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根·与4位教长周旋的经验

2018-04-28 13:38

许子根·与4位教长周旋的经验

苏莱曼道勿在安华之后,于1991-95年期间重掌教育部。他处事中规中矩,不突破求新,很多事务都依从部门官员的意见,因此制定新法令在其任内一直在原地踏步。

自我们1982年参政到1996年的14年期间,前后曾经历过4位教育部长。他们的个性和处事方式在颇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为华教争取的进度。

广告

1982年时任教长是来自砂拉越的苏莱曼道勿医生,他为人虽然随和中庸,但却照章行事,作风保守。

于1984-86年接任的伯拉,为人和蔼可亲,是一个俯顺民意的好好先生。由于同样来自槟州,我与他相当接近。在他任内曾发生两件行政偏差引起华社哗然的事件,即是直辖区教育局长通令华小学集会须用国语以及综合学校计划的建议。

通过我们与伯拉交涉及亲自参与协商,偏差很快获得纠正。(详情另述)1986-91年任教长的安华深具领袖魅力,能言善道,口才了得,他的一句“我们是一家人”打动了不少华人的心。我们原本对他寄于厚望,希望删修21条(2)能在他任内有所进展。不过,正如我在前三篇所提到的,虽然内阁设立了一个特委会,但是他却以“拖”字诀,于1987年又搞出华小高职大事件,触发了种族紧张和茅草行动大逮捕。新教育法案一直拖到1991年3月他升任财长,仍无进展,只在报章上针对此法案不时发表出尔反尔的言论。

苏莱曼道勿在安华之后,于1991-95年期间重掌教育部。他处事中规中矩,不突破求新,很多事务都依从部门官员的意见,因此制定新法令在其任内一直在原地踏步。

反观于1995年4月大选后接任斯职的纳吉,却在不到9个月内,即提呈和通过新的1996年教育法案及有关高教的四项法案,从而打开通往私立和民办大学之门,一并解决了自1961年以来,困扰华社长达35年的两大教育问题,即保障华小和独中的存在及扩大高等教育的机会。

(见本栏去年11月4日及前7篇文章)纳吉积极果断的处理手法,让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时,他在1995-99年任内,先后批准了增建5间新华小、一间华小分校以及宽柔独中古来分校。在之前几年都没有新华小获准增建。打响第一炮的柔佛大古来华小的增建,是由该区民政党州议员丘自发领导发动的。

广告

所谓“观人以微而知其着”,另有一件“小事”也令我对纳吉刮目相看。在我于1990年底担任槟州首长后,开始留意到隶属中央的槟州教育局有一位很有能力的华人副局长T君。却于1992年和1995年,先后被由联邦或从他州调来比他年轻两三岁的马来官员越过升正。

到了1997年我又得到消息,一名在槟州教育局内比T君年轻逾七岁的马来官员下属F君将升为局长。

我向当时已贵为副首相,且不时返槟巡视自己选区的安华陈情求助。

然而,他指F君的升级是他亲自安排的,且已口头知会F君,岂可收回成命。

广告

由于我认识F君,因此隔天召见他,对他晓以大义,指T君仅剩一年半就要退休,照理应先被升,之后他自己还有5年半的局长任期。他听后表示,其实很尊重T君这位上司,愿意接受这个安排。

我欣然将此消息转告安华,岂知他听后竟然不悦,训示我管好槟州,联邦事务由他决定。我为之愕然,数日后专程前往首都会见时任教长的纳吉。纳吉表示他不知情,因此必须调查,况且安华是副首相。3天后,纳吉亲自来电,说他为此召开了有关小组的特别会议,确定T君符合资格,决定擢升他,而也已经正式发信给他。纳吉公正的处理方式,让人信服。

几天后,安华来电责问我为何去见纳吉,推翻了他的决定。我辩称,“你既然说是联邦事务,那我就只好去见联邦教长。”安华生气地说:“我是副首相!”我反驳他:“你不公平!”他砰地一声挂断了电话。过后,对我冷淡的态度,僵持了两个月。

从上述事件,安华与纳吉同样都在巫统的机制下,但是作为副首相安华全然贯彻“土著至上”的政策,反而是当时职位较低的教长纳吉,却无视肤色,无惧权位,勇于伸张正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