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放火烧蚊帐,不会有明天

2018-04-26 11:59

郭清江·放火烧蚊帐,不会有明天

我们要看到的两线制,是两个阵线互比政策,比较建国理念,告诉选民要把这个国家带到哪里,而不是像现在那样斗民粹、斗挑情绪,以及玩着永远没有尽头的“零和游戏”。

还有两天就是第十四届全国大选提名日,大家都很关心到底有没有“马来海啸”。如果你有接触城市马来人,的确已听到求变之声。

广告

但是,不论公开或私底下,首相纳吉都很肯定地说,不会有“马来海啸”。他的语气很自信,而他身边的幕僚则力指“马来海啸”,完全是希盟制造出来的伪议题,以让华人相信会变天。

敦马为首的土团党则认定华人票已成为希盟定存,所以肆无忌惮地在马来区火力全开,渲染大马人将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奴隶、巫统与马华跟中国共产党签署合作协议、大马将会重新被殖民统治、中国企业没提供工作机会、胜选将会重新检讨中国来马的投资等课题,以期通过“仇视中国”的忧患意识,掀起“马来海啸”。

“马来海啸”能否被掀起来,大家且拭目以待。我们在职场上,时常都会感觉到“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何况大选更是涉及千变万化与复杂的人心。隐隐约约觉得会有海啸,只是不知会有多大。也许等到周六提名日过后,双方进入短兵相接的竞选期,就会一清二楚了。

我们不晓得纳吉的信心是来自选区划分,还是政治部等不同情报机关无数次的民意调查。如果关键在选区划分,纳吉必须确保没有“马来海啸”,否则结局对国阵会是毁灭性的。

对国阵巫统来说,她的支持力量来自乡区马来人,只要这个大后方固若金汤,不论“城市海啸”有多大,都不会影响到国阵的政权,可以有惊无险地过关执政。

华人必须深思的是,马华及民政候选人若全被剿灭,巫统又在伊斯兰党的外合下再度执政,到时伊党的355法案,以及影响着非穆斯林的更多伊斯兰化行政措施,要由谁来阻挡。

广告

当然,如果敦马为首的希盟能够攻陷乡区,制造出大大的“马来海啸”,将纳吉拉下台,实现改朝换代的终极目标,则又另当别论。

可是,一切还得看乡区马来人是否有求变的意愿,未必心想事成。

生活压力是希盟主打的课题之一,城乡选民皆感同身受生活不容易,因此,国阵的派钱策略是否奏效,选后才会有答案。此外,连休5天的承诺,对打工仔也是个诱惑,相信能抢到不少选票,不能等闲视之。

国阵靠着大派钱稳住乡区基本盘的力量。

广告

另一方面,则也要确保给予华社的任何“好康”,如承认统考文凭,不会引起马来社会反弹。据悉,马华民政近期在内部争取时,一度面对巫统右派拦路,提醒国阵的支持者有70%是马来人,不要因为承认统考流失马来选票。

纳吉最终拍板将承认统考文凭写进国阵竞选宣言内,只是经过再三推敲的字眼,还是发生了“Boleh dipertimbangkan”究竟是不是“承认”的一轮争议。

纳吉于数天前为吉隆坡坤成中学新大楼主持开幕典礼致词时首次打破沉默,证实承认统考文凭已被列入国阵竞选宣言。他所使用的字眼是“承认”(recognition),直截了当没有闪闪烁烁。

其实从国家独立到现在,我们一直在玩着“零和游戏”。要给华人多一点,就要担心马来人不爽;承认统考文凭就是典型例子。

有许多政策都是从种族角度设想与考量,而不是先考虑国家利益。我们已经吵了几十年,是终结种族政治的时候。其实民间的种族关系是和谐,是很温暖的,只是政客不断在撕裂我们。

新加坡所推行的集选区(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选举制度,也许可以作为今后政治改革的参考,规定每个选区都要有3大种族,甚至包括其他少数民族如伊班、达雅族等的代表在内。

有人认为集选区制度有违民主,但若从保护少数民族权益,以及阻止种族政治肆虐的角度来看,是个可以考虑的政治方案。

新加坡目前有89个议席,29个选区,其中有16个是集选区。在集选区制度下,角逐者至少一人必须来自马来人、印裔或其他少数种族社群。

我们可取其概念,改良至各选区至少都要有3大种族代表(东马要更多),做到真正的权力分享,阻止参政者以种族课题制造仇恨。

我们要看到的两线制,是两个阵线互比政策,比较建国理念,告诉选民要把这个国家带到哪里,而不是像现在那样斗民粹、斗挑情绪,以及玩着永远没有尽头的“零和游戏”。

通过鼓吹仇恨、制造猜疑得来的权力,就好像放火烧蚊帐那样,不会有明天,也不长久。

期待选后人民能安居乐业,不是另一个争吵不休的5年与动荡。“替天行道”这种充满怨恨的心态应该放下,生活应该继续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