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遥远但不平淡的玻璃市

2018-04-27 11:05

郑丁贤 ·遥远但不平淡的玻璃市

玻璃市的选情,感觉上不如新山的热烈,但是,平淡的背后,可 能是波诡云谲。
马哈迪到玻璃市,掀起一阵热潮。(图:星洲日报)

我在玻璃市见到马华市议 员郑再安,开玩笑的告诉 他:“如果你中选,就是天字第一号的人民代议士了!”

广告

我没有夸张──至少在数 字上。郑再安竞选的是巴东勿刹 (Padang Besar)辖下的知知丁宜 (Titi Tinggi)州议席。

在全国222个国会选区中,巴东 勿刹的代号是P1,而知知丁宜州选 区的代号是N1;两个排名第一,数 字上确实是天字第一。

P1和N1,说明了它们的地理位 置,就在马来半岛的最北端。

我的选举行脚,也从半岛最南 端的新山,到最北端的知知丁宜。

一南一北,完全是不同的景 观。大新山是高楼林立,经济发 达,人潮和车潮汹涌。

而大新山地区的选情,是本届 大选最激烈的火线。

广告

但是,在最北端的玻璃市,只 有三几个市镇,此外就是稻田、园 丘和森林。

玻璃市的选情,感觉上不如新山的热烈,但是,平淡的背后,可 能是波诡云谲。

郑再安皮肤黝黑,体格壮硕, 是踏实的本地人。他从基层做起, 足迹踏遍州内,对玻璃市了若指 掌。

他表示,在玻璃市,再重大的 事,也是地方事;再重大的课题, 也是民生课题。人们重视的是物价 水平,以及经济发展。

广告

北马4个马来州属──玻璃市、 吉打、登嘉楼、吉兰丹,国阵只有 在玻璃市未曾失去过州政权。

巴东勿刹热闹的边境贸易,玻 璃市港口衔接樟仑的大道,设在亚 娄的玻璃市马来西亚大学等等,带动了玻璃市的发展。这也是国阵在 玻州创下不败纪录的原因。

 x x x

不过,上月底,希盟办了一场 集会,马哈迪来到玻璃市。这一个 晚上,把平淡的玻璃市,变得有些 不一样。

加央清真寺前的广场前,出现 数千人的人潮。这个景况,让观察者惊奇,甚至马哈迪自己也感到意 外。

人们席地而坐,争睹马哈迪、 旺姐、末沙布等希盟领袖的风采, 也聆听他们对纳吉、巫统的攻击。

集会最后,台上和台下人们 拿出手机,亮起灯火,然后一起摇 摆,把氛围炒热起来。

在遥远而平淡的玻璃市,出现这种热潮,究竟传达了什么讯息?

是玻州人民对马哈迪的好奇? 还是部份州民对国阵政府的不满?

x x x

当然,一个夜晚的激情,不代 表玻州政治出现重大的转折。 这个全马最小的州,只有3个国 会议席,上届由国阵全胜;而15个 州议席,国阵赢了13个(巫统12,马 华1),公正党1席,伊党1席。

上届大选,反对党只靠公正党 和伊党各赢得一个州席,公正党赢 的还是华人选区英特拉加央岸。

伊党在玻州历史悠久,组织完 整,还出过一个重量级人物──哈 仑丁,领导玻州伊党。哈仑丁曾担 任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也是 党内德高望重的宗教司。他和聂阿 兹、哈迪阿旺,是伊党的3巨头。

即使哈仑丁在世时,伊党都未 能对国阵作出重大挑战。

而马哈迪和玻州缺乏渊源,希 盟各党在玻州也缺乏组织力量。如 果要对州国阵形成冲击,必须依靠 州民的反当权情绪。

这股情绪的动力有多高,还是 未知数。

还有,一旦州巫统内部分裂, 弱化国阵的竞选能力,这也将成为 国阵的反动力,为希盟制造优势。 

x x x

玻州反对党并不强,但是,执政党内部,也并不团结。

玻州巫统的派系之争,长期以来无法平息;这可以从州务大臣一 再换人,看出问题之严重。

从玻州强人沙希淡,到过渡期 的末依沙沙布,到天兵降陆的现任 大臣阿兹兰,权力不断的转移,也 一直在角力。

现任大臣阿兹兰并不是压得 住局面的人物。上届选举过后,他 被委任为大臣,是派系妥协下的结 果。

现任首相署部长沙希淡雄心勃 勃,还是州巫统主席,并未放弃玻州的权力角逐。

阿兹兰是技术官僚型的领袖, 做事谨慎,决策缓慢。加上他被认为缺乏亲和力,和草根有距离,执政表现也和人民的期望有差距。 原本以为沙希淡这一次会攻 打州席,为回锅出任大臣铺路;但是,候选人名单宣布,他不在名单内,让形势更加不明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