解决方案,确保清除在沙巴选民册中的非法移民。

广告

该宣言指巫统和国阵在保疆卫土方面的失职,沙巴人民至今面临外来威胁,包括以可疑方式提供非法移民身份证的后遗症,“真相与谅解委员会”的任务将由联邦和沙巴政府共同决定,但委员会主席由一名德高望众沙巴人担任,也将被授权提出适当的后续行动,沙巴边界的安全部队实力也将被加强。

在这次大选,大马建国契约权益、自主权、石油税、净收入与发展课题成为各政党阵营竞选宣言的主调,非法移民问题的受关注程度已大大不如上一届大选,加上国阵在上届大选前设立的沙巴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及之后出炉的报告至今并未带来实际解决方案,社会对非法移民课题趋向失望与麻木,希盟的这项承诺也未受到多大的关注。

希盟提出的“真相与谅解委员会”据说以南非转型正义过程中的真相和解委员会为参考,该委员会处理数十年种族隔离政下造成伤害,而在我国转型正义的议题自前首相马哈迪于前年加入反对党阵营并与希盟合作后而被提出讨论。

希盟提出“真相与谅解委员会”以处理非法移民课题除了与国阵所设的皇委会划清界线,马哈迪固然是其中重要因素,毕竟马哈迪任相时期在1990年代进行的身份证计划大大改变了沙巴人口结构。

皇委会至今没有任何进展与方案,以巫统主导的国阵也没有政治意愿解决非法移民课题,这次大选是否列入沙巴国阵竞选宣言中有待揭晓,而其他本土反对党则多主张发出沙巴身份证,正式鉴定沙巴公民权,然后全面解决非移民问题。

州内社会对非法移民课题不满,整个社会与经济也极度依赖移工(很多是非法移民)和脱不了关系,但各政党与社会对非法移民的看法非常分歧,基于问题的敏感性加上利益考量,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不是避重就轻就是一味以利益为重,而未正视解决问题的核心与实际性,这也是这个问题纠结多年始终无法解决的原因。

广告

沙巴版的转型正义,以及真相与谅解委员会是否能被接受或带来出路是个未知数,更何况希盟还得先赢取政权才算数,然而,对于沙巴非法移民这个不仅是历史事件,而是一直在持续不断扩大与深化的错综复杂问题,这个课题已不能以一味诉诸民族情绪语言,而是需要更客观理性看待,探讨出一个方向与出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