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凉大饼历久弥香 ‧ 一块饼卖90年养三代

2018-04-27 12:03

直凉大饼历久弥香 ‧ 一块饼卖90年养三代

一块饼,卖90年,来自中国的味道,养活了三代人,历久弥香!
出炉了!张世隆捧出一大盆的大饼。(图:星洲日报)

在彭亨州百乐县,说起直凉福建面或直凉大饼,无人不晓,尤其是直凉大饼,原来已经食传三代,顾客味蕾被养刁了,对这一味也代代相传。

广告

老字号益珍饼家第三代传人张顺利(38岁)受访时说,祖父张用来自中国永春张格,曾在中国学艺制饼,来马后自1928年开始从事烘焙业。一开始,祖父是在直凉大街门牌19号商店制饼,该店前面一半是他的大伯母经营金银纸店,祖父则在后面制饼,后来由于店主要出售店铺,他们于1991年搬至直凉集良花园门牌58号继续饼业。

人手不足没扩大生意

他说,祖父张用与祖母尤去育有2男3女,由父亲张辉火继承饼业,益珍饼家这名字是大伯命名的,来到第三代则由大哥张世隆(44岁)和他继承饼业,他们的母亲和大嫂郑秀冰也协助制饼,每逢假期,姐姐也会从外地回来帮忙做饼,因此假期的产量比较多。

他说,张家的饼没添加防腐剂,只能保质一个星期,多数现做现卖,加上4人团队工作,人手不足,所以家族没想过把这一块生意版图做大,如批发到外地或旅游区。

“祖父以前曾经搭火车到瓜拉吉挠沿途兜售自家饼,到我们继承后,我们都是把饼干拿去市区销售,妈妈也会骑摩哆车载饼去市区兜售和寄托在茶室销售,如果我们有去森州马口就顺便带去兜售,现在也比较多外地顾客上门买饼,一些顾客则会向我们预订结婚喜饼。”

张家以前以猪油制饼,40年前才改用棕油,初期制作大饼、香饼、贡糖、豆沙饼、粩花及糕块等,不过后来受到外地大工厂竞争,如今只专注制作大饼和香饼。

广告
张顺利在直凉老人院推销直凉特产。(图:星洲日报)

旧时用火炭炉制作

张顺利说,祖父时代制饼是用火炭炉,就是那种上面和下面都要烧火炭的传统炭炉,直至70年代,他们家才使用电炉。

提及饼的价格,他说,家族制作的饼,1928年是以英镑销售,之后则用日本纸币,他不懂当时的价钱,其母亲于1971年嫁来直凉时,一片大饼售卖60仙,外面的糕果一块卖10仙、椰浆饭卖20仙,如今通货膨胀,2014年,大饼也从1令吉80仙涨至2令吉,此价位保持至今也4年了。

大饼其实是叫豆蓉饼,以前的确很大(150克),犹如成人张开的大手掌,现在已经改小成80克,这是为了方便顾客享用,也方便张家包装,如果按照以前的重量,一片要卖4令吉,一个人也吃不完。至于香饼,制作原料如糯米粉、麦芽精、芝麻和葱头,之前小片的是一片60仙,4年前改成较为大片,一片40克1令吉,一包10片共10令吉。

广告

最怕停电无法交货张顺利笑言,他们很怕停电,如果在开工前停电尚好,最怕做到一半突然停电。他们试过停电过久无法如期交货,这时候必须硬着头皮跟顾客解释,所幸顾客谅解。

他说,很开心能够在家乡与家人一起制饼,这是一股家庭的凝聚力,日子虽然过得安逸却知足常乐。

张家仍使用传统电炉烤饼。(图:星洲日报)
大饼馅料是以去皮绿豆煮成豆蓉,机器搅拌豆蓉馅料。(图:星洲日报)
一家人在日间忙活,张世隆忙烤饼,他的妻子郑秀冰和母亲叶金菊忙着包馅。(图:星洲日报)
张家专注制作香饼(左)和大饼这两种口味。(图:星洲日报)

食光味道:母子默契分工合作

2007年以前,张家制饼都是纯手工,后期才使用搅拌机,制作大饼的馅料通常是前一天煮好,去皮绿豆蒸煮后搅细制成豆蓉,每天一早,母子仨很有默契地分工合作,从揉面、包馅料、烘烤到包装,一气呵成。

制饼生涯看似简单也非一帆风顺,他们曾多次面对各种突发状况,这时候需要设法解决问题,如原料短缺时,他们寻求罗里运输业者的协助,从外地买回来,也试过亲自驾车去芙蓉购买去皮绿豆和糕粉(熟糯米粉);停电时,他们去亲戚家借煤气炉继续烤饼,如果不及时烘烤,担心“半成品”会发酵过度或渗油,破坏“成品”的卖相与品质。

益珍饼家,传承创办人源自故乡的做法,也传递先辈初到南洋努力打拼的精神,相信这一块饼可以卖到100年,源远流长,发扬光大。

 

张用与尤去夫妇在直凉落地生根,勤勤恳恳发扬饼业。
第二代传人张辉火与长子张世隆(前排右起)、幼子张顺利和次子张世发摄于大街19号饼店门前。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